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5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五七)《你留低的說話》

2019_10_25_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22年前嘅一日,當我仲埋首緊我部PlayStation1,打到血脈沸騰嘅時候,爸爸突然拎住一袋錄影帶返屋企。
 
「爸爸,點解買咁多錄影帶?要嚟做咩?」
「買錄影帶就梗係要嚟錄嘢啦,唔通要嚟炒餸呀?」
 
我阿爸成日都係咁串,佢係嗰一種覺得你講廢話,就想用一句引導返你入正常思想嘅人,我諗一諗佢又講得啱,所以稍為用一用個腦先再問:
 
「咁係錄咩節目?」
「你唔睇新聞咩?日日打機,就嚟打到你發羊吊呀。」
「我打咗一陣之嘛。」
「今晚回歸呀,知唔知咩叫回歸呀?」
「係喎。」
 
回歸嗰年我十八歲,我份人對政治好後知後覺,嚴格嚟講我係做咗人爸爸之後,先開始認識政治。
 
當晚,我就陪住爸爸一齊睇回歸,過程我唔太記得,只係記得三件事。彭定康啲女好靚、換旗幟嘅一刻仲有爸爸整晚沉重嘅表情。
 
佢一路睇住電視,眉頭一路皺,嗰種感覺係隔離嘅人都感受得到,我忍唔住問咗佢一句:
 
「爸爸,回歸之後會有啲咩唔同?」
 
爸爸望一望我,然後答:
 
「你老豆我都無錢,窮人可以有咩唔同?」
 
「咁你個樣都咁沉重咁?」
 
爸爸望一望我,然後無講嘢。我哋兩個唔出聲咁再睇多一個鐘,其實回歸係好悶,爸爸錄影帶錄完一盒又換一盒,最後佢終於眼瞓,仲吩咐我要錄完最後一盒,先可以瞓覺。
 
「吓,爸爸好悶呀都無嘢睇,錄嚟做咩?」
「你理得我,錄你就錄。」
「都唔知有咩好睇。」
「關於你哋呢一代嘅事嚟,得閒自己多啲留意吓。」
 
六年後,沙士爆發,爸爸同一個表情,坐喺同一個位,睇住同一部電視。
 
「嘩,日日死咁多人。」爸爸忍唔住講。
「唔怪得咁多人移民。」我答
 
「爸爸你有冇諗過移民?」我問
「香港係自己地方,走去邊?」
「之前又九七,宜家又沙士,你無諗過咩?」
「人離鄉賤,自己嘅根,有咩唔好。你去人哋地方又係適應,你留喺自己地方有問題,你都係適應,點解要走?」
 
我無意見,因為我只係口痕問吓:
 
「咁又係……」
「旨意你養我就真係仆街,第時我入老人院唔使望你嚟睇我,老豆病咗就換一個啦。」
「嘩………又唔使咁講。」
 
有時睇返宜家香港環境,我都會記起爸爸呢兩件事。香港係我哋屋企,如果我哋輕易放棄,放棄呢個根,我哋去到第二個地方生存會有咩感覺。
 
到最後爸爸都無「福氣」入老人院,因為佢五年後就離開咗我,佢份人未飲醉時比較寡言,亦從來唔係好錫我,但當我年長之後,有時諗返起同佢相處嘅一點一滴,佢都好似教我做人處世應該持咩態度,自己認識自己,對得住自己,我哋先搵到真正嘅自己。
 
雖然我有時會諗,如果佢仲在生,都可能係藍絲,日日同我打對台。如果有呢個機會,其實都幾幸福。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

Read More
2019年10月18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五六)九月的女孩

8C95CB7F-D4B9-4DB1-AD0F-D6F20E9297ED
 
網上資料圖片
 
一個尋常女子,喺大風大雨、濫捕、亂打嘅情況下,屍體無緣無故出現喺海裡面。成件事古怪程度令大眾起疑,好多人都化身偵探,喺一條又一條流出嘅錄影片段入面,希望搵出種種端倪。
 
有人問,差佬都講咗無可疑,女孩媽咪都出現,點解你哋呢班「外人」仲咁多嘢講?
 
但又反問一句,運動以來,自殺嘅朋友唔係得一個,點解咁多個都無令大眾起咁大嘅懷疑,只係單單呢一個女孩,會令大家都用咁多時間去追查?
 
如果只係用一句「關你咩事」就要其他人停止懷疑,呢個原因未免太蒼白無力。所有人關心嘅,除咗係女孩到底有冇蒙冤,仲有就係,我哋香港呢個地方,仲會唔會保護香港嘅市民。
 
雖然呢個問題有多少低能,但只要我哋一日唔離開香港,呢個都係我哋追求嘅目標。
 
由發現時間,到HKDI錄影會斬頭斬尾,同時又有人為強行停止播放,所有嘅疑點都唔係空穴來風。雖然一堆不同地方嘅錄影紀錄,又有人發現,片段入面嘅女孩,同事主有大多唔相同嘅地方。
 
所有事都係疑點,疑點需要嘅係解釋,而唔係「關你咩事」。但慢慢,呢句「關你咩事」都引來太多不安,女孩母親到底經歷咗乜嘢事?然後女孩媽媽又去到無線電視接受訪問,由一位高層去負責訪問,好有如臨大敵嘅感覺,單單一個澄清訪問,點解要動到老人家嘅時間,去到女孩媽媽面前處理。
 
所有事都係疑點,好多旁人話死者已矣,俾你查到又有咩意思,呢啲腦筋嘅人我會撥入弱智嘅行列,要知道「XXXXXXX,俾你X到又有咩意思」呢句嘢係萬能,你放咩字落去都係可以成立。
 
講得出咁弱智嘅人,如果你話俾我知你智力真係正常,咁你就係事不關己。你唔關心呢個女孩,更唔關心香港,你比藍絲更討厭,因為你食嘅係兩家茶禮,你用最小嘅成本,想過最好嘅生活,同最多嘅尊重。
 
我X你啦。
 
一條只喺人間遊玩十五年嘅生命,我哋唔可以隨便咁放棄真相。如果真相好似當局所講係自殺,我哋就搵出自殺嘅真相:如果當中有我哋都唔知嘅內情,總有一日我哋要搵出嚟,唔係代表我哋多事,只係代表呢個女仔,佢喺呢個地方有存在過,有人愛護,有人在意,僅只如此。
 
你哋第時會唔會死,想唔想死咗之後個葬禮一個人都無嚟?
「人都死咗啦,俾你去拜到又有咩意思?」
 
無論如何,請安息,彥琳。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

Read More
2019年10月11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五七)「最後一夜」

hk
 
Photo by Justin Law
 
最近香港每日都有人跳樓同浮屍發現案,喺香港差人連續幾個月嘅濫捕濫權陰影下,令到我哋呢個家,每日都存活喺恐怖氣氛之中。
 
我成日都諗,如果有人話俾我知,我聽日就無緣無故就要死,我今晚會做咩?
 
係咪好恐怖,係咪好超現實;但諗真啲,係好恐怖,但已經唔係超現實。
 
但生命只有一次,任我哋呼天搶地,都只係得一次。
 
我諗我會即時同最親先食一餐飯,我會多謝媽咪咁多年嚟嘅照顧,多謝細佬成長後嘅陪伴,多謝阿仔又或者同佢打多一次minecraft等等⋯
 
我或者又會多謝一路以來幫過我嘅人,無論係得意時同失意時嘅,都帶俾我唔同嘅感受,算係我遊歷呢個世界上,最好嘅回憶之一。
 
之後我會約班老死踢波,場紙炒黃牛都炒唔切,唯有落去叫跟隊。到時應該唔會夠班後生踢,但諗諗吓,其實我後生時都唔係好夠人踢,遊戲一場,無所謂啦。
 
我由細到大相熟嘅朋友都唔太感性,最多嘢講嘅應該都係我,所以如果要我諗遺言,一日時間應該唔係好夠。所以我可能就咁講句「遲啲見」,既有型得嚟,大家心入面又帶住多少期盼,會再見嘅分離永遠都唔會太傷感,終於明白「再見」呢句嘢嘅威力,老生常談。
 
爸爸離開世界之前,曾經堅持要去一次「大窩口」。大窩口係爸爸成長嘅地方,我細個搬入屯門之前,爸爸都係住喺大窩口。呢個地方後尾都係阿嫲阿爺嘅居所,一家人過年過節都會返去,開開心心咁過一次年。曾幾何時,去「大窩口」係代表開心、輕鬆、幸福、快樂。
 
爸爸最後一次去呢個地方時,大多數都係沉默不語,呢度望吓,嗰度又望吓。我望住佢,好似望到佢眼入面,昔日自己每一個留喺呢個地方嘅畫面咁。
 
呢種舉動,証明我哋都有愛過呢個地方,係一個非常好嘅憑據。
 
雖然亂世入面,大家都好似唔怕死,只怕死得不明不白。但唔怕死,另一個詮譯就係「好好活」,如果世界咁可愛,大家都要好好過自己日子,唔好有一絲遺憾,唔好錯過身邊好嘅人同好嘅事。
 
前路仲係好長,香港加油。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10月08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五六)《生命中兩個蘇斯克查》

2019_10_08_Sit MenClub
2019_10_08_Sit MenClub 2
網上資料圖片
 
我係利迷,點解會講曼聯領隊蘇斯克查,原因好簡單,香港大是大非,球迷都老早連成一線,唔使敵人相視,值得欣賞嘅人,當然要好好記低。
 
睇上星期曼聯比賽時,一個近鏡影住蘇斯克查,旁述唔止一次咁講「老咗好多」、「老咗好多」…「真係老咗好多」
 
咁近鏡一睇,又真係歲月不留人,見到蘇斯克查呢個樣,又不期然諗起二十五年前一個星期日。
 
「喂,尋日個曼聯新外援幾勁,一出場就入兩球。」
 
「挪威嗰個?」
 
「係呀,蘇克斯查。」
 
「蘇斯克查呀。」
 
「係喎。」
 
「喂,睇睇吓,蘇斯克查個樣都幾似安仔。」
 
「係喎,哈哈哈哈哈。」
 
從此之後,安仔就俾我哋叫佢做蘇斯克查。安仔係一個好好波嘅細路,十二三歲時已經比同年齡嘅細路好波,有一段時間,我朝早同呢個蘇斯克查踢波,去到夜晚,又睇真嗰個蘇斯克查踢波,都幾過癮。
 
後來,我慢慢大個,無去呢個球場跟隊,我同呢個蘇斯克查慢慢無見。我人生得返一個蘇斯克查,睇住佢踢世界盃,睇佢歐聯決賽一出嚟就入波,睇住佢一路做後備,唯有喺玩Winning嗰時買佢返嚟,比個正選佢做,做我遊戲入面嘅神射手。
 
我睇住佢由一個細路,嚟到曼聯對住布力般就一戰成名;再睇住佢由年青人,慢慢變成陣中嘅大佬,一世都做後備嘅感覺我唔知道,但我喺佢身上見到咩叫滿足同努力。
 
2007年,呢個35歲嘅老大哥終於要退休,消失喺我視線,我人生中再無蘇斯克查呢個人。但世界就係咁有趣,呢個時間香港聯賽有一隊叫「香港08」嘅球隊,有一日我見到出賽陣容,竟然見返安仔個名,估唔到無見幾年,佢真係好波到去踢職業。
 
就係咁,我遙距咁睇住呢個蘇斯克查成長,由佢踢甲組,慢慢變成歌手,直到上到紅館,佢就係C All Star嘅陳健安。
 
後來我遇返佢,大家都覺我好有趣,十幾二十年前球場相遇,又球場失散。過多幾年,會喺娛樂圈重遇。每一次相遇時我哋都係講返細個時嘅事,我整蠱過邊一個,佢扭過我幾多次,呢份記憶,已經足夠。
 
近呢一年,真正嘅蘇斯克查又出現喺大眾眼前,每一次睇波,聽到旁述叫佢個名,我比起大家都會諗起多一個人,呢份就係「蘇斯克查」呢個名帶俾我嘅回憶。
 
近來大是頻繁,雜文一篇,圖個快樂。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9月28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五零)《套戥人生》

unnamed
 
網上資料圖片
 
我怕老,怕得要死,三十歲後就不斷想著老去的一天。雖然很多人說每個人也會老、會死,我知道但不認同。因為如果我輕易接受自己會老去這個事件,那表示我對現在的生活沒有嚮往,這個有些人可能覺得不合邏輯,但我壓根兒是這樣想的。
 
重申我是怕死不是怕醜,因為本來的我也不帥到哪裡去。我怕老是因為怕失去我自己建立的世界,我要亂吃亂喝、我要每天踢球、我要每天抽兩分鐘去打理我的髮型。
 
但年過三十五之後﹝可能有點早﹞,整個人的狀態好像差了很多,常常有小毛病,睡也不安穩。人在睡不著那些寂寞夜間特別容易會胡思亂想,所以我很多不設實際的顧慮都會在這時段慢慢堆積,也曾經試過去到某一個不能承受的臨界點。
 
我開始不想到娛樂場所,需要睡眠的時間愈來愈短,在球場上開始跑不過很多年青人﹝其實我年青時也不是很能跑﹞,種種的跡象像一個又一個的響號告訴我,我已經一天比一天老。
 
我像找不住方向的過了一條徬徨的時間,然後底子裡樂天正面又活潑的我,會開始去找一些方法來讓我自己覺得好過。例如我會留意其他年紀比我輕的脫髮者,告訴自己我的老已經比較幸福,起碼外表看來不會太落魄;又或者是每年的生辰我都會加上一歲,例如我今年四十歲,我會每天都跟自己說我已經四十一歲,這樣子到四十一歲那一天真的來臨的時候,我會覺得很適應,很合身。
 
不過到後來我找到了一個更好的想法,將我所有不安和焦慮更輕易的掃走,還老得很快樂、老得很滿足。
 
這方法很簡單,孩子。
 
原理很簡單,由我兒子第一天出生,我已經幻想他將來的所有事情。他第一天上學、小學、中學、大學、結婚再到生兒育女,每一樣我都想跟他一起分享,每一步都想參與其中。
 
但時間不好等,等的過程也是漫長的,但我發覺剛剛跟我的《怕老論》很對調。從前我怕老,因為怕在這世界失去自己的位置,但今天我將這論調跟兒子成長路混在一起,所有的害怕正式煙消雲散。因為就算我老一天,兒子也會長大一天,我失去了的,在兒子身上賺回來,多好。
 
所以在最近開始,兒子開始自己在網上做點小生意來,這也是我小時候的喜好,拿點東西回學校一買一賣賺點零錢,感覺非常不錯。那種傳承的感覺令我覺得很快樂,特別滿足。
 
到了有一天,我真的需要從自己的位置退下來,離開我過往需要追逐的環境,我也不會是真正的離開。我只是往後退了一步,我本來的位置,還有我的寶貝兒子在。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