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8日

魚涌食記-名人雲集

Image-149-08-1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64

 

當真蚊蚊遇到假蚊蚊,勢估唔到,後果會係一場溫馨感人的親子重聚。

 

不過也很難怪,一手造成蚊蚊今天的傲嬌公主性格的,是她的父母。她媽媽(真版冰冰)在蚊蚊懂事後就離開了蚊蚊,而爸爸Richard是一個育兒的反面教材(唯一的優點就是有錢),再加上他爸媽兩公婆夜晚搞野唔鎖門...蚊蚊長成像今天這樣,實在很正常。

 

這些都是我和雪雪和霜霜一起換衫時她們告訴我的,看來這孖生姊妹,對她們老闆女的認識,幾深。亦可見到Riona這個Creative Director,對這裡所有人的背景都研究得一清二楚,果然是日本人...

 

就在我們換完衫後,Riona出現了,並想帶我到他們俱樂部的另一個地方。

 

而這個舉動,是衝著我那因為蚊蚊的介入,而oh hold住的一發而來的。

 

看著Riona甜絲絲的笑容,我被她融化得只有跟著她去哪裡都好的份兒。她曾經是顏值地表最強的日本愛情動作片天后,我都是因為她那封面而買了很多DVD,在旺角某著名賣高仿日本電影的商場花了好多張紅衫魚(大家還記得那句經典的廣告宣傳語嗎?四樓有四仔,四仔無格仔)。

 

我拖著Riona的手,讓她帶我去甚麼地方都好。

 

我看著她,給了她一個安詳的笑容,老實說,在我所認識的女生之中,Riona是最能給我感受到安全感的一個。

 

「覺得這裡的設計怎樣?」她問我道。

 

「很有心思,亦很癲。」我如實地告訴她,「不過這亦是這裡成功的地方,一定能幫Richard賺到很多錢。」我如直的告訴她。

 

「是的,當Richard通知了客戶我參與了這個計劃之後,這裡的booking立即就full了,而我也立即得了一大堆客戶的檔案要跟進。」Riona說,「畢竟,這裡的生招牌是私人訂製項目。」

 

說到這裡,剛和我們擦身而過了一個人,Riona恭敬地和他打了一個招呼,不過他則低下頭點了點頭就走了。這樣的人,我還沒怎麼為意,也和他點了一個頭,但過了兩秒,我就呆了一呆。

 

「剛才那個...」我聲音有點抖。

 

「對的,他是城中其中一位富豪的大公子。」Riona說。

 

「他也來這裡?!」我驚訝道。

 

「我只可以說,Richard的人脈真的很廣」。Riona說。

 

「他玩甚麼?」我這時八掛起來了。

 

「這我可不能告訴你,我們簽了客戶保密協議書的。」Riona道。「不如你集中精神應付接著下來所發生的事吧,我需要你...專注」

 

「乜事?」我問道。

 

我們走到一道小門之前,Riona停步下來,說「這門很重,麻煩幫我推一下。」接著就把門的把手拉下,讓我推了一下。

 

那是一道隔音門,因為在門內灌了砂石的關係,特別重。

 

我接著運勁將門一推,自己也半隻腳踏進了房間。其情景,讓我驚訝。

 

這是一個拍攝Studio!

 

現場很多反光板,射燈,還有攝錄機,無錯,這絕對是一個拍攝Studio!

 

「Riona姐姐!」這時從某塊反光板之間傳了一把女聲出來。

 

「森木妹妹!」Riona回應說。

 

「人帶來了嗎?」這女生說,接著,一個俏麗的身影走了出來,頭戴cap帽,網球外套,再加一個大耳機,這個女生也真的型得很有時尚風格。

 

「帶來了,Alan哥哥,給你介紹,這是我們新請回來的導演,森山美步小姐!」Riona說。

 

「森山小姐你好。」我禮貌的和她打招呼。

 

「Alan先生你好!」森山小姐也向我行了一個簡單的禮。

 

「Riona你們在這裡搞甚麼?點解有埋導演?」我問道。

 

「這個嘛,等一下你就明白。過來這邊先躺一下吧!」Riona說,接著,她把我引到Studio中間的白色大沙發上,「你先稍等一下」,她讓我躺起來,自己則走了開去,接著,森山小姐就走過來了。

 

「Alan先生,等下辛苦你了,先把衣服脫下來吧。」她說。

 

「甚麼?」我有點不懂,為甚麼要脫衣服,難道又玩甚麼場景?

 

「要我幫你嗎?」森山小姐問道。接著她把帽子脫掉,頭髮散了出來。

 

「你是...」我看著她的臉,帽子脫掉後,露出一頭染得漂亮的金髮,再加上她那對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覺得她有點面善。

 

「你不就是...早乙女...」我好像想出來了!對!她就是早乙女...

 

「叫我美步吧,這是我原本的名字。」在我面前的,也是一名剛退下火線不久的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演員!雖然沒Riona那麼有名,但仍是很多人念念不忘的肉體...

 

「好吧,美步,真想不到能在這裡見到你!」我說。其實不難理解,她是Riona同一事務所的好姊妹,退休後當然會有聯絡。

 

「你今天的角色是扮演導演嗎?」我笑說。

 

「不,我真的是這裡的導演!」美步說。「我大學是讀電影系的,沒當演員之後,自己開了一家小小的製作公司,不過礙於之前工作身份的關係,生意不太好,就在最危急的關頭,Riona把我召過來了。」

 

當然,這是Riona獨特的網絡。

 

「那,你是這裡真正的導演的話,我又是甚麼?」我問道。

 

「你是演員。」美步斬釘截鐵的說,接著,把自己身穿的外套脫下...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11月02日

魚涌食記-真蚊蚊

Image-148-02-1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59

 

冰冰、雪雪,和霜霜,都是水的形態,亦是Riona一手調教出來的秘密武器。想不到,冰冰原來是Richard死鬼老婆的翻版,而冰冰後生的時候,和現在的蚊蚊,差唔多一樣樣。

 

以上的一段文字,是當Richard在幹著冰冰,而我又見到門口站著一個真蚊蚊時候所想到的事情。

 

這個時候,Richard一邊抓著冰冰的屁股,一邊用盡下身的力量猛推,而冰冰亦順著他這個勢在啊啊啊的呻吟著,狀甚享受,兩個看來感覺不到有幾出事。

 

而我呢,則趁冰冰張大個口的時候,把插了在她口中的那話兒趕緊拿了出來,免得被蚊蚊看到這個尷尬的場面,畢竟,身旁被插到爽歪歪的這個冰冰,外貌像極了蚊蚊。

 

我用手蓋著自己的那話兒,站在Richard和冰冰面前,看著Richard和冰冰的一場好戲。

 

「啊啊啊~~~Richard,大力點~~~大力....點~~~啊~~~」冰冰叫道。

 

「老婆呀~~~我愛你呀~~」Richard一邊推一邊大叫道。

 

我看看蚊蚊那邊,她鼓埋泡鰓,滿面通紅,眼淚也快要流下來了。

 

「呀…Richard,你個女起門口睇緊...」我不得不開聲提點一下Richard。

 

「啊~~啊~~老婆~~我就黎射~~~」Richard大叫道。

 

「射~~~射進來吧~~Richard!」冰冰咬緊牙關的叫道。

 

「老婆啊~~~」Richard提高把聲八度怪叫了一聲之後,就成個身軟了下來了,好明顯,如果你話這一幕是重演蚊蚊的製造過程的話,我會信。

 

「你們...」蚊蚊的眼淚好像hold唔住了...

 

我看這個情況,如果蚊蚊真正爆起上來的話,真係神仙都難救...我使唔使走開少少先呢?

 

說時遲,那時快,蚊蚊真正崩潰地哭起來了。

 

「媽媽~~~」蚊蚊一邊爆哭,一邊跑到Richard+冰冰身旁(這樣寫,是因為他們兩個事實上還兩個body連在一起)

 

「媽媽我好掛住你!」蚊蚊這時擁著冰冰她赤裸裸的身體說。

 

遇到這個情況,莫講話係冰冰,就連我這些見慣風浪的,亦都唔知點算好。

 

不過,這時,冰冰伸出手來將手臂圍著蚊蚊的頸,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抱。

 

這時蚊蚊就更加是淚如雨下。

 

「Money...你...」Richard射完之後,終於回過神來。

 

「爹爹...這是媽媽...」蚊蚊哭著跟Richard說。

 

「女,你很久沒有叫我做爹爹了!」Richard滿臉感動的說。

 

相信,每個孩子上了中學之後都唔會在叫自己老豆做爹爹吧...

 

「爹爹...」蚊蚊也擁著眼前的冰冰,眼淚像倒水一樣從她明亮的眼睛中落下,實在是我見猶憐。相信,這是被蚊蚊那小公主的外表所包裹著的真性情,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很正常地需要母愛的女孩子。

 

「這個...是...我對你媽媽的思念,Money!」Richard說。「你不會怪爹爹這樣做嗎?」

 

「不...爹爹...我沒有怪你...」蚊蚊邊哭邊說。「爹爹你這樣做我反而高興...因為,我想爹爹時刻都記掛著媽媽,而不是和其他後女人鬼混...」蚊蚊說。

 

難怪蚊蚊從來都不喜歡Richard依家條女,小薇。

 

「Money你無怪爹爹就好!」Richard這時抱著蚊蚊和冰冰「兩母女」,感哭流涕,悲喜交雜,孝感動天,燒鵝鹵味。

 

見到這個情況,尤其是我從來都無見過蚊蚊笑得咁開心,決定唔阻佢地一家團聚,就比了個手勢雪雪和霜霜這對孖女,大家輕輕的拿回衣服,離開這個房間。

 

我們三個人一起在旁邊找到另一間吉房,就走入去穿回衣服,而換衫,如果成班人一齊換,可以好Odd,這時雪雪就打破了大家的沉默:「其實,冰冰姐姐這個設定,除了是Richard老闆他自己的喜好之外,也是Riona老師按照著蚊蚊小姐的經歷去作調教的。」

 

「此話何解?」我問道。

 

「其實蚊蚊小姐她小時候常常會在夜晚偷偷打開爸爸媽媽的睡房門找爸爸媽媽陪睡,話說有一次,蚊蚊小姐又再一次亂撞入爸爸媽媽房間,當時場面正正就好像剛才他們那樣,在床上搞緊野,蚊蚊小姐當時嚇得尖叫起來,之後她媽媽就為了這件事開始和Richard多了鬧交,最後他們更分開了,分開了無幾耐,她媽媽就患上重病,救唔返...」雪雪道。

 

「那,蚊蚊Richard都是因為這樣而內咎?其實都係小朋友夜媽媽見到自己父母起度搞野姐...」我說。

 

「這個嘛...可以說,Riona小姐在設計我們的姐姐時,花了很多心機。」霜霜道。

 

「對了,說起Riona,她現在人在哪?」我問道。

 

「她在幫你準備之後的活動呢!」霜霜說。

 

「有甚麼好準備的?」我笑說。

 

「這個問題,留待她答你吧。」雪雪向我打了個眼色,我一時不為意...

 

「想知道就跟我來吧!」Riona不知怎的,站了在我們身邊。

 

「呀,你來了,咁講真,跟住你有乜著數先?」我打趣地問道。

 

「你剛才和冰冰的那一發,還未出來吧?」Riona問道。

 

「你點知的?」我驚訝地道。呢度好肯定係裝了好多閉露電視...

 

「這個你不用理。」Riona說,「但你現在跟我來的話,肯定有你好受!」她看著我,甜絲絲地笑著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10月26日

魚涌食記-笑呵呵

Image-147-26-10-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52

 

眼前的女孩冰冰,像極Richard自己個女蚊蚊,但原來那是Richard自己「人工培植」出來的代替品。

 

「Alan你幫我試試冰冰,看Riona將她調教的像不像?」Richard說。

 

原來他之前叫我來試鐘,是試她。

 

Richard說畢,就將冰冰身上的浴衣脫了下來,推到我面前。

 

由於素未謀面的關係,她一臉害羞地用她那對大...眼睛看著我。

 

「你...你好...」冰冰含羞答答地和我打招呼。

 

老實講,現在眼前這個冰冰,真的九成半似蚊蚊,唯一的不同,是頭髮的長度,和冰冰比較好肉地少少。

 

「搞乜呀你地,咁見外的,我地呢度的培訓係點架?」Richard好像有點不耐煩的說。

 

「是的,對不起!」冰冰見狀,立即向我擁抱過來,用她豐滿的上圍包裹著我。

 

「好好服侍我這個貴賓!」Richard說畢,徑自在床邊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而雪雪和霜霜則一左一右地光著身子被Richard左擁右抱,看著他這樣,真的很爽。

 

「Alan哥哥,你怎麼只掛住看他們了?」身旁的冰冰一邊親我的頸項一邊說。

 

「呀...對不起...只是無啦啦覺得Richard佢有少少變態...」我說。

 

「我們倒覺得,沒有甚麼大不了,這裡嘛,只是一個讓人尋開心的人間仙境...而已。」冰冰說,接著,就用她的腳,撐開我的雙腿,開始把頭埋在我的兩腳之間。

 

「嘩...Alan哥哥...你好...」冰冰說。

 

「是否很少見呢?」我問道。

 

「係要去外國先會遇到...」冰冰說。

 

「那你好好享受。」我說

 

「你唔好亂動啦!打親我了!」冰冰說。

 

眼前這個冰冰,雖然樣子整得都有九九十十似,但和她溝通之下,就知道不是蚊蚊,蚊蚊她那種小公主的氣場,自然得來不做作,這不是細細個就含住金鑰匙出世的人,是不會有的。

 

而我亦都好肯定這個冰冰她應該是含住其他野長大的。

 

「呀...嘩...」我驚歎於她那櫻桃小嘴的威力,因為我剛剛才火山爆發完沒多久,下面就已經被她的小咀弄醒,生龍活虎。

 

其實我好想問佢一句,冰冰真名係咪叫阿萍?

 

對,有Riona在執教,Richard這個場應該無一個人係唔識吹蕭。

 

冰冰的小嘴和舌頭就這樣的在我弟弟上遊走著,不亦樂乎,不過既然Richard今日要我來幫手試鐘,我不能甚麼也不做,反正我和蚊蚊一直以來都是你來我往,故此,我將冰冰拉了起來,將她推到床上。

 

「那我不客氣了!」我對Richard說,接著就壓住冰冰,在她的身上不停的吻著,一邊大力的索氣,品嚐這女孩子的肉體。這個冰冰,在氣味上和蚊蚊真的真假難分,蚊蚊身上的那股香味,和那緊緻的皮膚,冰冰身上也有,而要不是冰冰好肉地的有點明顯,我會以為我眼前的,是蚊蚊。

 

「濕...濕了...Alan哥哥...」冰冰用手按住自己下體,說。

 

「那不就代表我可以進入了!」我告訴冰冰,「因為我不想弄痛你...」

 

聽畢這一句說話,冰冰的身體很明顯的顫抖了一下,「親愛的,謝謝你!」冰冰說,接著緊緊的抱著我的身體,而我也順著此勢,插了進去。

 

「啊~~」冰冰一邊感受著我那硬成一條的體溫,一邊輕輕的叫道。而我也特別慢慢的前後抽送,盡量去感受抽插冰冰的感覺。

 

「頂...乜同蚊蚊咁似...」我說。

 

「那就要多謝Riona小姐之前和蚊蚊做了詳細的調查...」Richard說。

 

「連佢有幾窄都知?」我問道。

 

「這個是重點需要調查添啦!」Richard,他旁邊的雪雪和霜霜,則在旁偷笑,而且完全沒有打算去著返件衫,以舊赤裸裸地依在Richard身邊趣暖。

 

「係咪好得呢?」Richard問道,「係咪插落同蚊蚊差唔多?」對了,Richard就係因為他和蚊蚊的關係,對蚊蚊的內裡,不是太清楚。

 

「Uncle...呢個問題...真係差唔多。」我說。

 

「如果係咁就好了,我會少好多問題,又同一時間賺多好多錢!」Richard說。看來,還真的有蠻多城中富豪向他詢問蚊蚊的價格。

 

當然,調教成點,我只有「好」或同「唔好」這兩個答案,而且我也沒空去好好做這個包膠,所以那不是我的問題。當我插到差不多的時候,和冰冰轉了個老漢推車的體位。

 

「啊~~啊~~大力點~~~Alan哥哥...」冰冰邊呻吟著邊要求道。

 

「好~~大力點~~~」我邊說邊大大力的用我下面頂冰冰的那裡,搞到我聽到有水聲。

 

「Alan你知唔知,依家睇住你同冰冰做,我有個錯覺,你係起到搞緊我妻女...」

 

「Richard兄...我...」我本來係想叫佢收聲,但這時Richard竟然吟起詩上來了。

 

「任人妻女笑呵呵~~~妻女人任意若何~~哈哈哈哈!好詩,好詩!」

 

呀Richard你好似唸錯左隻字...

 

「咁過癮,Richard兄要不要也來一發?」我問道。

 

「呀...這樣好嗎?」Richard問道。

 

「點解唔得,你係呢度負責人,你想點就點!」我說。

 

「而且...」雪雪無啦啦插嘴道,「而且你仲扯緊旗呢!」霜霜說。

 

「對!如果不來一發,點對得住你細佬?」我也插了一下嘴,說。

 

「咁好啦,咁我黎啦!冰冰你ok嗎?」正當冰冰想說點甚麼的時候,Richard就在她前面,拉下拉鏈,把他的那話兒拿了出來。

 

「Uncle你都幾大抽喎。」我說,「尤其對葡萄,以後要多d洗先好!

 

說時遲,那時快,冰冰好像已經掌握了Richard支野的性質,開始細細地品嘗。

 

「呀!真係爽...」Richard一邊享受著一邊說,而我,則繼續不客氣地推送著腰部以下的地方。

 

「但係...咪住...」Richard被冰冰吹得好地地,忽然發施號令的說。

 

「老闆,請問甚麼事呢?」我問道。

 

「我就咁望落去,佢個樣真係好似Money!」Richard說。

 

Money係Richard佢先會叫的名,即是蚊蚊。

 

「係呀,似架...」我真係唔知講乜好,不是因為需要似,才做出來的嗎?

 

「不如我地調一調...會好d...」Richard說。

 

既然主人家咁講,無理由話唔好丫...所以,我就好不情願的自冰冰身上拔出我的弟弟,和Richard掉轉,一前一後的進攻冰冰。

 

「呀~~好緊好正!」Richard從後插入冰冰的時候道。

 

「啊~~Richard~~不要...」冰冰求饒地道。

 

但是,Richard 又點會聽得入耳?他只會越插越起勁的份兒,而我,則被冰冰的小嘴吹得不亦樂乎。兩個人,一前一後地砌著冰冰,我們兩個倒很合拍,冰冰也被我們砌得口水西水一齊長流。

 

「老婆~~你返黎啦~~老婆~~」Richard一便抓著冰冰的屁股一便抽插道。

 

「唔~~唔唔~~」冰冰現在滿嘴都是我的大肉腸,只能這樣的回應。

 

「老婆呀!你知唔知我咁多年來,係幾掛住你?」Richard邊哭邊說。老實講,企起佢地前面,同時間被冰冰吹緊我下面,聽到Richard咁講,好似有少少Odd,阻住人地夫妻團聚咁...所以,我不斷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假的...

 

「係呢...Richard,你今次總共整了幾多個假蚊蚊出來?」我忽然問道。

 

「咪得冰冰一個,做乜事?」Richard問道。

 

「哦...如果只得一個的話...那企起門口望住我地那個蚊蚊是...」

 

(待續)

 

 

下回預告:真蚊蚊!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10月17日

魚涌食記-假蚊蚊

Image-146-18-10-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48

 

在經歷了雪雪和霜霜這對孖生姊妹的「雪上加霜」後,我這個假爸爸的演繹總算告一段落了。在發完一砲高射砲之後,我們三個肉體橫陳的睡在一起,打打茄輪。

 

就在我們錫到難捨難離之際,Richard敲門進來了,並問我好不好玩。

 

「Uncle我仲未可以平伏到心情...」我說。畢竟,Richard眼中,我是她女兒蚊蚊的男朋友(但在蚊蚊眼中,我是她的性玩具),我說話當然要保留一點,怎也要給他留個好印象。雖然,應該唔使...

 

「那接下來的,可能讓你的心情更難平伏,你睇下邊個來了?」Richard說。

 

這一刻,我看到蚊蚊披著一件絲質浴袍,姿態撩人地站了在門口。

 

「蚊蚊?!」我驚訝地道。

 

「係咪好似呢?」Richard說。「不過,Technically speaking,這不是蚊蚊,她是假蚊蚊。」

 

這一下,我呆了,甚麼假蚊蚊?

 

「來,叫一聲Alan哥哥吧。」

 

「Alan哥哥你好...」她一出聲,我便知道這不是蚊蚊了,眼前這個蚊蚊,除了頭髮比蚊蚊長了一些之外,說話的聲音亦比蚊蚊嬌爹,而且還帶著一絲絲的鄉音。

 

「你是...」她不是蚊蚊,那會是誰呢?

 

「其實,她也不能算是假蚊蚊,我是按照蚊蚊個死鬼老母的外型打造出來的,她是冰冰。」

 

「即是說...」

 

「無錯,蚊蚊生到同佢個死鬼老母差不多一模一樣樣。」Richard說著說著,就一手擁著她身邊的這個冰冰,開始向她上下其手。

 

「其實,我很多富豪朋友在見到我個女,即係呀蚊蚊的時候,都睇到起痰,有意無意向我問價,後生d的更約佢去街...認真變態...」Richard的手已經在毫不客氣的伸了入冰冰的絲質浴袍之中,撫摸著她的身體。變態那個,到底是誰?

 

「啊~~」冰冰開始輕輕的呻吟起來了。

 

「而正因為她是按照我死鬼老婆來打造...」Richard說著說著,慢慢將冰冰的絲質浴袍揭開,露出她那雪白而成熟的肉體。原來冰冰入面甚麼都沒穿!

 

「所以她的波比我女兒的大了兩個cup,而且稍為好肉地一點。」

 

沒錯,蚊蚊因為做空姐的關係,一直保持著纖細的身材,而眼前這個冰冰,則玲瓏浮凸,曲線分明,讓人一望就口水直流。

 

「你睇,佢對波真係唔少野...」Richard說畢就將她的一雙手遊走在冰冰的雙峰之間,冰冰的胸脯也隨著Richard的動作而抖動,好看極了。

 

「而我今日叫你來試鐘,其實係要試呢件...冰冰,但不知怎的,雪雪和霜霜在這之前就跑了進來了。」Richard望著雪雪和霜霜,她們還臉帶不好意思的一起伸了一下舌頭。

 

「那姐姐準備需時嘛,妹妹們幫手招呼一下,不可以嗎?」她們一起道。

 

「你兩姊妹還真百厭!」Richard笑說。

 

「姐姐?」我問道。

 

「是的,冰冰是我們的姐姐。」霜霜說。

 

「設定上。」Richard補充道。我覺得在這裡,一切都是設定,無論是雪雪和霜霜這對孖妹,還是像極了蚊蚊(和她媽媽)的冰冰,都是這裡對客人所設計出來的Fantasy,而這裡,就像是一個夢工場一樣。

 

但眼前的冰冰,到底是誰的夢想?Richard的,還是他的客戶的?

 

Richard對冰冰一直在抽水,手已經摸到去她的兩腿之間。

 

「Richard...不要...」冰冰半推半就的被Richard摸著下身,整個人也挨在他的身上了。

 

「你知道嗎Alan,我死鬼老婆其實就係叫冰冰...」Richard一邊在享受著冰冰的肉體,一邊告訴我說。

 

「啊~~好舒服~~~」冰冰被Richard對手搞個欲仙欲死,看得出,Richard也是一位高手。

 

「Richard你將她改造得這麼似蚊蚊,OK嗎?」我問道。

 

「這個嗎?你放心好了,首先我怎會不認得自己女兒?」Richard說,「而且,我送冰冰過韓國的時候,在她的全權同意下,設置了一系列的防偽系統。」Richard說。

 

「是怎樣的防偽系統?」我問道,美金嗎?

 

「係咁的,這個冰冰,或者你可以叫佢做假蚊蚊,我地特登將佢上圍隆大了,用上第二級靚的料,所以你摸落去,真得來,有點實實地的感覺,但又唔實得曬。」Richard一邊把玩著冰冰的雙乳說。

 

「另外,她下面某個位置,我們幫她紋了一個小小的心形紋身。」Richard邊摸冰冰邊說。

 

「某個位置即係哪個位置呀?」我問道。

 

「一個佢自己望唔到的位置...」Richard故作神秘地說。

 

「而且,她和蚊蚊最大的分別是,冰冰其實有輕微的扁平足,當你奶啜她的腳趾時,一定見到,這個我現在就不Show比你睇了。」Richard認真地說,但雙手卻仍然很誠實地在巢勻冰冰全身。

 

「你將個防偽系統裝起件假貨度,係一個怎樣的道理?」我理直氣壯地問。

 

「咁唔通無啦啦同個女隆胸同紋身,話幫佢做防偽呀?」Richard說。

 

咁又係,邊有人會咁蠢呢又?

 

「Anyway,Alan你幫我試試冰冰,看Riona將她調教的像不像?」Richard說。

 

「點...點試?同...同埋試乜?」我問道。

 

「冰冰,快d過去Alan哥度!」Richard將冰冰身上的浴衣完全除下來,將她推到我面前。看著冰冰失去重心,但波濤洶湧的一下一下彈過來,真的很有壓迫感。

 

而這個冰冰/假蚊蚊彈到我面前後,一臉害羞地用她那對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點算好?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10月11日

魚涌食記-雪上加霜

Image-145-10-10-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43

 

雪雪和霜霜兩姊妹的演技好到,讓我以為我真係佢地爸爸,(當然係假的,她兩個根本不是我的女兒。講真,以我的年紀,我邊會生到兩個亭亭玉立的雙胞胎?)當然,這一切也歸功於Riona的調教功夫和環境設定,看來,Richard這個場,前途無限。

 

之前她們告訴我怎樣分辨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所以我和雪雪在作身體檢查,檢查她那33B到C之間的一雙彈手又彈牙的乳房。

 

「啊~~爸爸舔的好舒服~~不要咬太大力~~~啊~~~」雪雪享受的呻吟著。

 

「姐姐...到我檢查了!」霜霜邊拿著我的那話兒邊說。

 

霜霜和雪雪的小不同,是她大腿內側有一顆小痣。

 

「啊~~不要~~~我還未檢查完...」雪雪緊緊的捉著我,我當然不理,繼續啜她的一對青春彈牙的波。

 

「不行~~姐姐~~你不可以這讓對我...」霜霜開始想哭了。

 

「雪雪,就先讓我檢查她一下吧,乖!」我說,因為我最怕就是女生哭。

 

「那...好吧...」說畢,雪雪就自我的身上站了起來,霜霜見狀就趕緊的爬到我身上,兩人熟練地掉換位置,不消兩秒,雪雪就已經捉住我的那話兒,輕輕在舔著了。

 

「爸爸你看!」霜霜坐了在我的身上,大腿張開,「你看到那顆小痣嗎?」

 

「呀...太小了,看不清楚...」我說道,話時話,哪有甚麼痣?

 

「就在這裡附近...」霜霜接著在她妹妹附近的位置在比劃著,我看到,好像真的有一個小點在她那雪白的皮膚上,不過很不明顯。

 

「這麼小的痣,叫人怎樣看呀?」我說。

 

「是的,要眼力很好才能看得清楚。」霜霜說,接著,她用她靈巧的手指在玩弄自己的妹妹,只見眼前她這副毛髮修剪得整齊性感的小妹妹,開始濕了。

 

「啊~~爸爸~~~很害羞~~不要看~~~」霜霜一邊說,一邊繼續在用手指把玩她的鮮嫩靚鮑,色澤粉紅,看得讓我忍不住想一口啜下去。

 

而我真係忍不住了。

 

「啊~~好舒服~~爸爸~~」霜霜舒服的呻吟著。老實講,身經百戰的我,口技老練,一般女生,肯定不是我對手。

 

「求下你,不要停~~~」霜霜說,接著我的舌頭感覺到無比的濕潤,那是她的體液在不停流向我嘴巴的感覺。

 

「好舒服,高一點~~大力點~~~對了!對了!」霜霜說。

 

「唔唔...唔...」我也一邊在享受著她的鮑魚,一邊在享受著雪雪在我下面的服務。這個時候,她已經將我的弟弟含了在口中。

 

「唔~~唔唔~~」雪雪發出滿意的聲音。

 

「啊~~~好舒服~~~姐姐我受不了,怎麼辦?」霜霜問道。

 

「妹妹,你忍住,我們這樣...」說畢,雪雪爬了過來,拉開了霜霜,壓了在我身上,用她的妹妹夾住我的那話兒,沒有插進去,但卻前後上下的在擺動著。

 

「啊~~~好舒服~~~」雪雪也在享受著和我弟弟的摩刷。

 

「姐姐...這是甚麼意思?」霜霜問道。

 

「你就照著~~這樣做~~~就好!」雪雪告訴霜霜道,接著往我身上爬前了一點,將胸口壓了在我的面上,一對波餅讓我吃的不亦樂乎。

 

「請好好的幫我啜...」雪雪請求道,這我當然義不容辭。

 

接著,我實在很唔得閒,一邊忙著應付面前的一對彈牙靚波,下面又忙著招呼霜霜剛夾過來的妹妹。

 

「啊~~啜大力點!」雪雪道。

 

「啊~~啊~~好舒服~~」霜霜見狀亦呻吟道。

 

如此情況,讓我講句,真係「雪」上加「霜」!

 

「唔~~啊~~」我也忍不住的在輕輕地叫著,雖然說沒有直接抽插,但這樣反而讓我覺得非比尋常的新鮮,真係好玩到不得了...

 

「啊~~~」雪雪呻吟叫道。

 

「啊~~~好想要~~~」霜霜一邊用她那濕透的妹妹刷著我的槍桿一邊說。

 

「不可以~~~妹妹~~~忍著~~~」雪雪提醒霜霜,因為Richard這個場是以安全行先,首要守則是每個女生在這裡工作都不會懷孕,以保障富豪客戶們的身家。

 

「但...我忍不住了!」我說,無錯,玩到這裡,我到頂了,被霜霜的下面刷到一柱擎天的弟弟,終於忍不住了,萬千子孫從出口爆了出來,射得高高的。

 

「啊~~~」霜霜看似也被我刷到快高潮了,淫水不停地在她下面流出。

 

這一瞬間,就好像慢動作一樣,過的很慢,但很充實,我們也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回氣過來。

 

「姐姐...爸爸的...射到你頭上了。」霜霜說。

 

「呀!怎麼可能!爸爸你能射的那麼高嗎?」雪雪問道。

 

「看情況吧...像剛才那樣,應該可以...」我說。

 

「你真壞!」雪雪道。

 

「你們兩個更壞!」我說。

 

「哈哈!」雪雪邊說邊在我的臉上親了又親,我索性將嘴吧遞到她的嘴上,和她來個法式的濕吻。

 

「姐姐我又要!」霜霜見狀,又爬過來,接著我們三條舌頭忙個不可開交。

 

估不到,單是錫嘴嘴,我們也可以搞個十多分鐘。

 

「怎麼樣?好玩嗎?」就在我們錫到難捨難離之際,門外傳來幾聲敲門聲,Richard把聲亦從門外傳了進來,再過幾秒,他人就已經站了在我們的床邊。

 

「這個角色扮演劇情夠變態夠好玩吧?」Richard問道。

 

「Uncle,真係好玩到,我仲未可以平伏到心情...」我說。

 

「那接下來的,可能讓你的心情更難平伏...」Richard說。

 

「你睇下邊個來了?」他續說,並指向門口。

 

我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過去,見到一個性感而熟悉的肉體站了在門外。

 

「蚊蚊?!」我驚訝地道。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