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6

男人的Fantasy(五十一)心靈外的事

20151106_薛可正_心靈外的事

圖片來源:互聯網
作品:Matt Groening’s Scream Travesty
 
中學同學係我哋最深刻嘅回憶,但有陣時都係我哋最大嘅敵人。
 
同一間學校,然後同一班朋友,好自然就會喺成長路上,去咗同一個擂台。
 
阿豐同阿業係中學同學,阿豐天生就好勝,細個做乜嘢都唔可以輸俾人;偏偏阿業個人就隨和,佢嘅世界入面根本就冇嬴輸呢個觀念。
 
所以阿豐中學開始就一路咁衝,成績要嬴,運動要嬴,就連啲咩學會名銜佢都一樣要嬴。最後佢用唔錯嘅成績入咗港大,讀法律之後做律師。
 
一畢業就入咗大行做實習,二十八歲就拉車邊同其他人開始咗屬於自己嘅律師樓。佢嘅世界入面,慢慢咁唔記得咗,身邊曾經有個阿業呢個同學。
 
跟住阿豐買樓買車,跟住識咗一個外表好靚但係內在好虛嘅港女。每日就係同阿豐講,第時佢哋要追半山邊幢樓,或者要揸邊一款名車,再唔係就要去邊個私人島度過生日。
 
一身勞碌嘅阿豐,某日喺街上面遇見阿業。阿業啱啱由玩具舖出嚟,同阿豐面對面撞到應一應。
 
豐:「業,好耐冇見,幾好嘛?」
 
業:「身光頸靚喎,我幾好呀,買副玩具俾個仔,而家返屋企煮飯。」
 
豐:「而家做邊行呀?」
 
業:「冇呀,喺屋企湊仔。我讀書唔多,我老婆大學畢業搵錢多啲,所以佢主外我主內。」
 
豐停咗一停,因為佢覺得業呢個情況係佢唔可以接受。父權世界嘅佢,一向都係出外搵錢,管事管權力,有咩理由會容許食女人搵返嚟嘅飯?
 
豐:「咁都唔錯喎。」
 
業:「叫幾好啦,個衰仔八歲三年班,年年托賴考身一,唔使我哋兩個操心。應承咗佢全級第一會送禮物俾佢,今日咪嚟找數囉。
 
你呢?結婚未呀?」
 
豐:「我未呀,仲煩緊買樓買邊區。」
 
業:「你本事呀,我就住黃大仙公屋咋。」
 
豐:「講呢啲,我俾卡片你,得閒飲茶。」
 
業:「好,再見。」
 
豐望住業開心嘅笑容離開,轉身之後,佢忍唔住再望多一次阿業嘅背影。佢見到阿業行得好輕鬆,個身體就好似有節奏咁一路行一路哼拍子。
 
阿豐記起,呢一種行路方法,佢自從小學之後已經冇再出現過喺自己身上。而家嘅佢,每日嘅步伐都係沉重,同帶住好多不安感。
 
因為阿豐要不停追,為鞏固一啲佢自視為正常嘅安全感。其實好多時,呢啲只不過係雲煙。
 
返到屋企之後,阿豐覺得好攰,全間屋都冇佢可以依賴嘅人同事,原來咁多年嚟,佢建立嘅只不過係一堆心靈以外嘅物質。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