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2

魚涌食記-真蚊蚊

Image-148-02-1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59

 

冰冰、雪雪,和霜霜,都是水的形態,亦是Riona一手調教出來的秘密武器。想不到,冰冰原來是Richard死鬼老婆的翻版,而冰冰後生的時候,和現在的蚊蚊,差唔多一樣樣。

 

以上的一段文字,是當Richard在幹著冰冰,而我又見到門口站著一個真蚊蚊時候所想到的事情。

 

這個時候,Richard一邊抓著冰冰的屁股,一邊用盡下身的力量猛推,而冰冰亦順著他這個勢在啊啊啊的呻吟著,狀甚享受,兩個看來感覺不到有幾出事。

 

而我呢,則趁冰冰張大個口的時候,把插了在她口中的那話兒趕緊拿了出來,免得被蚊蚊看到這個尷尬的場面,畢竟,身旁被插到爽歪歪的這個冰冰,外貌像極了蚊蚊。

 

我用手蓋著自己的那話兒,站在Richard和冰冰面前,看著Richard和冰冰的一場好戲。

 

「啊啊啊~~~Richard,大力點~~~大力....點~~~啊~~~」冰冰叫道。

 

「老婆呀~~~我愛你呀~~」Richard一邊推一邊大叫道。

 

我看看蚊蚊那邊,她鼓埋泡鰓,滿面通紅,眼淚也快要流下來了。

 

「呀…Richard,你個女起門口睇緊...」我不得不開聲提點一下Richard。

 

「啊~~啊~~老婆~~我就黎射~~~」Richard大叫道。

 

「射~~~射進來吧~~Richard!」冰冰咬緊牙關的叫道。

 

「老婆啊~~~」Richard提高把聲八度怪叫了一聲之後,就成個身軟了下來了,好明顯,如果你話這一幕是重演蚊蚊的製造過程的話,我會信。

 

「你們...」蚊蚊的眼淚好像hold唔住了...

 

我看這個情況,如果蚊蚊真正爆起上來的話,真係神仙都難救...我使唔使走開少少先呢?

 

說時遲,那時快,蚊蚊真正崩潰地哭起來了。

 

「媽媽~~~」蚊蚊一邊爆哭,一邊跑到Richard+冰冰身旁(這樣寫,是因為他們兩個事實上還兩個body連在一起)

 

「媽媽我好掛住你!」蚊蚊這時擁著冰冰她赤裸裸的身體說。

 

遇到這個情況,莫講話係冰冰,就連我這些見慣風浪的,亦都唔知點算好。

 

不過,這時,冰冰伸出手來將手臂圍著蚊蚊的頸,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抱。

 

這時蚊蚊就更加是淚如雨下。

 

「Money...你...」Richard射完之後,終於回過神來。

 

「爹爹...這是媽媽...」蚊蚊哭著跟Richard說。

 

「女,你很久沒有叫我做爹爹了!」Richard滿臉感動的說。

 

相信,每個孩子上了中學之後都唔會在叫自己老豆做爹爹吧...

 

「爹爹...」蚊蚊也擁著眼前的冰冰,眼淚像倒水一樣從她明亮的眼睛中落下,實在是我見猶憐。相信,這是被蚊蚊那小公主的外表所包裹著的真性情,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很正常地需要母愛的女孩子。

 

「這個...是...我對你媽媽的思念,Money!」Richard說。「你不會怪爹爹這樣做嗎?」

 

「不...爹爹...我沒有怪你...」蚊蚊邊哭邊說。「爹爹你這樣做我反而高興...因為,我想爹爹時刻都記掛著媽媽,而不是和其他後女人鬼混...」蚊蚊說。

 

難怪蚊蚊從來都不喜歡Richard依家條女,小薇。

 

「Money你無怪爹爹就好!」Richard這時抱著蚊蚊和冰冰「兩母女」,感哭流涕,悲喜交雜,孝感動天,燒鵝鹵味。

 

見到這個情況,尤其是我從來都無見過蚊蚊笑得咁開心,決定唔阻佢地一家團聚,就比了個手勢雪雪和霜霜這對孖女,大家輕輕的拿回衣服,離開這個房間。

 

我們三個人一起在旁邊找到另一間吉房,就走入去穿回衣服,而換衫,如果成班人一齊換,可以好Odd,這時雪雪就打破了大家的沉默:「其實,冰冰姐姐這個設定,除了是Richard老闆他自己的喜好之外,也是Riona老師按照著蚊蚊小姐的經歷去作調教的。」

 

「此話何解?」我問道。

 

「其實蚊蚊小姐她小時候常常會在夜晚偷偷打開爸爸媽媽的睡房門找爸爸媽媽陪睡,話說有一次,蚊蚊小姐又再一次亂撞入爸爸媽媽房間,當時場面正正就好像剛才他們那樣,在床上搞緊野,蚊蚊小姐當時嚇得尖叫起來,之後她媽媽就為了這件事開始和Richard多了鬧交,最後他們更分開了,分開了無幾耐,她媽媽就患上重病,救唔返...」雪雪道。

 

「那,蚊蚊Richard都是因為這樣而內咎?其實都係小朋友夜媽媽見到自己父母起度搞野姐...」我說。

 

「這個嘛...可以說,Riona小姐在設計我們的姐姐時,花了很多心機。」霜霜道。

 

「對了,說起Riona,她現在人在哪?」我問道。

 

「她在幫你準備之後的活動呢!」霜霜說。

 

「有甚麼好準備的?」我笑說。

 

「這個問題,留待她答你吧。」雪雪向我打了個眼色,我一時不為意...

 

「想知道就跟我來吧!」Riona不知怎的,站了在我們身邊。

 

「呀,你來了,咁講真,跟住你有乜著數先?」我打趣地問道。

 

「你剛才和冰冰的那一發,還未出來吧?」Riona問道。

 

「你點知的?」我驚訝地道。呢度好肯定係裝了好多閉露電視...

 

「這個你不用理。」Riona說,「但你現在跟我來的話,肯定有你好受!」她看著我,甜絲絲地笑著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