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8

男人的Fantasy (二十八) 你把我灌醉

20150528 MenClub薛可正

由一個不用應酬的工作,換到另一個需要應酬的工作,最大的分別是什麼?對,答得很快,是應酬。

首先,我要對「應酬」這件事情先道個歉,坦白說從前的我對這樣東西是不太看得尊重,想應酬還不是跟朋友客人喝喝酒,笑容擠滿一點,把自我的狀態搞得瘋狂一點就成。

原來是很難做到的。

那天跑到內地跟新認識的朋友見個面,新朋友的好客是我意料之外的,當時心裡面覺得將來能不能合作得上已經是後話,人家對你那麼安排周到,我也不能讓人家太失望。

基本上笑容和狀態我是不缺的,出來打滾了那麼多年,雖然打滾的地方範圍不是很大,但該做的我都懂得做好。當我以為一切都在把握中的時候,後來直接把我擊倒的主角出場了,一瓶五十幾度的白酒。

在內地跟朋友吃飯,要喝酒我早就知道。但以前每次我都是笑笑說「夠了夠了」就能微笑過關,怎麼也想不到這一次的客人朋友會那麼好客。首先,她們每個人都超能喝,然後又把自己說成不能喝…

那問題就來了,
一個說自己超不能喝的朋友拿著酒來,要乾你一杯,
嘴巴還說著:「平常不喝,就只你來我才喝一點。」

夠意思了吧?這杯總不能免。好喇你喝了就好,另外一個朋友又來,用同一個方法又跟你喝一杯,你又喝了…五十幾度酒對一個平常不太喝酒還喜歡喝維他奶的我來說,是完全不能對調的東西,我喝了兩杯,那種嗆勁已經有點衝上雲霄了。

我發現酒真的太猛,開始想方法做逃兵,我笑笑說:「夠喇夠喇,先吃完飯再喝。」

「好,喝完這杯就先吃飯。」對方笑意迎迎的說,我又喝下手中的酒。

「喝了喝了。」我抬頭他說

「還有還有。」他回我

「我喝了。」我低頭想拿起自己的杯子跟他說,這時見証奇蹟的時間來了,我的杯子又倒滿了酒…

我不知道什麼時間倒,也不知道是誰倒,總而言之,那天晚上,只要我眼睛離開了酒杯,不消一秒之後,它又會變回滿滿的一個狀態。

就這樣的一來二去,整個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反正喝白酒好像有一點比較好,就是不會吐。我喝啤酒會喝得一肚子是氣,最後又在回家途中嘩啦嘩啦的吐出來,感覺很難受。

不會吐感覺就好多了,那晚我慢慢的在一堆白酒中睡覺,還記得閉上眼之前我還到每個客人前道謝。

醒來,胃子痛得要死。不過,對應酬這事,我有了一個很新的看法。不過,雖然是有點失手,但遇上很好的新朋友或客人,那種相逢恨晚的感覺還是很好的。

應酬這事兒,能參透的事還是不少的。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