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9

男人的Fantasy (五十三) 我們怎麼了

20151119_薛可正_我們怎麼了
 
兩年之前,我開始寫一個叫《我們怎麼了》嘅故事。當時我有講過,寫呢個故事嘅原因,係我覺得好多童年時嘅真摰友情,都會隨住年月,被沖刷得體無完膚。
 
我亦都提過,自己曾經喺某個地方遇到一個好多年冇見嘅朋友,但我冇選擇上前打招呼,而係刻意咁眼神迴避。事後我諗,我哋童年時嘅友情咁堅固,點解成長之後,我會選擇扮見唔到你。
 
我因為呢個朋友嘅事,而寫咗一個故事。本書有好多讀者睇過,佢哋亦都有同我分享與朋友嘅喜樂事。唔知點解,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上Google搵吓《我們怎麼了》嘅關鍵字搜查,我好想睇吓,自己會唔會有一日見返當年我迴避嘅朋友,佢會唔會有機會見到呢本書。
 
最後,我除咗搵到大量S.H.E唱嘅同名歌嘅資料之外,我搵唔到自己想見嘅人與事。
 
到後來,我從我哋之間嘅共同朋友口中得知,呢位曾經被我遺棄嘅朋友,原來已經睇過《我們怎麼了》呢本書。我唔知佢有咩感覺,但當我知道呢個消息時,內心嗰種激動真係非筆墨可以形容到。
 
我曾經諗過,主動咁再去搵返呢個朋友,但最後我都係打消咗呢個念頭。上一次我遇見佢係緣份,只係我自己放棄咗;下次再遇返佢,我希望都會係由緣份驅使,到時我可以自己再把握一次。
 
有感而發,係因為今日剛剛去完一個喪禮。離去嘅朋友細我一年,因為隱性嘅病,無聲無息就離開咗。我同佢唔算深交,但佢陽光開朗嘅性格,係我好欣賞佢嘅特質。
 
仲記得識佢時我仲係自己打理舖頭,次次見到佢,佢都會主動同我笑。我天生係一個毒卵,好少會主動同人笑,仲要係男人。佢嘅笑容係我哋打開話題嘅橋樑,之後我地每次見面都會好主動傾偈,雖然講嘅都係廢話,但同佢嘅記憶都總係帶住陽光。
 
知道佢離開後,我特意搵返同佢嘅WhatsApp紀錄出嚟。我聽完又聽,聽完又聽。
 
人生要做嘅事就要即時做,邊一個人可以話俾我知,佢有資格等?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