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7

男人的Fantasy(七十二)靈魂相認(下)

20160407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圖片來源:互聯網
 

同小茜分開後,慢慢,我可以開始返自己嘅生活。我有心機同朋友出去玩,我有心機去唱卡拉OK,只係每次有人點「載我走」時,我都要喺首歌出現前離開呢間房。三年嚟我冇再去長洲,因為我根本執唔返我同小茜喺入面嘅記憶,嗰一種俾刀割嘅感覺,係我唔知可以點形容。
 
呢三年我有上進,我返夜校重讀中五,最後由一個藍領變做一個白領,雖然只喺一間大公司入面做助理。我得到好多其他人俾我呢個更生人士嘅機會,但我成日諗,我可唔可以將所有機會,換返一次見小茜嘅機會?
 
原來個天,仲聽到我講嘢。
 
「祺…祺,好耐冇見。」祺祺係三年前小茜對我嘅暱稱,雖然我知道佢只係因為驚訝而將一個祺字重疊講咗兩次,但我依然覺得好感動。
 
「係呀,好耐冇見。」
 
大家講完呢兩句說話之後,已經唔知再可以講咩好。我望住小茜,佢亦都望住我。我有一千句說話想問妳想怪妳想鬧妳想氹妳…但最後我知道已經唔再需要講。
 
我唔敢講嘢,亦唔想離開。我想將時間停留喺呢一秒,但我知道係冇可能嘅事。突然間,有一個送貨工人推住一架好大嘅車,高速咁向我哋衝埋嚟,幾乎就要撞到小茜。
 
「喂,睇住呀。」我好緊張咁大叫。
 
「你唔識避架?」工人向我鬧返一句,我火都嚟,衝上前就想幫佢媽媽教仔。
 
「撞到人仲咁串?」我扯住個工人衣領,毫不猶豫就想一拳打埋去。
 
突然…
 
「一二三!!!!」小茜喺我身後大叫,我轉頭望住佢,佢好緊張咁皺起眉頭望住我。我眼淚忍唔住,不斷咁流出嚟,最後演變成一副好古怪嘅畫面。
 
一個白領流住眼淚咁追打一個送貨工人。
 
「你都仲係咁衝動。」小茜走到我身邊講。
 
「妳仲記得我衝動。」
 
「記得…好多事都記得…」小茜呢個時候,好似釋放感情咁慢慢流出眼淚。
 
「不如我哋飲杯嘢?」我本來想提出呢個要求,但小茜用另一句說話將我截停:
 
「我約咗我先生,我要走喇。祺……你要保重,著得咁靚仔就要識得數一二三,仲記得嘛?」
 
「記得…」
 
「保重呀。」小茜主動攬住我,我亦都伸出雙手攬實佢。我合埋雙眼,時間就好似返到去我哋三年前一樣。
 
最後,小茜走了,所有嘅事,就好似夢一場咁。
 
我個心好痛,返到屋企,我拎咗十三隻DVD出嚟,請咗一日假,將所有電影再睇一次。呢十三套戲就係三年前小茜陪我睇嘅戲,每一次熄晒燈,我都覺得小茜喺我身邊陪我一齊睇一樣。
 
三年前我成日問自己,我有乜嘢方法可以彌補。三年後我依然係一個蠢人,我好後悔點解唔留一個電話俾小茜。
 
就算所有人事都唔可以重來,但起碼,我生命入面可以再遇返妳。
 
第二日,我再次行返同一條路,但已經見唔到小茜喺同一個位置出……咦咦…咪住,我見到小茜喺前面呀。
 
我衝上去,小茜同時亦見到我。
 
「點解妳會喺度嘅?」我開心到完全唔識形容。
 
「等你。」
 
「等我?點解呀?」
 
「想請你睇第十四套戲。」
 
「冇問題,西片定港產片丫?」
 
我一直都耿耿於懷當年我哋唔可以親口講一聲再見,原來個天一早就有主宰。未講再見,係因為我哋靈魂由始至終都相連一起。
 
各位有心人共勉之。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