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6月17日

《出得嚟住,預左要還。》

父親節前夕,喺youtube click來click去聽以前啲歌果時睇到呢套十幾年前嘅新古惑仔,唔使寫故嘅壞處就係個人會極度無聊,見乜睇乜,最後又用左個幾鐘訓覺時間睇天光。

但特別睇到戲中呢一幕,我特別深刻,因為我都試過幾次同爸爸講呢句說話。

⋯⋯ 「老豆,我搬出去住。」

「搬去邊?」

「市中心。」

「啲租搞得掂呀?」

「我得架喇。」

「嗯。」

仲記得當時嘅我係懷住衝出宇宙嘅心情去講呢句說話,講完之後我就拎起支筆計劃,上次去宜家睇果張床幾多錢,雪櫃買貴啲好定係應該留錢買部靚電視?
我諗左好多,計劃左好多,睇過好多,亦資料搜集左好多。

但我當時好似唔記得睇下爸爸嘅心情同表情。

我覺得如果有造物者,我總係覺得佢將父母同子女嘅感情係根據住陳奕迅首『十面埋伏』去做設定,你來我往,我去你又留。我地總係搵唔到相交點,又或者係只可以喺回憶入面搵到。

我地都係潮州人,爸爸係典型鐵漢,喜怒哀樂唔會由面上睇到,而我亦係標準不孝子,除左佢生日同父親節之外都係搵唔到勇氣向佢示好,

其實好多時連呢兩個日子都冇任何表示。

我記得第一次搬屋最後我係用哂我所有嘅錢依然買唔齊我需要嘅嘢,然後父母商量過後每人俾左三仟蚊我去解決整件事,我再次內疚係因為當年我只係拎住六仟蚊然後眼入面真係只係睇到呢六仟蚊,但我從來睇唔到呢六張一仟蚊後面嘅愛。

十幾年前嘅我,一路都係望住謝霆鋒做人。

但由做爸爸開始,每日對小朋友嘅成長都會令你有唔同改變,呢種過程會將你以前只係識諗自己嘅諗法磨蝕,令你對眼識得慢慢向外觀察,從以我地只會愛自己,到今日我終於知要愛他人。

阿仔慢慢長大,接觸多交流亦多,某一日我同佢傾到巴斯光年住邊度呢個問題果時,佢問左我一個問題。

「爸爸,咁我第時可唔可以自己一個人住?」

「當然可以。」

「咁你同媽咪會唔會好悶?」

「點解咁問?」

「因為你地話我係你地最錫嘅仔嚟,你地唔可以成日見到我咁點算?」

果一刻,我先意識到同一個鏡頭入面仲有一個羅蘭。

就算係一個問下都覺得心痛嘅問題,但我知道雀仔成長後一樣要往外飛嘅道理,然後好輕鬆咁答小朋友:

「爸爸唔會悶,你唔阻住我寫故仔同打機,唔知幾開心。」

小朋友好似唔太明白,又離開我懷抱跑去會合索克天王。

感覺,又好似爸爸以前同我講嘅一樣,

「啲租搞得掂呀?」

「我得架喇。」

「嗯。」

「我會成日返嚟食飯。」

「你係先算啦,你唔返嚟我賭馬仔都可以賭我大聲啲,唔知幾好。」

父親節快樂。

4仔
Read More
2013年06月14日

《我在華欣跟周秀娜暢泳》

這幾年,打理店裡事情,特別困身,想找幾天往外走走幾乎是不可能。幾經考慮,終於有一年,儲夠勇氣在新年期間把店關門,將兒子交到媽媽手上,跟老婆兩個人拉著行李往泰國自由行。

由於前一天還要工作,所以出發當天挑了夜機,高登有云,經一事蔡一智,最後在我們差不多凌晨十二點才到達泰國那一刻我發誓,以後去泰國也不會坐夜機,因為完全是白白浪費了一天的假期。
⋯⋯
到達當晚,被安排到機場附近的小酒店先睡一晚,第二天才出發到華欣。睡醒,拿了一點資料看,發覺如果坐的士去華欣的話車費會比較貴,跟老婆商量後覺得反正我們來自由行也是想沾上有限度的生活體驗,我想如果自己去找巴士的話也應該不會太難,所以決定坐巴士去華欣。

結果我沿途用英文折騰了不下於十個當地人的情況下終於登上巴士,那一刻的成功感接近滿溢,我覺得自己的適應力異於常人,可以完成這個偉大任務。幾個小時後終於到達華欣,再坐一小程的士便去到我們下榻的酒店,那裡環境一流,像一個小俱樂部一樣到處都是平房,你喜歡騎著單車去哪都可以,令我倆可以感受到平常在香港絕對不會出現的好心情。

但華欣以前只是一個小小漁村,就算現在發展成旅遊區,可以順手拈來的玩意還是小得很,所以到處吃東西成為了我們的主要景點,因為我對沙灘那邊的香蕉船玩意和半祼外國耆英著實沒有半點興趣。

食食逛逛之後,在離開前的兩晚,在酒店車等待站前,我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身形,我拉著老婆非常雀躍的說:「周秀娜!」

老婆看見後接近瘋狂的上前希望可以合照,但周秀娜很有禮貌的表示因為沒有化妝而不能合照,而當時我們也沒有筆,照合不了,也簽不成,只有慢慢看著周秀娜和他當時男朋友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中。

幸好,第二天起來食早餐的時候,我們竟然發現他們是住在同一間酒店,這一次老婆終於拿到她最想要的簽名,合照也拿到了,道別之後,我們高高興興的回到自己房間。

以為幸福之神已很眷顧我們,但我們大錯特錯…

回房間後我們換了泳衣就跑去泳池,當我下水十多分鐘之後,我看見兩個熟悉的人物向我們走過來,天神很好,眼前的兩個人當然就是周秀娜跟她男朋友。

就這樣,我們四個香港人在同一個範圍不大的泳池游水,後來我請了她們喝汽水,她回港也在微博向我們說感謝。

那次回港後,工作特別有幹勁,有時候我覺得,無論是多忙碌多繁重的工作,也要找點時間和地方出外逛個圈,然後又重新注滿能量的繼續奮鬥。

只有嘗試,結果才可以無限大。

這才是生活。

 

lala

Read More
2013年06月07日

《神仙阿啦》

黃波,香港一個普通又典型嘅中產,係個於一間國際上市公司入面身居要職,月入七萬蚊嘅中產。平時鐘意玩下股票,跟老闆出下海打下哥爾夫球,生活寫意,每日都享受住自己嘅成就。

 

黃波性格算隨和,人就冇乜點,唔敢偷又唔敢搶,唔會害人又唔太熱衷幫人,就算生活同工作上有壓力,最多都係放左工之後去富士叫下雞或者係上ThisAV睇下愛情動作片。

 

有一日當黃波返工嘅時候,遇上大塞車,車入面嘅黃波非常之焦急,一邊伸個頭出窗幫下發生乜嘢事一邊自言自語:「喂大佬呀又塞乜嘢呀?我已經早左一個鐘出門口都仲塞?我今朝有個會要同大老闆開架!死人政府稅又年年識叫我交,啲交通又唔見佢改善下,我俾人炒左又少個人交稅俾你地班人捐俾大陸架喇。」

 

可惜,任黃波點樣叫,馬路上依然係塞到水泄不通,十五分鐘後黃波嘅車依然停喺原位,正當黃波負能量接近爆炸嘅時間,一陣白煙「砰」一聲出現,然後黃波身邊座位出現一個一身白袍,右手拎住一支木棍嘅男人。

 

「嘩!你係邊個呀?」黃波想開門走,但點推點撞,度車門都係打唔開。

 

白袍人:「你唔使咁怕,我係嚟幫你。」

黃波:「幫我?你係邊個呀?」

 

白袍人:「放心啦,日光日白邊度會有鬼丫,以你既身份地位嚟講,我係神仙。」

 

黃波:「唔好玩啦神乜嘢仙呀,你走啦…」

 

「你唔信?咁…果幾蚊係唔係你?」白袍人指指黃波車內冷氣出風位下面放住果幾個大銀。

 

黃波:「係呀係呀…你想拎就拎走啦。」

 

白袍人:「好,俾個願望嚟,但講明先,你呢度得幾蚊,個願望唔會好大架咋。」

 

黃波:「乜春嘢願望呀…你走啦。」

 

「你唔講我就自己是但幫你諗過,頭先我見你話塞車,不如就咁啦。」白袍人左手一揮,黃波眼前出現奇怪景象,原本塞到行唔到嘅馬路竟然突然間開始通車。

 

黃波:「咦咦咦…你真係神仙?」

 

白袍人:「講左啦。」

 

黃波:「咁係唔係我想要乜你都可以幫我?」

 

白袍人:「又唔係,我一不可以無中生有,二不可以顛覆生死。不過咁,我可以令你生活上所有不快既細節都掃得乾乾淨淨,亦可以令你唔受其他人影響你嘅生活。」

 

黃波:「咁我點叫你好呀神仙?神仙都有名架。」

 

「我呀?你以後有需要我幫你就大叫神仙阿啦就得喇,但講明先呀,每次用完我我都會自己喺你嘅財富入面拎走一百蚊架。」

 

「一百蚊咋下,冇問題啦。」

 

往後,黃波嘅身邊就多左呢位叫阿啦嘅神仙,阿啦令黃波生活得不知幾咁愉快。就好似呢一日咁,黃波離開位於中環寫字樓去午餐時,喺公司樓下見到一班示威者包圍住佢公司嘅大廈。

望住示威者手上面大叫『爭取普選』嘅口號,黃波二話不說,向住呢班人大叫一聲「神仙阿啦」,班人就立即「蓬」一聲唔見左,之後黃波好開心咁繼續前往佢午餐嘅目的地。

 

三日後,下晝有一個普通文員走入黃波嘅房投訴。

 

文員:「黃生,見工果時你明明話過左試用期會有二千蚊加俾我,頭先我收到人事部封信話加得一千蚊嘅?」

 

黃波:「係呀,公司財務問題,唔止你,好多新同事都係咁。」

 

文員:「咁唔得喎,係你見工果時親口同我講,而家擺明就係唔算數。」

 

黃波:「後生仔,而家又唔係得你一個減左,我都話左個個都要減,呢個係大老闆意思,就算你點嘈都冇用。同埋我教精你,出嚟做嘢最緊要識轉膊,你為果一千蚊同公司嘈有咩好處?第時要升都唔會升你先啦,傻仔,出嚟做嘢就係咁。」

 

文員:「而家係道理嘅問題。」

 

「頂,好煩呀,神仙阿啦!」文員隨住黃波大叫一聲,又消失喺黃波眼前…

 

黃波:「係要煩我。」

 

一個月後,一個多年朋友突然搵上黃波屋企大門,係黃波多年冇見嘅同學阿強。

 

阿強:「波,我開門見山,咁耐冇見我突然搵你,係想你借一萬蚊俾我,因為我公司週轉唔嚟。」

 

黃波:「我冇錢。」

 

阿強:「唔好玩我啦,當我求你,你念當年我借過錢俾你屋企,你而家就當係幫返我。」

 

黃波:「當年借嘅我已經還哂,唔好再拎出嚟講,我個人好認真,你肯借俾我,我又準時還仲計左小小息口俾你,我冇欠你人情。」

 

阿強:「咁你當我求你啦,好冇呀強?」

 

黃波:「你求我我又唔會飽,你去求第二個啦。」

 

阿強:「我真係冇哂辦法,我問左好多…」

 

黃波:「頂!神仙阿啦」

 

「蓬!」阿強就係咁就消失左…

 

往後,黃波憑自己實力令職位愈升愈高,亦喺神仙阿啦幫助嘅情況下生活顯得更加美滿,無論係現實生活定係電視或者網上,只要黃波一個唔鐘意,叫聲「神仙阿啦」,彈指之間就可以將面前篤眼篤鼻嘅人同事消失。

 

亦都因為咁,黃波開始望呢個世界好多事愈來愈唔順眼,使用神仙阿啦嘅次數亦都愈來愈多,大廈門口外面行乞嘅婆婆、公司附近一班為窮人請願嘅團體、或者係電視上為碼頭工人抗爭嘅議員,都順理成章地消失喺黃波嘅面前。

 

總之所有唔係黃波生活內有關係嘅人同事,黃波都想用佢嘅能力去掃走。自己嘅生活唔想俾人打搞,人地嘅生活亦都唔關黃波事。

 

簡單地講,打劫人黃波唔敢,但幫人亦唔使旨意佢有份,如果遇到自己唔順眼嘅事,用錢搵神仙阿啦解決就係黃波嘅做法。

 

一年後,有一日,黃波因為誤信壞人,一夜之間,被公司解僱加畢生積蓄付諸東流。黃波好嬲,返到屋企第一時間搵神仙阿啦幫手。

 

黃波:「神仙阿啦!神仙阿啦呀!」

 

「咩事?」神仙阿啦橫空出現,好似以前咁一副恭恭敬敬嘅嘴臉。

 

黃波:「幫我變返有錢,同埋果個賤人害到我工都冇埋,整到佢消失!」

 

神仙阿啦:「唔得。」

 

黃波:「點解唔得?我而家即時俾錢你。」

 

神仙阿啦:「錢固然係一個問題,但我一年前已講過,我一不可以無中生有,二不可以顛覆生死,你叫我變返你有錢,即係要我變返啲錢出嚟俾你,咪即係無中生有?同埋你而家總積蓄係負數,你知唔知你外圍賭牛熊証果度仲爭緊人錢?如果你個身仲有錢嘅就快啲去還俾人啦。」

 

黃波:「當我爭住你先,你幫我搞掂我咪有錢俾你囉。」

 

神仙阿啦:「呢個世界邊有爭住架?同埋你唔記得你朋友阿強果件事?你都識講,一買一賣,一借一還,大家無拖無欠,我以前幫你做嘢然後收你錢,而家邊有得做錯規矩架?」

 

黃波:「乜你個神仙咁冇人情味架?」

 

神仙阿啦:「人情味?你而家先識講呢樣嘢?你有錢再搵我啦,幾時有錢幾時叫我,即到。」

 

黃波:「喂!喂!」

 

黃波最後一夜之間破產,被逼流落街邊,一夜之間由天堂跌落地獄。

 

有一日,一身破爛嘅黃波走到去中環,行到攰就揀左一個商業大廈嘅大堂門口坐低,呢個時候有一個身光頸靚嘅有錢男人行過身邊。

 

有錢男人:「點解會有個乞衣坐喺度架?消失!」

 

「乜嘢乞衣…?」黃波想還擊,呢個時候竟然見到神仙阿啦出現。

 

黃波:「阿啦你出現就好,幫我變走呢個男人,我下個星期出綜援,可以俾返錢你。」

 

「咮,你唔好嘈住。」神仙阿啦邊叫黃波收聲,邊用仙力喺黃波身上畫左個圈。

 

有錢男人突然間好高興,然後好似見唔到黃波咁走左去:「哈,真有用。」

 

黃波:「點解會咁嘅?佢見唔到我咁嘅?」

 

神仙阿啦:「我首先答你問題先,你話你下星期有錢,但我已經提左你,你而家爭人嘅街數仲有二十八萬五千四佰二十三蚊,你而家只係唔還錢俾人,並唔係已經還哂錢俾人。同埋頭先你問我點解會咁?」

 

黃波:「係呀…點解佢見唔到我咁?」

 

神仙阿啦:「我用掩眼法囉,令你消失喺佢眼前,我都講左我一不可以無中生有,二不可以顛覆生死,一路以嚟我都只係將他唔想見到嘅事用掩眼法遮住等你感覺良好。唔通收你一百蚊幫你殺人呀?」

 

黃波:「掩眼法?」

 

神仙阿啦:「其實好簡單,你以前有錢有地位有你自己生活,對自己冇興趣嘅事就望都唔想望,咁我咪幫你地整到見唔到呢啲事,你地咪覺得生活得好開心囉。」

 

黃波:「好得人驚…」

 

神仙阿啦:「唔得人驚,只要你有錢,我就係神仙,我就可以幫你。」

 

黃波:「如果好似我而家冇哂啲錢…」

 

「我咪好似而家咁,唔係神仙阿啦,係魔鬼阿啦囉,嘿嘿嘿嘿。」神仙阿啦突然變身做一個面目猙獰嘅魔鬼外表,喺黃波面前張牙舞爪。

 

黃波:「咁究竟你係魔鬼阿啦定係神仙阿啦?」

 

「兩個都唔係,阿啦先係我本身嘅名,魔鬼同神仙都只不過係形容我嘅狀態。」

 

黃波:「咁你真名叫乜嘢?」

 

「你想知?冇問題,我叫阿啦,全名叫係咁架啦。」

 

聽完阿啦講自己嘅名,黃波腦海入面湧起左好多熟悉嘅畫面,仲有幾句說話不斷迥異自己腦入面:

 

「窮?係咁架啦…」「公司唔加夠俾你?係咁架啦…」「你問我借錢我唔肯借俾你?你嘅事我使乜幫你?我無情無義?係咁架啦…」

 

神仙阿啦離開前,向黃波講出最後一句說話:

 

「其實我唔得人驚架,只要喺我面前你唔好窮就得架喇,拜拜。」

 

神仙阿啦消失左,黃波帶住好絕望嘅心情離開,誰不知行唔夠兩步,佢又見到神仙阿啦出現喺佢面前幾百米嘅大廈門口,但今次阿啦要施法嘅對像,竟然係之前俾黃波要求變走過一次果位乞衣婆婆。

 

黃波見到神仙阿啦將婆婆變成隱形之後,神仙阿啦就離開左。黃波好奇,走上前搵果一位婆婆。

 

黃波:「婆婆,妳好,妳認得我嘛?」

 

婆婆:「認得,以前都係呢度返工果個有錢佬嘛,做咩呀?而家你都折墮呀?今日俾阿啦變走左幾多次呀?」

 

黃波:「妳都知阿啦嘅事?妳都見到佢?」

 

婆婆:「唓,好出奇咩?我後生果時家境都好好架,咪一樣有個阿啦跟出跟入…」

 

黃波:「咁之後呢?」

 

婆婆:「之後咪睇呢個唔順眼果個又覺得唔關我事囉,幾十年囉…後來屋企冇哂錢,先知阿啦係乜嘢一回事,我禽日種落嘅因,就有我今日演變成嘅果。

 

以前就我一日變走幾十人,今時今日我就俾人一日變走幾十次…我開頭都怨架…但諗諗下,自己根本冇做過好事同關心其他人嘅事,成日都想各家自掃門前雪,今日折墮囉仲有咩好怨…」

 

黃波:「妳咁樣過左幾十年?」

 

婆婆:「係呀,諗返起,果日我第一次見阿啦,仲係日本仔投降冇幾耐嘅事…有個成身臭味嘅乞衣喺我屋企門口叫極都唔走,正想搵管家叫佢走果時阿啦就出現,我拎左幾個大銀出嚟,就見住個臭乞衣喺我門前消失左…到後來我諗返,個個人都有山高水低架啦…如果果日阿啦出現我唔使佢幫手,仲要俾多個包果個乞衣飽肚,唔知今日,我會唔會俾人變少幾次呢?」

 

黃波望住婆婆離開,憶起左好多前塵。

 

「如是因,如是果呀後生仔…」

 

神仙阿啦

Read More
2013年05月29日

《跟著我,直到你自己會飛》

兒子長大了,會唱歌、會跳舞;愛搗蛋也愛撒嬌,我意識到要開始留意教好他的一切,但怎麼教,我真的毫無頭緒。
我在屋村長大,屬於在舊式家庭教育環境下長大的人,就是做人要做個好人,找工要找份好工那種碎碎唸式教導,很沒靈魂,不過上一代的教法大多數是這樣子。
很明顯不湊效,我是用家我很理解。

看著小朋友長大那種感覺是耗一生也不能在文字上表達的東西,這小朋友那邊廂還是睡在床上不能轉也不能爬,轉個眼已跑在你面前跟你說:「爸爸,包包。」
記得三年前那一天他跑到床上吻了媽媽一下,誰不知他突然捏著媽媽的頭,一邊吻還一邊擺動著,根本是電視劇內那種接吻的方法,我跟媽媽都大笑,我心底卻有一絲絲的不安。
他到底在那/什麼時間/吸收了多少這些我覺得他還未可以接觸的事物?

我又在想,其實我應該給他框框嘛?我應該讓他自由發展,我只需在旁指點。還是應該一路走在他面前,一路幫他安排他要走,又或者是我要他走的路,直到他走到了我期望中的結果,又或是他再不願意跟著我才停下來?

我是什麼?我可以給他安排一條適合他走,而他又走得開心的前途嘛?
我記得表弟說一句,安排一間好的學校,有好的學校自然有好的同學。我想這已是我會給他最大的框框了。

可能我在小康之家長大,我永遠不希望我兒子三點學跆拳五點又學吹蕭〈就是學樂器的意思嘛〉。
我只希望他讀好書,因為我覺得讀書是為了學道理,有了道理,做人能抓住道理,實行道理,就應該不會太差吧。

路還是很長,但每一天看見他的進步,生活上有什麼辛苦都已不重要。

還記得兒子會說的第一個英文字母,不是A,,不B,是R。

有一天我下班回到家
兒子:「爸爸,R。」
我:「什麼?」
兒子轉個身整個人躺在床再說:「爸爸,R。」
我在笑:「什麼喇?爸爸不明白?」兒子還是那句:「爸爸,R。」
我停頓了良久,還是不明白,
兒子再一次:「爸爸,R。」

媽媽不耐煩,終於解答了我的疑問,

「佢叫你同佢R痕呀死蠢。」

 

父子

Read More
2013年05月25日

《燈塔》

KA KUI

 

家駒是什麼?家駒在你們的心中代表什麼?你們有問過自己嘛?

 

對我來說,家駒是我生命中其中一個燈塔。求學時生活永遠無所事事,跟同學播完一首又一首以家駒為首的Beyond歌曲後,我曾經有一段短時間為了可以流暢地彈奏光輝歲月而跟同學糾黨一起去學結他,儘管最後我因為天份問題而將結他擱下,但最少我知道自己有為這個想法去付出過。

 

我常說人生當中總有無數的人生教練在你附近出現,陪伴你在人生路上豎立一個又一個的里程碑,同時也會是你生命當中的模仿對象,當你在成長路上面遇到各式各樣難題的時侯,他們都會讓你在困難中找到一點端倪,令你成長,令你壯大。我曾經模仿過黎明唱歌;我也曾經模仿過碧咸踢球﹝OK我知道不像﹞;但在家駒身上我學會怎樣去做一個合格的男人。

 

「天生你是個,不屈不撓的男子,不需修飾的面孔,都不錯」

 

家駒在香港樂壇像流星閃過那短短十年。用流星形容,是因為家駒在世時發光發熱的日子實在不多。Beyond開始時的困難重重,加上後來在香港樂壇的迷茫期而轉戰日本,都不能讓家駒有太多機會表演更多精彩的理念送絡大家。

 

但一路走來,無論是Beyond的領航又或者是後來到非洲做義工,開演唱會等等。家駒每一次都會表現得像一個領袖一樣信心十足,簡單來說就是所有困難都交給他,他帶大家走過去的感覺。

 

就算他感嘆過香港沒有樂壇,又或者是「真的愛妳」這首他當初不願意接受的商業歌曲最後跑出,家駒都沒有受到打擊。感嘆過後還是用上百份之一百的正面態度去迎接每一個人生當中必須接受的挑戰和難關,只要跟幾個兄弟一起,簡簡單單的拿著一支結他,就可以像93年在馬來西亞那個演唱會一樣快快樂樂,沐浴在音樂與夢想之中。

 

這道理,知易,行難,但家駒做到,甚至是做盡了。他讓你看到什麼是不平則鳴大聲高歌,那些是顧全大局海闊天空。就算你今天不能做到,沒差,看著這燈塔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你會做到。

 

家駒走了二十年,我也由當天那個小朋友變成了兩個兒子的爸爸,時間如白駒過隙,但我仍然記得家駒出殯那天我把全香港報紙的娛樂版買下,然後跑到公園一角安安靜靜的憑弔我這個生命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教練。

 

別讓自己的日子白耗,被人感染夠了,就要去感動人。這樣才有意義,不論你的生命長還是短。

 

就像家駒一樣,短短三十一年,精彩萬分,感動萬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