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3

《沈佳宜,我終於來到台灣了。》

回來幾個星期,還是在懷念台灣的氣息。

我曾經說過,如果沒有結婚跟生兒育女的話,我肯定係效法天航兄一樣到台灣落地生根,因為我實在太喜歡那個地方的人和事。
第一次去台灣,是某一個新年期間跟家人成行的,一行十幾人,剛下機就碰上天公不造美,我們去多少天,雨就瘋狂的下多少天。我們只能每天在零碎的間歇停雨狀態下往外跑個圈,坐捷運到貓空,或者是到市林快逛一個小時,期間還碰上我的小兒子發燒、春節期間店舖不開門的情況,所以整個旅程都玩得不太開心。

但回程時在機場,我還是跟太太說,我一定會再回來這個地方的。太太問為什麼?這旅程這麼糟你還要來?
我不懂回答,但我知道自己是由衷的喜歡這個地方,我對它有一種獨特的感情。由紅不讓到F4流星花園年代,穿過小豬跟Jolin的冒起,開心如看到周杰倫的成功,又或者是傷心至許瑋倫離開的回憶,我都有透過互聯網跟他們一起經過,就好像我也曾在現場,感覺一切感受。⋯⋯

還有一樣最關鍵的事情,就是我首次去台灣的那一天,因為是早機,所以我決定不睡覺,在那個通宵的晚上,我拿出了《那些年》的DVD來打發時間。

結果,一發不可收拾,這套電戲把我讀書時候的情懷還有對台灣的情結一併煥發。幾個小時之後,當我站在西門町那一塊『愛之麵包魂』的廣告牌之前,我幾乎想含淚的跟沈佳儀說一句:「沈佳宜,我終於來到台灣了。」

很矯情是不?我也有點同感,但如果當你人生到達了一個階段,還可以靠某一兩件東西找到感動的瞬間,矯情一點還是可以接受的。

終於,剛過去七八月,我再重回了這個地方兩次,一次是晴天,一次是陰天;一次是自己,一次是跟太太。這兩次回歸,雖然也有天氣不好打風下雨的部份,但也有自己一個,到處輕鬆亂逛的寫意。我第一次自己去市林,走了一圈,開心的感覺沒太多,反而因為看到那個曾經花了我五佰塊去消磨時間的小攤位而很想念兒子。跑到一間很大的飯店,我又會因為只有自己一個人不能吃太多而失落。

最後,我記下了第一次風光明媚但帶有失落的個人台灣之旅,在第二次跟太太回去的時候,我們將之前不能去的飯店再去一遍,又一起遊過了西門町的新式戲院。雖然那途旅程天公不造美,但感覺比起自己一個人那一次更加完滿,更加快樂。

在誠品那一個快要八號風球的晚上,在“Fridays”裡面,得悉太太生日的餐廳職員為她端上一個生日甜品,太太快樂的跟那個叫郭柔禧的員工道謝跟聊天。然後我們拍拍照,聊聊天,就開心的過了一個晚上。

天氣不好,心情好就可以了。

最後我在這兩次旅程裡面知道,我還是離不開我的家人和成長地方,所以定居台灣這個念頭還是吞回肚子,但我還是會經常來這個地方看看的。

市林師大輔大,我們還是會常常見面的。

 

陳妍希

 

My Page : https://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