2013/06/07

《神仙阿啦》

黃波,香港一個普通又典型嘅中產,係個於一間國際上市公司入面身居要職,月入七萬蚊嘅中產。平時鐘意玩下股票,跟老闆出下海打下哥爾夫球,生活寫意,每日都享受住自己嘅成就。

 

黃波性格算隨和,人就冇乜點,唔敢偷又唔敢搶,唔會害人又唔太熱衷幫人,就算生活同工作上有壓力,最多都係放左工之後去富士叫下雞或者係上ThisAV睇下愛情動作片。

 

有一日當黃波返工嘅時候,遇上大塞車,車入面嘅黃波非常之焦急,一邊伸個頭出窗幫下發生乜嘢事一邊自言自語:「喂大佬呀又塞乜嘢呀?我已經早左一個鐘出門口都仲塞?我今朝有個會要同大老闆開架!死人政府稅又年年識叫我交,啲交通又唔見佢改善下,我俾人炒左又少個人交稅俾你地班人捐俾大陸架喇。」

 

可惜,任黃波點樣叫,馬路上依然係塞到水泄不通,十五分鐘後黃波嘅車依然停喺原位,正當黃波負能量接近爆炸嘅時間,一陣白煙「砰」一聲出現,然後黃波身邊座位出現一個一身白袍,右手拎住一支木棍嘅男人。

 

「嘩!你係邊個呀?」黃波想開門走,但點推點撞,度車門都係打唔開。

 

白袍人:「你唔使咁怕,我係嚟幫你。」

黃波:「幫我?你係邊個呀?」

 

白袍人:「放心啦,日光日白邊度會有鬼丫,以你既身份地位嚟講,我係神仙。」

 

黃波:「唔好玩啦神乜嘢仙呀,你走啦…」

 

「你唔信?咁…果幾蚊係唔係你?」白袍人指指黃波車內冷氣出風位下面放住果幾個大銀。

 

黃波:「係呀係呀…你想拎就拎走啦。」

 

白袍人:「好,俾個願望嚟,但講明先,你呢度得幾蚊,個願望唔會好大架咋。」

 

黃波:「乜春嘢願望呀…你走啦。」

 

「你唔講我就自己是但幫你諗過,頭先我見你話塞車,不如就咁啦。」白袍人左手一揮,黃波眼前出現奇怪景象,原本塞到行唔到嘅馬路竟然突然間開始通車。

 

黃波:「咦咦咦…你真係神仙?」

 

白袍人:「講左啦。」

 

黃波:「咁係唔係我想要乜你都可以幫我?」

 

白袍人:「又唔係,我一不可以無中生有,二不可以顛覆生死。不過咁,我可以令你生活上所有不快既細節都掃得乾乾淨淨,亦可以令你唔受其他人影響你嘅生活。」

 

黃波:「咁我點叫你好呀神仙?神仙都有名架。」

 

「我呀?你以後有需要我幫你就大叫神仙阿啦就得喇,但講明先呀,每次用完我我都會自己喺你嘅財富入面拎走一百蚊架。」

 

「一百蚊咋下,冇問題啦。」

 

往後,黃波嘅身邊就多左呢位叫阿啦嘅神仙,阿啦令黃波生活得不知幾咁愉快。就好似呢一日咁,黃波離開位於中環寫字樓去午餐時,喺公司樓下見到一班示威者包圍住佢公司嘅大廈。

望住示威者手上面大叫『爭取普選』嘅口號,黃波二話不說,向住呢班人大叫一聲「神仙阿啦」,班人就立即「蓬」一聲唔見左,之後黃波好開心咁繼續前往佢午餐嘅目的地。

 

三日後,下晝有一個普通文員走入黃波嘅房投訴。

 

文員:「黃生,見工果時你明明話過左試用期會有二千蚊加俾我,頭先我收到人事部封信話加得一千蚊嘅?」

 

黃波:「係呀,公司財務問題,唔止你,好多新同事都係咁。」

 

文員:「咁唔得喎,係你見工果時親口同我講,而家擺明就係唔算數。」

 

黃波:「後生仔,而家又唔係得你一個減左,我都話左個個都要減,呢個係大老闆意思,就算你點嘈都冇用。同埋我教精你,出嚟做嘢最緊要識轉膊,你為果一千蚊同公司嘈有咩好處?第時要升都唔會升你先啦,傻仔,出嚟做嘢就係咁。」

 

文員:「而家係道理嘅問題。」

 

「頂,好煩呀,神仙阿啦!」文員隨住黃波大叫一聲,又消失喺黃波眼前…

 

黃波:「係要煩我。」

 

一個月後,一個多年朋友突然搵上黃波屋企大門,係黃波多年冇見嘅同學阿強。

 

阿強:「波,我開門見山,咁耐冇見我突然搵你,係想你借一萬蚊俾我,因為我公司週轉唔嚟。」

 

黃波:「我冇錢。」

 

阿強:「唔好玩我啦,當我求你,你念當年我借過錢俾你屋企,你而家就當係幫返我。」

 

黃波:「當年借嘅我已經還哂,唔好再拎出嚟講,我個人好認真,你肯借俾我,我又準時還仲計左小小息口俾你,我冇欠你人情。」

 

阿強:「咁你當我求你啦,好冇呀強?」

 

黃波:「你求我我又唔會飽,你去求第二個啦。」

 

阿強:「我真係冇哂辦法,我問左好多…」

 

黃波:「頂!神仙阿啦」

 

「蓬!」阿強就係咁就消失左…

 

往後,黃波憑自己實力令職位愈升愈高,亦喺神仙阿啦幫助嘅情況下生活顯得更加美滿,無論係現實生活定係電視或者網上,只要黃波一個唔鐘意,叫聲「神仙阿啦」,彈指之間就可以將面前篤眼篤鼻嘅人同事消失。

 

亦都因為咁,黃波開始望呢個世界好多事愈來愈唔順眼,使用神仙阿啦嘅次數亦都愈來愈多,大廈門口外面行乞嘅婆婆、公司附近一班為窮人請願嘅團體、或者係電視上為碼頭工人抗爭嘅議員,都順理成章地消失喺黃波嘅面前。

 

總之所有唔係黃波生活內有關係嘅人同事,黃波都想用佢嘅能力去掃走。自己嘅生活唔想俾人打搞,人地嘅生活亦都唔關黃波事。

 

簡單地講,打劫人黃波唔敢,但幫人亦唔使旨意佢有份,如果遇到自己唔順眼嘅事,用錢搵神仙阿啦解決就係黃波嘅做法。

 

一年後,有一日,黃波因為誤信壞人,一夜之間,被公司解僱加畢生積蓄付諸東流。黃波好嬲,返到屋企第一時間搵神仙阿啦幫手。

 

黃波:「神仙阿啦!神仙阿啦呀!」

 

「咩事?」神仙阿啦橫空出現,好似以前咁一副恭恭敬敬嘅嘴臉。

 

黃波:「幫我變返有錢,同埋果個賤人害到我工都冇埋,整到佢消失!」

 

神仙阿啦:「唔得。」

 

黃波:「點解唔得?我而家即時俾錢你。」

 

神仙阿啦:「錢固然係一個問題,但我一年前已講過,我一不可以無中生有,二不可以顛覆生死,你叫我變返你有錢,即係要我變返啲錢出嚟俾你,咪即係無中生有?同埋你而家總積蓄係負數,你知唔知你外圍賭牛熊証果度仲爭緊人錢?如果你個身仲有錢嘅就快啲去還俾人啦。」

 

黃波:「當我爭住你先,你幫我搞掂我咪有錢俾你囉。」

 

神仙阿啦:「呢個世界邊有爭住架?同埋你唔記得你朋友阿強果件事?你都識講,一買一賣,一借一還,大家無拖無欠,我以前幫你做嘢然後收你錢,而家邊有得做錯規矩架?」

 

黃波:「乜你個神仙咁冇人情味架?」

 

神仙阿啦:「人情味?你而家先識講呢樣嘢?你有錢再搵我啦,幾時有錢幾時叫我,即到。」

 

黃波:「喂!喂!」

 

黃波最後一夜之間破產,被逼流落街邊,一夜之間由天堂跌落地獄。

 

有一日,一身破爛嘅黃波走到去中環,行到攰就揀左一個商業大廈嘅大堂門口坐低,呢個時候有一個身光頸靚嘅有錢男人行過身邊。

 

有錢男人:「點解會有個乞衣坐喺度架?消失!」

 

「乜嘢乞衣…?」黃波想還擊,呢個時候竟然見到神仙阿啦出現。

 

黃波:「阿啦你出現就好,幫我變走呢個男人,我下個星期出綜援,可以俾返錢你。」

 

「咮,你唔好嘈住。」神仙阿啦邊叫黃波收聲,邊用仙力喺黃波身上畫左個圈。

 

有錢男人突然間好高興,然後好似見唔到黃波咁走左去:「哈,真有用。」

 

黃波:「點解會咁嘅?佢見唔到我咁嘅?」

 

神仙阿啦:「我首先答你問題先,你話你下星期有錢,但我已經提左你,你而家爭人嘅街數仲有二十八萬五千四佰二十三蚊,你而家只係唔還錢俾人,並唔係已經還哂錢俾人。同埋頭先你問我點解會咁?」

 

黃波:「係呀…點解佢見唔到我咁?」

 

神仙阿啦:「我用掩眼法囉,令你消失喺佢眼前,我都講左我一不可以無中生有,二不可以顛覆生死,一路以嚟我都只係將他唔想見到嘅事用掩眼法遮住等你感覺良好。唔通收你一百蚊幫你殺人呀?」

 

黃波:「掩眼法?」

 

神仙阿啦:「其實好簡單,你以前有錢有地位有你自己生活,對自己冇興趣嘅事就望都唔想望,咁我咪幫你地整到見唔到呢啲事,你地咪覺得生活得好開心囉。」

 

黃波:「好得人驚…」

 

神仙阿啦:「唔得人驚,只要你有錢,我就係神仙,我就可以幫你。」

 

黃波:「如果好似我而家冇哂啲錢…」

 

「我咪好似而家咁,唔係神仙阿啦,係魔鬼阿啦囉,嘿嘿嘿嘿。」神仙阿啦突然變身做一個面目猙獰嘅魔鬼外表,喺黃波面前張牙舞爪。

 

黃波:「咁究竟你係魔鬼阿啦定係神仙阿啦?」

 

「兩個都唔係,阿啦先係我本身嘅名,魔鬼同神仙都只不過係形容我嘅狀態。」

 

黃波:「咁你真名叫乜嘢?」

 

「你想知?冇問題,我叫阿啦,全名叫係咁架啦。」

 

聽完阿啦講自己嘅名,黃波腦海入面湧起左好多熟悉嘅畫面,仲有幾句說話不斷迥異自己腦入面:

 

「窮?係咁架啦…」「公司唔加夠俾你?係咁架啦…」「你問我借錢我唔肯借俾你?你嘅事我使乜幫你?我無情無義?係咁架啦…」

 

神仙阿啦離開前,向黃波講出最後一句說話:

 

「其實我唔得人驚架,只要喺我面前你唔好窮就得架喇,拜拜。」

 

神仙阿啦消失左,黃波帶住好絕望嘅心情離開,誰不知行唔夠兩步,佢又見到神仙阿啦出現喺佢面前幾百米嘅大廈門口,但今次阿啦要施法嘅對像,竟然係之前俾黃波要求變走過一次果位乞衣婆婆。

 

黃波見到神仙阿啦將婆婆變成隱形之後,神仙阿啦就離開左。黃波好奇,走上前搵果一位婆婆。

 

黃波:「婆婆,妳好,妳認得我嘛?」

 

婆婆:「認得,以前都係呢度返工果個有錢佬嘛,做咩呀?而家你都折墮呀?今日俾阿啦變走左幾多次呀?」

 

黃波:「妳都知阿啦嘅事?妳都見到佢?」

 

婆婆:「唓,好出奇咩?我後生果時家境都好好架,咪一樣有個阿啦跟出跟入…」

 

黃波:「咁之後呢?」

 

婆婆:「之後咪睇呢個唔順眼果個又覺得唔關我事囉,幾十年囉…後來屋企冇哂錢,先知阿啦係乜嘢一回事,我禽日種落嘅因,就有我今日演變成嘅果。

 

以前就我一日變走幾十人,今時今日我就俾人一日變走幾十次…我開頭都怨架…但諗諗下,自己根本冇做過好事同關心其他人嘅事,成日都想各家自掃門前雪,今日折墮囉仲有咩好怨…」

 

黃波:「妳咁樣過左幾十年?」

 

婆婆:「係呀,諗返起,果日我第一次見阿啦,仲係日本仔投降冇幾耐嘅事…有個成身臭味嘅乞衣喺我屋企門口叫極都唔走,正想搵管家叫佢走果時阿啦就出現,我拎左幾個大銀出嚟,就見住個臭乞衣喺我門前消失左…到後來我諗返,個個人都有山高水低架啦…如果果日阿啦出現我唔使佢幫手,仲要俾多個包果個乞衣飽肚,唔知今日,我會唔會俾人變少幾次呢?」

 

黃波望住婆婆離開,憶起左好多前塵。

 

「如是因,如是果呀後生仔…」

 

神仙阿啦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