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4

《低頭不好嘛?》

近二十年,世界科技日新月異,自從電腦家庭化之後,無論是資訊、商業價值或者是生活中的變化,都變得一日千里。

電腦這一種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搞得方便的東西融入了每個人的生活之後,顛覆這個世界規律的情況已經慢慢開始。
⋯⋯
以前的小朋友想往外跑,現在的小朋友只想在網絡跑;
以前找住在美國的朋友要寫信,現在可以一分鐘之內跟加拿大的朋友通話;
以前最重要的溝通是用嘴巴,現在最重要是會用鍵盤。

老一代的長輩看著新一代的年青人,大部份都是搖頭嘆氣,嘴巴裡都說著他們從前怎麼辛勞,這一代又怎麼不能自理。

科技快,流傳好的跟不好的也快,一個有趣抑或是略有深度的訊息往往是其他人順手拈來的方便物,演化出一句說話萬人借用的情況,慢慢將很多事情都很偏頗的標籤化。

八十後、港女、港童、宅女、毒男還有低頭族。

香港現在已經是一個充斥各類標籤的社會,但這類標籤已經成了一種潮流的演變。跟朋友說起足球,提到阿仙奴你不能不說「險簽」;年過三十還雲英未嫁的女仕們一樣難以逃過「剩女」的惡名;食飯時候我還未把手上電話解鎖,在我低下頭那幾秒間朋友已經急不及待向我吐出一句:「你這個低頭族」。

那感覺有點西部牛仔的味道,在敵人未發現之前,就拔槍先打中他。

「我有Mail要覆。」我沒好氣的說。

朋友:「那就先食完飯吧,真的那麼忙?」

我不想再回答,因為你永遠不能向一個不忙的人解釋什麼是忙,這情況大概跟一個不老的人說你老了的時侯是怎樣。

不用說,他忙或者是老了的時侯自然就會明白。

但讓我糾結的是我身邊的氛圍好像慢慢變得愈來愈嚴謹,因為標籤化的流行程度一天比一天廣泛,大家都繃緊的覺得世界只有黑跟白,灰色已經不存在。

食飯時你看手機,那你是低頭族,
你在家裡玩電腦不出門,還宅男不是?
只聽外國歌,你媚外夠了沒有?

但我想說的是,批判者不一定比被告更懂這些理由,我低頭用手機可能是因為正在Whatsapp裡面跟我媽說心事,又或者是跟家人在討論舉行一個怎樣的家庭聚會。

我在晚飯時作這個選擇,不是因為我很愛玩手機,只不過是我的時間表真的太忙太雜亂。

從前我不會跟我媽說「我愛妳,我會養妳一輩子」,但最近我在Whatsapp跟她說了一遍,;從前我沒對自己的事情作太多記錄,但現在我會用手機拍下我看到跟遇到的;
太太一向都不太清楚我的工作是怎樣,現在Facebook裡面我每天更新的照片正好給她一份安心。

只要準確的使用,時代巨輪之下我們一樣可以利用科技將從前不完整的修補。適當的低頭,反而可以把你的生命整合得更完美更精彩。

但首要的是,標籤化不要再流行下去,好嗎?

低頭1

 

My Page : https://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