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7

《窮得只剩錢》

諗左一晚,真係有不吐不快嘅感覺。

本來呢篇文我想用書面語寫,然後放微博俾大陸嘅同胞睇下,但怕唔夠我手寫我心,最後都係用返白話算。
⋯⋯
如果南方嘅同胞覺得同意,可以試下幫我翻譯俾北方嘅同志睇下。

遠古有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自己心目中嘅人生智慧一向認為,如果一個正常人肯大庭廣眾去做一啲丟人現眼嘅事,呢個人第一肯定係好窮,第二係佢本身缺乏好多嘢,所以希望透過一啲常人唔會做嘅丟人現眼事去換取一啲佢自己本身能力得唔到嘅需要。

禽日去完迪士尼,呢個講法我已經印證唔到。

我生長喺一個擁有唔少內地親人嘅家族,自細開始每年我都會返大陸探下呢一班我心目中非常好嘅親人,所以就算大陸自由行開始之後,我都算係其他人口中果一班和理非非嘅病態包容者,我成日覺得我自己大陸嘅親人無論性格同人品都好好,所以就算係有大陸人嚟香港屙屎打尖搶奶粉,我都會心存一副「有得拆,未有咁差」嘅心態去面對。

同時我都會諗,如果易地而處,我係一個大陸暴發,可能我都會使錢俾個老婆落香港生仔同買香港奶粉,我一直覺得係共產黨又或者係香港政府嘅錯,人民其實都係順住政策走。

人之常情,我覺得全部都係人之常情,唔想放自己喺道德高地,係因為我真係覺得自己唔值得企到咁高。

想寫呢篇嘢嘅原因,我有小小回溯到十年前龍咁威入面曾志偉向住鄭中基果一句恨鐵不成鋼嘅畫面入面。

如果你地係一班冇錢嘅人為左搵食或者係其他關乎自身嘅問題而去做啲丟架嘅事,我覺得可以理解,

但係點解你身光頸靚,帶住隻十幾萬嘅勞,踩住對Gucci鞋,都要拖住一條低V大波LV女,都硬係要堅持一次又一次想衝過我身邊呢個同鐵欄只有三吋距離嘅空隙?

你為嘅到底係乜嘢?你想得到嘅係爭取時間定係一次又一次成功打尖嘅虛榮感?又或者係你本身係患有某啲連醫學學名都未有,但一定要偷呃拐騙先可以得到存在感嘅怪病?

禽日一共排左七次隊,一次俾一次壓力大,因為當我疲於奔命咁應付完呢一次打尖手法時,我唔知下一次佢地到底又有乜嘢新方法,我甚至認為,拎中國身份証嘅遊客係有另一個入口進入迪士尼,進入之前會有人派一份小冊小俾佢地,入面係列明左邊度可以屙屎又或者有幾多個方法打尖。

如果唔係,有乜可能一個正常人會諗到咁多方法去打尖?

好似格蘭披治咁攝內彎又有、偷偷地由隊中間果個圍欄好似飛虎隊咁爬地下入去又有、放左個仔上嚟先之後扮搵仔嘅又有….

排彈弓狗果時有一個應該係廣州人嘅女人,抱住一個大約兩歲多小小嘅小朋友就係用追仔大法打尖打到去我後面,當佢再想打我尖果時,我嘅皮質醇喺EQ被考驗嘅呢個空位入面唔小心標高左。

我用一個我以為幾大聲嘅語氣大叫左一句:「排隊啦好唔好呀?」

終於逼到我起火,我問妳驚未?

個女人望一望我,然後用一副好不屑嘅咀臉擰返轉塊面,仆你個街原來真係唔驚我,
當我想再發動第二輪攻勢想拉返佢去後面嘅時候,我望到呢個女人手上面果位小朋友嘅表情,佢果一副無奈而又唔知發生乜嘢事嘅表情,令我有啲猶豫。小朋友無罪,但點解一個已經豐衣足食嘅媽媽手上,佢要為左排快十分鐘,要陪個阿媽沿途唾罵?

如果從前果一個苦難嘅中國入面,大部份嘅人民都只係為左兩餐而生活;咁今日呢個暴富滿地嘅新中國,呢一班富二又或者係富三代追求嘅又係乜嘢?

呢一樣嘢又令我諗起另一件事,排彈弓狗之前我去玩巴斯光年,入面有一個員工唔知係唔係因為長期喺幽間嘅地方入面工作,非常燥底,我望住佢拉住一個又係想衝前嘅內地人大叫:

「幾位?」
「人不夠不準進去!」
「我說不能進呀,回去!」

佢講呢幾句嘢嘅音量我夠膽講係去到暴喝嘅程度,當我以為果幾個內地人會屌返佢轉頭,點知反高潮又出現,果幾個內地人只係「好好好…」就行返去後面。成件事係非常之肉酸,而最肉酸嘅係果班大人後面係有一位小朋友,我見住佢面有難色咁跟住班大人行返去後面。

其實大家嚟香港都係想玩,想開心想有好回憶,但點解一定唔考慮其他人感受,為左小到冇得再小嘅方便,早十分鐘排到隊玩到個機動遊戲又或者唔使行多兩步屙尿,去任其他人準確無誤咁踐踏自己甚至係自己後代嘅尊嚴?

窮得只有錢,一班完全唔識尊重自己嘅人,去到世界各地做盡丟人現眼嘅事,就咁付上一個民族嘅尊嚴,到底條數要點計?

臨走前,我見到一件好奇怪嘅事,一個內地爸爸帶個仔去到廁所前面,教個仔屙尿落草叢,然後自己就跑左入去廁所….

個小朋友屙尿果時,我望住佢,好快,佢都望住我。我一路拎住我個仔個風扇仔望住佢,佢亦一路拎住佢自己條JJ望住我。

最後我忍唔住,用純正國語同佢講:「尿尿時別射中那個燈泡,不然會把你電死。」

來生做不做中國人我就唔知,
但今生希望唔使再去迪士尼。

DISNEY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