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06日

魚涌食記-大吉大利上集

Image-157-06-02-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106

 

我是一個終生學習的人,每當遇到一位好老師,我都會在他/她身上學習,這次,找到了一位看起來不錯的結他老師(起碼顏值方面不錯),而且她住在我樓上,近水樓台多學習,那當然是不會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了!

 

#我們都是喜愛學習的

 

這位藝名叫做蘇姍娜的文青系歌手兼樂器老師,她掛結他的方法,非常讓男學生們尷尬,為了讓學生方便看她的Fretboard,她將電結他掛得很高很貼身,右邊的一隻波亦隨之掛了上去,被結他的曲線弧度承托著。

 

「你到底睇緊邊度?!」上上下堂她問我說。

 

其實,我是在看她那無端端硬了起來的飛釘...

 

「呀Miss時,我睇緊你隻右手的動作...」我說。

 

「有乜咁好睇?」她問道。

 

「好有動感...」我的視線還是在她那隻波上...過了一陣才修空回她的右手。

 

「係呀,其實彈結他好多人都將注意力集中起左手,但其實右手的撥弦動作都好緊要。遲少少教你多一點,你衣家集中起練習轉Chord的手指動作,返到屋企記得練多D!」蘇姍娜說。

 

是旦乜都好啦,找到一個大波又後生的結他老師,佢叫我練乜都無問題(童子功和癸花寶典除外)。

 

「好啦!今堂上到呢度為止!」蘇姍娜說。

 

「乜...乜唔係上一個鐘木結他,之後再加半個鐘電結他嗎?」我問道,老老實實,學費都現兜兜交左比佢了。

 

「呀,我因為陣間有Show要出,所以要趕出門口了,我仲未化妝呢!」蘇姍娜說,「那半個鐘的電結他,我過返比你先吧!」蘇姍娜說。

 

「一係找一日補返半個鐘吧,我黎都係想學野姐。」我告訴蘇姍娜。

 

「好吧,那下次補返堂電結他比你,係喎,你全名叫乜名?」蘇姍娜問我道,「我電話Set左你個聯絡名稱做學生甲...」其實連堂都上埋,我都仲未話比佢知我叫乜名。

 

「你叫我做艾力吧!」我笑說。這一刻,唔知點解,我好想在個名上面昆9佢,等你咁文藝,叫自己做蘇姍娜丫拿!Eric係我Alan的藝名,都係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好吧艾力,那我唔送了,我要趕出門口了!」蘇姍娜說,接著,她在趕出門之前,先把我「趕出門」。

 

「下一堂我地再約啦,睇下你一星期裡面邊一日比較得閒...」蘇姍娜說著說著,不經意的摸了一摸自己心口,唔摸尤自可,一摸才驚覺自己一直飛釘,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而且臉紅了起來,十分可愛。

 

我向她笑了一笑,接著掉頭鬆人,唔使一分鐘,已經回到樓下自己的家。

 

「到底她出甚麼騷呢?」八卦的我,在Facebook上搜到她的Fans page,講你都唔信,出道了幾年,拿過兩次新人獎的歌手,其FaebookFans page 仲少過Something Wong的Facebook page fans!

 

看來她連一點點網上宣傳都唔識做,話曬我都係做Digital agency,點樣儲Fans唔多唔少都有d心得(雖然,實則營運係由Suki同佢個Assistant Manager負責)。蘇姍娜Fans page的帖子,文案除了做得極差之餘,通常都係自拍再加一兩句無關痛養的說話,她的文案連最基本的Marketing理論都違背曬,只係放了張Poster在網上,地址時間等隻字更加細到睇唔到,搞到我要做多幾次Google Search兼打埋電話去,先至知道她今天表演的地方係邊一度...

 

因為除了上班之外,我的生活風格就是崇尚「悠手好閒」這四隻大字,所以,我決定跟埋去睇蘇姍娜老師的表演。

 

按著Google地圖去找,我下地鐵之後到了觀塘的一間文青風咖啡廳,那裡的當眼位置放了一張高椅子,一個譜架,和一支咪,那應該是等一下蘇姍娜表演的地方吧,我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就坐下來了,亦看見蘇姍娜就坐在一張大桌子,被一班年青人圍著(應該是Fans),快樂地呷著她的咖啡。

 

當我的濃縮咖啡和蛋糕送到桌上的時候,蘇姍娜也剛好上台(其實就是那張高椅子)。

 

「大家好!我叫蘇姍娜,好高興今晚咁多好朋友都到場支持...」蘇姍娜一上台就來一些客套說話,雖說成間Café只坐滿了一半人都唔夠...

 

「嘩~~蘇姍娜好正呀~~」坐我隔離桌的一個男粉絲說。我順著他的眼光望過去,蘇姍娜又將她的波放了在結他上面...

 

「蘇姍娜~~女神呀~~好想摸下佢...」他的朋友說。

 

「影多d相,之後有排J~~」他們的對話看似越來越過份了。畢竟那是我老師,我覺得我應該為她做點事。

 

「喂你兩個要J人唔該細聲d!」我敲一敲他們的桌子,說。那兩個男粉絲見狀,即刻凹水無再出聲。

 

「以下呢隻歌,係我剛剛作起的新作品,希望大家喜歡!」蘇姍娜說,我看著她的演出,看到了一個音樂人對音樂的熱愛,他們一年可能作了無數的作品,但是要讓樂迷接觸到,大大少少的騷也要出現,很多時候,聽眾不會是你的目標粉絲層面,他們好可能會是一些坐在球場內無野做過來睇街坊騷的老婆婆、在商場購物買到好累一霸霸了成行坐位在吃麥當勞的大媽一家(但對商場騷的搞手來說,座位有人坐,總好過一整排吉曬)。

 

香港的樂壇現在就是,無錢無後台的話,只能做到樂壇食物鏈的最底層,幾十年前香港還有很多酒吧和歌唱比賽讓歌手們尋找機會,現在呢,個個想唱歌想紅的都成為了Youtuber做網絡歌手,可能咁樣仲賺錢,想出唱片嗎?別妄想了,哪有公司會無啦啦簽個新人回來蝕錢出唱片?就算現在有唱片公司支持的歌手,很多也都一年只做幾隻歌,每次宣傳就推一隻歌咁大把,像蘇姍娜這些出過道,紅唔起的歌手,出道幾年無聲無氣後就只能靠出這些舞台賺賺收入,我相信她教學生兩三節課的收入遠高於在文青咖啡室唱足成日。

 

我繼續刷她的Facebook,看到她近一年的帖子都是去一些街坊福利會周年慶典這級數的活動演唱,今日這個咖啡室騷,算係最近最靚仔的一個表演,難怪她剛才會趕下課,有堂都唔上。

 

這個時候,我很欣賞蘇姍娜在香港這個樂壇已經萎縮兼扭曲到極致的地方繼續做音樂,住著細小的單位,賺著微薄的收入,只為求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覺得,這就是青春,但是青春真的需要消耗在這一個沒有甚麼前途的市場上嗎?現在香港的樂壇一早就已經不被亞洲其他地區重視,近十年大家能聽到一首紅遍亞洲的歌曲嗎?有,不就是來自韓國的江南Style和日本大叔的PPAP嗎?

 

在蘇姍娜唱到最後一首歌的時候,我俏俏的離開了咖啡店,漫步在街道上,腦海裡被蘇姍娜的音樂旋律佔據著,她寫的歌,抒情慢板是蠻不錯的,很能讓人一聽就進入她的腦袋之中,而這個時候,我的腦袋,卻離不開她彈結他的時候的震撼情景,我看,她沒D都有Double C...

 

跟蘇姍娜學習結他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畢竟老師是個後生女,如是者,我展開了一種規律中帶著不規律的學習環境,每星期總會跟她上結他課,除了她會出Show需要改一改上課時間之外,偶爾我上班晚了點收工,或是和Catherine(或其他女孩)有街去的時候,也要提出改期改時間上堂,還好她不算多學生。而我和她的師徒關係,亦學始熟絡了,大家有講有笑。

 

就在周六的晚上,本來我和蘇姍娜約了上課,但吃完晚飯上到樓上的時候,卻沒有人應門,我Whatsapp她也沒人覆,只好回家打飛機(新一集Ace combat)過了兩個鐘,她才回我Whatsapp。

 

「Sorry我唔記得左今日上堂...」蘇姍娜回我說。

 

「無事喎,我地改過第二日吧?」我說。

 

「我呢幾日都忙,如果可以的話,現在過來OK嗎?」她問道。

 

我看看環境,Catherine去了和朋友食飯應該有排都未返,我一個人在家也On99,所以就答應去上堂了。

 

「真係唔好意思,剛剛江湖救急,幫個朋友頂了一個Session做生日晚宴...」蘇姍娜腳步浮浮的說。看來,她在那裡少不免也和主人家乾了幾杯...

 

「無問題,你唔怕太夜的話我都無所謂...」我說。

 

「你入去Tune住結他先…我找點東西吃,剛剛空肚飲酒...妝都未落...」她看來已經醉了,覆我Whatsapp上堂也可能是本能反應...

 

我正在專心地Tune結他,身後就傳來衣櫃開門閂門的的聲音。

 

「呀~~好熱...點解屋企咁鬼熱...」她在我身後叫出來道。

 

接著,就就聽到衣服落地的聲音...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9年01月31日

魚涌食記-成人結他班

Image-156-31-01-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99

 

因為留意到我屋企樓上原來有得學結他,我二話不說,就踏上門報名學了,約都無約過。

 

亦因為失驚無神就敲門的關係,蘇姍娜只圍著一條沖涼大毛巾就開門給我了。

 

「怎麼會是你?」她有點被我嚇親。其實我咁樣做,有少少係想報番佢無啦啦敲9我門話我搞野太大聲的仇。

 

我當然趁機打量著她那白滑的皮膚,玲瓏有緻的身材。

 

「我呢...其實呢...衣家得閒學結他,所以就走上來看看點樣操作。」

 

「乜點樣操作?」她一臉不解地道。

 

「即就咁,通常女仔著到咁,我唔係幾好意思問佢地幾錢...」我抓抓頭,笑笑口地說。

 

蘇姍娜聽畢,滿臉通紅,既生氣又尷尬。

 

「你當我係乜?」她生氣地問道。

 

「就係唔敢當你係乜先咁樣問你...」我說。

 

可能礙於上次的事件,我語氣上對她有點不客氣。

 

「入來先講吧!」她說,始終,圍著沖涼毛巾在門口和陌生男人傾計,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我隨即跟了她入去,讓我大開眼界。我和她的單位基本上是同一個,但這裡的業主卻巧妙地將大門內的一個小小的空間弄成一個小玄關,分割成為兩個小單位的入口。講室內設計裝修工程,香港人真係無得頂。

 

就在我左顧右盼的那一瞬間,蘇姍娜就已經衝回她的浴室穿上衣服去了。

 

「很快就出來了,你等...等等」蘇姍娜說道。

 

可能我的出現是在她的意料範圍以外,她也沒有在衣著上有太大的準備,當她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只穿上單薄的一件白色緊身T-Shirt和短粉紅色牛仔褲,將她豐滿的上圍凸顯了出來。

 

「我教結他每堂350蚊一個鐘,如果你ok的話,我們現在開始上堂吧!」她說。

 

老實講,350蚊算係乜野錢,起呢個環境之下,假如她打死狗講假的話,隻狗都唔算係貴。記得以前我學過幾堂的一個光頭佬阿Sir,教得麻麻的,都收我三舊,更何況這個Miss她假假地都算係一個文青女歌手?

 

「好呀,無問題呀,就咁決定,我每個月交學費?」我問道。

 

「四堂四堂咁交吧,跟住每堂咁扣,有時我在出面開工上唔到就盡量約時間補堂,你知,我有時需要出show...」她說。

 

「好呀,梗係無問題,你出show出得密嗎?」我隨口問道。

 

「唔密…」她無奈地說。

 

「呀…你呢度個業主都分得個單位幾靚喎…」我試圖扯開話題。

 

「係…係呀,個業主將個單位一分二得黎算係有良心,包傢私同基本電器,有獨立廁所淋浴間...」她說。

 

「裝修同傢私都幾襯色喎,個櫃業主送架?幾靚喎...」我行近一個小櫃說,「間隔仲夠高可以比你擺到d樂壇大獎...」我看著她櫃上碩果僅存的三個獎座,說。

 

「係呀...業主送的」她有點不耐煩的說。「如果可以的話學費我收Payme,你有Payme嗎?」她問我說。

 

「當然有,用App過數有曬紀錄,唔驚記錯有無交學費,聰明!」我讚她說。

 

「呀!點解...」我指住櫃上的獎項,「點解呢個頒獎典禮的新人獎...你2015年拿過,2017年都有一個?」我不解地問道,畢竟,新人獎,理論上每個歌手都只能拿一次,因為新人只能做一次...

 

「這個...嘛...」她看著我指著的那兩個新人獎,說,「我其實…」

 

「其實乜呢?Miss時?」我問道。

 

「我...在2017年先至以蘇姍娜這個名出道...」她說,「這個唔係太多人知道,連Wikipedia都無刊載的。」

 

後來我發現,她真的沒騙我,因為在Wikipedia上面根本連蘇姍娜這個歌手的資料也沒有,唔信的話,讀者們大可自己上網Check 一check。

 

「你問夠未?得的話拿個電話出黎,我地過完數就開始上堂啦!」看得出她有點不耐煩了。

 

就在Payme過數的時候,她問我道:「你想學木結他嗎?」

 

「乜有其他結他可以學?」我問道。

 

「仲有電結他我都可以教,彈法有點兒不一樣。」她說。

 

「那我可以學埋嗎?」我問道。

 

「當然得,比學費加堂之嘛!一堂個半鐘,但呢半個鐘收平少少,齊頭數$150得啦~~」她說。看來她很缺錢用,否則不會像一個賣唔夠sales quota的Sales在up-sell自己個客。

 

「好啦,咁我過多六舊水比你」我一邊篤電腦一邊的說。「那我們可以開始上堂啦嘛?」我問道

 

「梗係可以,坐這邊吧...」她在客廳內騰出了一個小小的角落,擺滿了樂器和拍攝的器材。

 

「我作曲練歌開Live同上堂都是在這裡。」她說。

 

這個小角落剛剛夠坐下兩個人,坐下後,蘇姍娜拿了兩支結他出來

 

「我家裡就這兩支結他,都上堂電結他的時候就輪流交替用吧!」她說。說畢,她就拿了一支木結他給我,自己掛上了電結他,將喇叭教到清聲,接上電結他。

 

「梗係無問題啦!」我說。

 

「好吧,那我們來上課吧!假如你之前學過一些結他,彈一些你識彈的歌吧!」蘇姍娜說。

 

我看她掛結她的方法,因為方便我看她的Fretboard的關係,她將結他掛得很高很貼身,而像很多電結他一樣,蘇姍娜的電結他剛剛好有一個弧度凹位,而蘇姍娜則在不知不覺之間,將她的右邊胸掛了上去,被這個弧度承托著。

 

「你個F chord按錯了,不是這樣的,木結他的話,比較難,不過有其他的按法...」蘇姍娜認真的在指導著我之前學過的基本技巧,而我則眼睛離不開她把豐滿的胸部掛在結他上的畫面。

 

「唔得呀,掃Chord隻手應該放鬆,同埋唔好用咁多手腕力,由個G chord轉去F Chord手指應該咁樣...」蘇姍娜一邊掃Chord,結他上的胸部就抖得越來越厲害,而更在不知不覺間,她的緊身白T-shirt開始展現到她突點了。

 

點解佢個Lin會忽然間硬起上來的呢?

 

「看清楚了沒有?」她問我道。

 

「還沒…你再掃掃看!」講真,真係唔係好睇得清楚...佢個乳頭。

 

「你到底睇緊邊度?!」她問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9年01月17日

魚涌食記-後面上面

Image-155-17-01-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95

 

「後面!後面!」Catherine心急地要求道。

 

「真係後面?好窄架喎...」我懷疑地問道。

 

「後面!後面!」Catherine堅持地叫道。

 

「那好吧...後面就後面啦...」我無奈地說。

 

「後...面...啊!」Catherine冷不妨的叫道。

 

讓我說清楚一下狀況先,我們當時的環境是在巴士上層,Catherine一上到來仔嚷著要坐後面,而一向坐慣前面的我,不喜歡後面的座位硬係唔係好夠Leg room,之後,爭執了一陣子,巴士開了,Catherine冷不防一個站不穩,跌坐了在後面的坐位上。

 

「都叫左你唔好坐咁後架啦,你睇,一開車就失重心跌低了...」我坐到Catherine旁邊擁著她說。

 

「有哥哥你錫住我,跌多幾次都唔怕啦!」Catherine親了我面珠一口,說,看得隔鄰座的師奶目瞪口呆。

 

「我其實唔係佢親生哥哥...」我細細聲同隔離個師奶說。

 

「變態...」那個師奶細細聲的說,Catherine聽到之後笑笑口地抱著我的手臂,望住那個師奶。最終,那個師奶頂唔住,坐到車頭位置去,無眼屎乾淨盲。

 

「阿妹...」我開口道,其實有時,我幾享受有個這樣的妹妹,所以在街上,有時我也會叫她做阿妹。

 

「乜事?」Catherine問道。

 

「你覺得我應唔應該再去進修一下結他?」我問道。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用結他掃幾個chord,彈幾首歌仔的話,我係OK的,但我在讀完書之後就無再玩結他,所以技術仍然維持在掃幾個chord,但好可能已經連一首歌仔都彈不了。

 

「彈給我聽嗎?」她問道。

 

「彈比牛聽。」我說。

 

「牛是我嗎?」她問道。既然問到咁督,我唯有無奈地點了點頭。

 

「哈哈!太好了!好開心!」Catherine天真瀾漫地露出天真的笑容出來。Catherine最得人驚之處,是她假起上來,會讓你以為佢好真,假如你真的相信她的話,少年你太幼稚了!

 

「咁你會去邊度學?我又要學!」Catherine說。

 

「無呀,我行行下街見到有張街招話在附近有得學,咪順手睇下lor,不過你都係唔好學結他啦,彈得多手指頭會生厚繭的...」我說。

 

「係喎...隻手唔靚喎...咁我學乜樂器好?」Catherine問道。

 

「吹簫...你唔使學,不如學打三角鈴丫!」我說。

 

「甚麼是三角鈴?!」Catherine問道。

 

「三角鈴你都唔知係乜,咁就對了,遲少少你去睇下邊度有得學打三角鈴啦一於!」我說。

 

而我確實相信,當她發現原來呢個城市係找唔到一處淨係教打三角鈴的地方後,佢已經對學樂器失去興趣了。我地的生活就係咁,充滿住老點。

 

至於我怎樣報名學結他這件事,又是一個充滿住情懷的故事。話說,上次被那個住在我樓上的人無啦啦走落黎鬧我同Catherine在家中搞野太大聲,她的態度引致我很不滿,所以我在家中想著想著,越想越火,一知道她在我樓上開班教結他,就Add了傳單上的whatsapp號碼,不過,一劈頭就被問我:「你乜事呢?」

 

又會咁無禮貌都有的...

 

「你又乜事呢?」我理直氣壯的問返佢轉頭。

 

「找我是否關於音樂工作?」對方問道。

 

「學結他算唔算?」我問返轉頭。

 

「算!算!」她搶著說,「幾時想學?」

 

「依家丫!」我說。

 

「咪玩啦...」她回我說,「一堂幾多錢幾分鐘你又未知,你有無天份我又唔知...」。

 

「咁你一堂收幾錢?」我一路行樓梯上樓,一路問道。

 

「一堂45分鐘,成年人收三百,大學生或以下收二百五。」她說。

 

「Ok no problem,我就到啦,準備開門啦!」我回她說。

 

「咁快?」她說。

 

只怪街招上所寫的地址那麼詳盡,讓我知道對方一定是蘇姍娜這個住在我樓上的文青系女歌手。

 

話都未講完,我就已經在敲她的大門。亦因為係失驚無神的關係,前來開門的腳步聲有點急促。

 

眼前的,當然就是之前拍曬門話我在家中扑野扑得大聲的那個蘇姍娜。

 

「怎麼會是你?」她看到我驚訝地說,這個時候,我留意到,她身上沒穿衣服,只圍著一條沖涼大毛巾...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9年01月10日

魚涌食記-唔好咁大聲

Image-154-10-01-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90

 

2018年尾,我和Catherine過了一天很勞累的Boxing Day,因為在Catherine的眼中,Boxing Day等同於「扑聲Day」,要扑得大聲...

 

呢隻食字小惡魔...

 

就係因為咁,我們惹到鄰居不滿了,搞到有人敲門興師問罪。

 

到了下午,我擁著Catherine安坐在沙發睇電視,忽然有人敲門...

 

「請問你地扑野可以唔好咁大聲嗎?」她斬釘截鐵地問道。

 

問得這樣直接,搞到我想同佢講句 Happy New Year都無從入手...

 

仔細看看這個女生,大約未夠1米6的身高,個子不算高大,卻眉清目秀,一身文青的素色系打扮,一頭短髮染的倒很亮麗動人。

 

「我今朝原本在Facebook上面直播拆禮物呀!點知你起樓下扑野扑到鬼死咁大聲,入曬咪,叫我點做直播呀?!」她托一托鼻樑上的文青眼鏡,說。

 

看著她這個急性子,本來我想講句So99y,之後閂埋門就算,但下意識叫我不如同佢玩下野,不要咁快收佢皮...

 

你直播,大曬呀?

 

這時門口的角度,她應該看不到Catherine,所以我在門後向她打了一個手勢,讓她躲起來。

 

「無喎,呢度得我一個人住,唔信你入黎睇睇?」

 

眼前這個女仔聽畢有點愕然,用著一種帶點懷疑的眼光向我上下打量了一下。

 

「你...真係自己一個人住?」她問道。

 

「係呀,唔信你入來看看!」我知道Catherine已經躲起來後,直頭讓開個身體讓她入來看個清楚。

 

「拿...我入黎望下架咋...」她說,接著探了頭進來我家,四處張望之後,說:「睇你屋企又唔似一個變態佬...」繼而整個人踏了進來我家來。

 

「你...你呢個單位幾錢租?」她問道。

 

「我買架,所以唔知。」我說。「你都係同一個單位?」

 

「算係啦,我就在你樓上,那裡個業主將個單位一分為二,租左比我同另一個住客。」她說。

 

「咁你格離個住客會唔會好嘈?係咪佢呀?」我打蛇隨棍上的說。

 

「絕對無可能,業主話我另一邊個租客返夜班,日頭係訓覺時間,日夜癲倒...」

 

「咁...可能係你樓上呢...」我說。

 

「呢個我唔清楚...有時樓上樓下又真係幾難分...」她說。「呀!乜你都聽黑膠碟的嗎?」她看到我放在客廳一角的黑膠碟Collection同埋唱盤等音響組合。

 

「聽少少啦,有個做音響的朋友放了一個靚唱盤在我的家,之後我就越配越多野...」

 

「睇你成套音響都幾貴...」她看著我那套音響說。

 

「算你識野啦,唔係起HMV買架,要專登找那個朋友訂的。」我說。

 

從來,賣音響器材都唔愁無生意做,只會愁毒唔毒到你身邊的朋友,幫你買更多的器材...

 

看著她流曬口水,我便想問她是否要放下音樂比佢聽。

 

「呀...我要走了...我要去Rehearsal...既然唔係你就算啦,你同我小心d,睇AV唔好開咁大聲!」她又回復初敲門時的氣焰。

 

「我屋企都無AV...」我說。

 

「係咪你都好啦,同我小心點!」她說,並自己行了出門口,閂了門。

 

就這樣,這個連名都無留低的女文青,就這樣的走了。

 

我望著我自己的門口,呆了幾秒。

 

「哥哥,那不是...蘇姍娜嗎?」Catherine從房門口探頭出來道。

 

「甚麼蘇姍娜?」我不解地問道。

 

「蘇姍娜,那個呢幾年剛出道的女歌手呢??」Catherine說。

 

「這個嗎?我不知道...」我說。

 

其實,我並沒有很流意香港的樂壇,所以近幾年有甚麼歌手出道,我真的原全不認識。

 

「甚麼鬼名字...蘇姍娜...現在大家都興將個英文名直譯成中文來用嗎?」我問道。

 

「不知道呢,她一出道的時候,我也有聽她的歌的,後來好像就沒有甚麼新歌出了...」Catherine說。

 

那也是,在香港的樂壇要做得住賺到錢,不如去賣倫敦金算數。每年有不知多少對音樂有熱誠的年輕人,在這樂壇之中浮浮沉沉。

 

話口未完,Catherine就打開電話,在iTunes上嘗試找出她的歌出來。

 

「比你聽下,有幾首...」Catherine說。隨著動聽的結他intro,蘇姍娜的聲音出現了,老實講,我真係唔係幾聽得明衣家呢一代歌手到底唱緊乜,d音介乎走和唔走之間,懶有性格的,但其實很造作...蘇姍娜就是其中一個...

 

「夠了,我地講返正經事先,呢個蘇姍娜話我地扑野扑得太大聲,咁點算好?」我擁著Catherine問道。

 

「太大聲嗎...咁使唔使扑返細聲d?我ok架...」Catherine用雙手圍著我的頸,面紅紅而雙眼滿帶住期待的問道。

 

「點為之細聲返d?」我問道。

 

「有一個姿勢,是會細聲d的...」她說,接著伸手下來將我的褲鏈打開。

 

.....

....

...

..

 

「唔唔唔...唔唔~~~唔~~~」Catherine一邊咬住我的肩膀,一邊叫道。

 

「呀~~痛呀喂!」我一邊輕輕壓著她在牆邊,一邊抽插她說。

 

但我越係告訴她我痛,她越係咬得我肉緊同大力。

 

「唔唔唔~~唔唔唔~~~唔~~~~~~~」她呻吟道。

 

「你再係咁大力咬,我中出你架!」我恐嚇她說。

 

「呀!今日唔得,不要~~」Catherine終於將她的口鬆開我的肩膀。

 

「啊啊~~~啊~~~」我無咁痛之後,繼續插她,直到想射為止。

 

「搞到人成腳都係~~」Catherine捉住我那剛射完的弟弟道。

 

「至多陣間幫你抹返乾淨」我說,Catherine聽畢,開心地笑了一聲,之後就先用口幫我舔乾淨下面,這個moment,她平時最享受。

 

..

...

....

.....

 

新的一年開始,我特登在元旦之後多拿了幾天的假休息,走在鰂魚涌的街上,沒有平時那麼急趕,我拿著買了也沒怎麼用過的GR相機玩Snap shot,影個不亦樂乎。走到欄杆處,見到一張貼得很工整而又設計得很精美的自製小海報,文青feel,純手工繪畫那隻,上面寫住幾個大字:結他速成班,一個月內必定學識彈三首流行歌!

 

讓我對這小海報留神之處,是它上面寫著的上課地址,那是我家...的樓上...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12月28日

魚涌食記-扑聲Day

Image-153-27-1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85

 

在Richard那個場玩完一大輪之後,我除了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外,更元氣大傷,整整一個星期都一下班就留在家裡休息,和好多香港人不同,這個聖誕,我沒有趁著假期去旅行,鬆一鬆。

 

因為,同邊個去,都係一個問題。

 

「哥哥,為甚麼今年不出去旅行?」Catherine一邊忙著煮飯一邊問我說。

 

「不去了,今年做到咁累,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我隨便回應道。

 

實情,是我之前已經被蚊蚊、琪琪、留美子、Rachel和Summer問過同一個問題,在我想到怎樣和另一個女生去旅行而不用怕無啦啦被人Tag了上FB或被強迫打卡之前(佢地一定會,信我),我的官方答案都是:「今年留港消費。」

 

「其實,你是想在香港陪我吧?」Catherine從廚房探頭出來,兩眼亮晶晶的問我道。

 

「這個...我說不是的話你會信嗎?」對一些不肯定的答案,我從來都係兜個大彎,等佢自己估。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甜甜的說。講真,真係要開始改一下佢在家叫我哥哥的這個習慣,我們沒有任何半點血緣關係,但她就喜歡私底下叫我做哥哥,在陌生人面前叫我表哥...

 

是否因為她一向都缺少家庭溫暖,想有個大哥哥照顧?

 

「你煮緊乜?」我問道。

 

「係你最鍾意食的日式咖哩呀!」Catherine說。

 

在這裡,不妨告訴大家,其實我最鍾意食的,並不是日式咖哩,我只係讓Catherine知道,她煮的日式咖哩我都鍾意食罷了,原因很簡單,日式咖哩,只要睇住個火的話,好難整得差,而且你煮煮下放菜放肉落去亦不會影響口味,最後仲要淨係洗個煲,兩隻碟同兩隻羹就搞定,乾手淨腳。

 

「好了,快來吃飯吧!」Catherine一邊把一大煲咖哩端出來一邊說。

 

「嘩,很香呢!你今次放了甚麼進去?」我問道,急不及待的打開個蓋來看。

 

「今天是12月25日,我們應一應節嘛!」Catherine抱住我,說。

 

「你放了兩隻火雞腿進去呢!」我看著那煲咖哩,說。通常,我們煮咖哩,也會將食材切碎後再煮,但是Catherine呢,她可沒有甚麼刀功,所以當她想放火雞腿進去的話,是原隻放...

 

「對呀!聖誕節要吃火雞嘛!」她洋洋得意地說。我則希望吃的時候隻火雞腿係熟的...

 

「好味嗎?」Catherine和我一邊吃一邊問道。

 

「好好味呀!你甚麼時候煮咖哩煮到出神入化?這次還加了雪藏雜菜入去呢!」我興奮地說,老實講,難怪碟咖哩成陣雪藏味...

 

「就知道你喜歡吃的了!」Catherine甜絲絲的說,一邊呷著我買回來的阿根廷白酒,十分可愛。

 

「來,親一口!」看到她那麼得意,我忍不住要錫她一下。

 

「不親!」Catherine繼續吃她的咖哩。她這個人就是那麼奇怪,應該甜蜜的時候腦子總是在想別的事。

 

「真的沒有?」我問道。

 

「好吧,那是你要親我的哦!」這時她才把嘴巴送過來,我們兩唇相交,這個聖誕節,我們就是一啖咖哩一啖嘴嘴咁過。

 

飯後,Catherine在洗碗,我則喝白酒喝到躺在沙發上,醉薰熏的,等著酒氣消散,但不知怎的,可能這陣子身體極累,合上眼不久就睡著了。

 

ZZZZZZ

ZZZZZ

ZZZZ

ZZZ

ZZ

Z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聽到有音樂聲和小小的腳步聲,迷迷胡胡下醒來了。

 

感覺到有股涼浸浸的感覺,摸一下身上,發現我只穿著背心,下面則甚麼都沒有穿...

 

「搞邊科?尋晚做左乜黎?」我擦擦眼睛說。

 

正當我想R下賓周的時候,我摸到我下面有異物...

 

「WTF?!」我吃驚地道。

 

我再擦擦眼睛,望一望下面,Oh no,點解我下面扯住旗仲戴住個套,兼且有條絲帶綁住左?

 

正當我嚇到唔知點算的時候,我四圍望,望到Catherine睡了在家中的聖誕樹下。

 

「呀~~哥哥早晨!」Catherine feel到我行過來,醒過來了(或者可以說,她之前在扮訓覺...)。

 

「做乜事?你又包到成隻粽咁?」我問道。這時的Catherine,穿了一套紅色綠色聖誕節特別款內衣,仲在自己身上綁了一些絲帶和蝴蝶結。

 

「Catherine你搞乜?」我問道。

 

「今天是Boxing day嘛...所以...」Catherine說,說畢就拿起了音響的搖控器,放了些聖誕音樂。

 

「所以?」我期待她的答案。

 

「所以要拆禮物啦!」Catherine接著在地上爬了過來,一把抓著我的小弟弟。

 

「為甚麼會戴住個咁顏色的套的?」我問她道。

 

「這個是聖誕的綠色嘛...應下節不好嗎?」Catherine一邊拿著我的那話兒一邊開心地道。

 

「那你當我下面係禮物嗎?」我問道。

 

「你話呢?」她一邊問,一邊幫我下面拆絲帶。這個時候,我發現,Catherine的歌單上正在播放的歌,是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喂...有無老土D呀?!

 

「Anyways...這這個套套...」我問她。

 

「當然是當花紙一般,可以掉左佢啦!」Catherine說畢,就伸手過來想將我弟弟上的套套拿掉...

 

「死火...Size有少少緊...」她作狀地說。

 

去到這裡,我覺得有點奇怪,一般女仔來說,正常程序她們都是幫手戴,好少可是在搞野之前除套...

 

「呀...小心點,你D指甲,拜託!」我被她的指甲刮親,痛痛地說。

 

「Sorry呀...我試下Chok多幾下會唔會易甩D?」Catherine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道。

 

「這個...應該唔會...」我說。他,從來只會越來越大的份兒。

 

「好吧...那我唔拆住,Alan哥哥你也來拆你的禮物吧!」Catherine說。

 

「禮物在哪?」我問道。

 

「在這裡呀!」Catherine指著她的內褲說。在她的敏感位上,她自己貼了一個絲帶結的裝飾上去。

 

「這個...是我今年的禮物嗎?」我問道。

 

「你揭開個絲帶結看看~~」Catherine笑說。

 

我這就伸手過去將她小褲褲上的絲帶結裝飾撕走,隨即,她的小褲褲就開了一個洞口出來,讓我和她的妹妹打了個照面。

 

「哥哥這是你的聖誕禮物哦...快點...人家開始濕了...」Catherine這時說。

 

「咁你想我點?」我問道。

 

「我們的聖誕禮物要不要交換來玩一下?」她面紅紅的問道。

 

其實,交換聖誕禮物呢個習俗在我小學甚至乎係幼稚園的時候就已經有,我一直都覺得是一個很無聊的舉動,因為你(父母)花時間精神和金錢買了一份自己喜歡的禮物,之後要同人交換,換一分自己一點都不喜歡,甚至係cheap到爆的禮物,這樣,公平嗎?

 

但是,這個情況,我有點想睇下究竟可以點樣交換來玩...

 

「咁...點樣交換來玩呢?」

 

「這樣,你拿著我的聖誕禮物...」Catherine說著,將我的手握著自己碌9...

 

「自後,我又將你那塊開始有點濕的聖誕禮物打開...」Catherine說畢,用手指輕輕撥開她的兩片粉紅嫩唇。

 

「你可以將我的聖誕禮物輕輕的放入來嗎?」Catherine給了我一個近乎是哀求的眼神。相信在這個時候,應該沒有人會對她say no。

 

「是...這樣嗎?」我問道。

 

「對...對~~~進來吧~~~輕一點...」Catherine說。

 

就這樣,我拿著Catherine的禮物,放了入我自己的聖誕禮物入面。

 

「啊~~!!!」Catherine大聲的叫道。

 

「怎樣了,痛嗎?」我緊張地問道,因為平日好地地同佢搞野佢都無叫得咁大聲...

 

「不...繼續~~啊~~~啊~~~」Catherine繼續大聲的淫叫著。

 

「那...我不客氣了...」老實說,因為在如此的淫蕩氛圍,客氣的話,好對唔住自己。

 

「啊~~啊~~啊~~啊~~啊~~」Catherine順著我的節奏大聲地叫著,搞到我有少少想不如在家中裝些隔音。

 

「好舒服~~哥哥~~大力點~~」Catherine也用力地配合著我的抽插。

 

「呀~~我也好舒服~~」我也一起叫起來了。

 

「講...你愛我...」Catherine看著我的眼睛說。

 

「你愛我!」我想了一想之後說道。

 

「啊~~衰人~~」Catherine被我耍了一下,立時轉過身來,背著我。

 

「那我又不客氣了!」這次,我從Catherine的後面進攻。

 

「誰讓你這樣?!」Catherine被我偷襲成功,驚慌地說。

 

這個,我用猛烈的前後動作回答她。

 

「啊~~啊~~快點~~快點~~」Catherine呻吟著,而我們的身體亦因為相撞,而發出有節奏的拍拍聲,跟屋內的輕快聖誕音樂同beat。

 

「射...射吧...我想要...」Catherine說,今天她有點怪,因為很少會聽到她會叫我早點射的要求。接著,她轉過身來,一手足著我的弟弟,將套套脫去,一邊用手幫我打,一邊用舌頭在舔我的龜頭。

 

「呀~~正...」我十分享受她這個舉動。

 

「給我...濃濃的...」Catherine一邊在幫我打一邊說。

 

「來了...快...呀!!!」我忍不住,按著她的頭,將我那濃濃的...而Catherine也按奈不住,當「頭一浸」射了在她的面上之後,她立即張開口將餘下的都吸啜了出來。

 

「呀...你再係咁樣吸...我會虛脫...」我說。

 

「但這是...我最好的聖誕禮物!」Catherine把口中的東西吞下後,說。

 

「仲想要嗎?」我問道。

 

「要等到下個聖誕嗎?」她問道

 

「等十五分鐘吧...」我笑說。

 

就這樣,我和Catherine就過了一個扑得好大聲的Boxing day….

 

到了下午,我擁著Catherine安坐在沙發睇電視,忽然有人敲門...

 

「哥哥你去應門好嗎?我無著褲...」Catherine說。

 

聽著那敲門的聲音,我感覺到對方好像好唔耐煩。

 

當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門縫看看到底是誰敲門的時候,我有點突然,因為敲門的,是一位女生。

 

「請問你地扑野可以唔好咁大聲嗎?」她斬釘截鐵地問道。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