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5

男人的Fantasy(九) 同伴

20150115 薛可正 MenClub_同伴 

 

首先說明,我是個重感情的人,無論是什麼感情,只要大家都帶有誠意的,我都會珍而重之。

 

決定寫呢篇文章,也是出於這個想法。

 

從小到大,常被熟悉我的人說我濫情,有的會說婆媽,而我也常被撥入優柔寡斷一類。濫情是說我面對什麼單位也可以發生感情,婆媽就是一旦有了感情,我會很難跟那樣東西割捨。但人身邊的空間有限,一個來就自然一個退,所以我常常在進退席位之間找不到落腳點。

 

從小朋友一大堆,但出來工作後空間時間買小見小,放棄跟他們繼續認識的機會,是避無可避的決定。漸漸身邊換來的,是多了一班工作上必須見面,但事實上最好不曾遇見的人。

 

他們掌管你的工作,甚至是可以彈指間改變你的前途,當然也會有小部份真心給你機會和誠意的前輩和同事,但更多的是毫無建樹,只會在職場上鑽空罐子的垃圾。

 

為了應付這幫人,你會慢慢學會很多,很多你從來都不感興趣的事物,你會發現慢慢變得無比熟悉。因為在那個每天都是競技的鬥獸場內,多認識幾個時尚又或者是高檔的玩意,是直接提高自己身份和品味的最直接方法。

 

名車、手錶、股票、旅遊、上等的餐廳…你對這些東西都會存有一些好奇心,但說得實在點,那好奇心說不上是愛好,只是一種習慣。

 

把這些名貴的東西硬拉到身上,這動作就好像成為了我們成長的印記。無論你是願意或是不想,也是你走向成年人世界的一些小沙石。

 

聰仔是我兄弟,相識十一年,相知相遇的那種。我們相遇於還是青澀的年代,說的是online game,又或者是足球。十一年跑來,我已經是人家父親,他也跑到了澳洲去尋自己的理想,雖然如此,但思想上我們還是很好的同伴。我們會找個地方說誰性格自卑到愛炫耀,偶爾也會說說當年的點點滴滴。

 

跟他說話最舒服,所有東西都是稱身,也是我的所愛。我們不用比高低,也不用充場面,愛說什麼就是什麼。雖然現在分隔得很遠,但有時間我們會在電話的WhatsAPP內,天南地北,就像當年一起坐在牛津道那個秋黃映照的球場內,找回我們那種最簡單的關係。

 

這種關係的同伴是最珍貴,他們的存在,告訴我世界上不止剩下功利和利益。除了找個對象胡亂踐踏來換取優越感外,我們還可以找到這些人,去借來一些繼續生活的動力。

 

薛可正 Facebook Fan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