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6

魚涌食記-臨場發揮

Image-151-06-1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74

 

勢估唔到,來試鐘的我,會參與埋這裡的製作...話說,Richard這個場,原來養了一班全女班的拍攝製作團隊,幫顧客們做私人影片訂製的服務,而一班做Production的班底,竟然全部都清一色,之前係做日本愛情動作片的,而呢d片子,相信大家無睇過都download過...

簡單說明一下這裡的crew是怎樣的一個情況,美智子是這裡的攝影助理兼其他助理(即係二打六),留美子是化妝師兼收音,而美步則是導演。場內還有一兩個茶水小姐(不是阿姐)同埋執頭執尾的工作人員我就不計了,總之就是清一色全女班班底。他們這樣做,是怕有其他男人在場尷尬。

 

美智子在幫我裝360相機的時候,發生了一些意外,就是導演要我軟,我卻做不來,因為那不是我能夠控制到的肌肉...

 

等了良久,連燈光也調好了,我也好不容易我也回復正常狀態,這時出現在我面前的,是穿著一身兔女郎裝束的Riona,和穿著醫生袍的美步...

 

兔女郎和醫生?是一個怎樣的設定?!

 

無錯,這個真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亦都有忠實讀者在我的Facebook上問了同一條問題。

 

「喂,到底你地著到咁違和,一個醫生,一個兔女郎,到底搞邊科?」我問道。

 

「不是說,這裡是私人訂制劇場嗎?客戶想點樣設定,在可以拍得成的情況下,我地都要滿足他們的要求的!」美步說。果然不愧為讀電影和做影視製作出身,深明做創作的道理,就是,當有客戶的時候,要放棄很大程度的原則,因為,原則不能當飯食。

 

看來,美步也是一位看透世情的資深製作者。

 

還記得我未升到現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時,就時常和一些入世未深的自己公司設計師打曬大交,他們有自己對於設計方面的原則和執著,由於還未到Art director的級數,項目一開始的時候老是和我說設計不是這樣做,如是者,不知浪費了多少時間,傾到無得再傾,去到創意總監那裡,被他大筆一揮,改了個客戶一定滿意的設計出來,如是者,之前的原則和執著,換來的,只是浪費掉的青春。所以,我之後能夠和負責跟創作同事好好溝通,就成為了我在Pam姐底下工作的一樣殺手柬,因為Pam姐除了數口和上圍犀利之外,就無乜長處(而且她對奶亦敏感添,詳情請閱以下文章:我對奶敏感)。

 

「Alan哥哥!你怎麼了?緊張嗎?」Riona這時問我道,可能她看見我在發呆(其實我在想著設計師的事)。

 

「不會,有Riona在這裡,我很放心。」我給Riona一個微笑,說。而Riona也給我報以一個溫暖的笑容。

 

「看著你兩個,我有點羨慕...」美步在旁說。

 

「美步妹妹,你說甚麼了啦?」Riona問道。

 

「沒甚麼...Riona姐姐,看著你現在這樣,很幸福。」美步說。「你以後要對她好一點,否則我...」美步這時雙眼露出兇狠的眼神對我說。

 

「好...好的,你說怎樣就怎樣...」我回應道。老實說,我和Riona的關係,雖然我說了會照顧她,但應該還未去到要負這種責任吧?

 

「大家明白就好,那麼,我們可以開始了,比返條底褲男主角著返先,不要冷到他。」美步又在發施號令,回到她的工作模式了。

 

不過,淨係著條底褲又點可能會夠暖唔冷親呢?還好,燈光打在身上,還暖暖的,否則我這樣待著應該會感冒。

 

「呀,對了,還有這個...」Riona說,「因為這可能是你的第一次拍攝,所以還是戴上這個比較安全一點...」接著,她不知在哪裡拿出了一個玩SM用來塞住人個口的波波出來,塞入了我的口之後還綁實了它...

 

「假如你出聲說一兩句話,那就很難剪接了,這只是以防萬一,你忍耐一下...」Riona說,其實我那個時候很想說唔好,但已經把口被塞住講唔到野了。

 

「好啦,全世界Ready,我地30秒之後開拍!」美步說。

 

「Alan哥哥,等一下你完全躺在這裡,做回你自己便可。」Riona說。

 

「??」由於我的口不能說話,我只能提高聲音叫了一聲。

 

「就是躺著不要動呀!」Riona笑說。

 

30秒真係好快就到,「Rolling!」美步走過來說,這時她的頸上已經掛著醫生聽筒,接著,大家突然都進入了一個幾秒鐘的停頓空間,幾秒過後,Riona和美步的神態都180度改變了。

 

「啊!這個病人怎麼了?」美步問道。

 

「他在派對中暈倒,醒過來之後就動不了,醫生,你要救救他呀!」兔女郎Riona說道。

 

「放心吧,兔小姐,有我在,他會好起來的。」美步說。「這位先生,你叫甚麼名字?」

 

被塞住把口的我,當然一個字都講不出來。

 

「我看...他好像...肌肉都不受控制了,所以才不能夠說話和作出其他動作...」美步醫生成個專家似的和兔女郎Riona說。

 

「那我們...可以怎樣?」Riona天真地問道。

 

「這個嗎?唯有從一條又一條的肌肉開始著手吧。」美步醫生說。

 

「那...人體全身有那麼多的肌肉,應該從哪裡開始?」Riona問道。

 

「有一條肌肉,是最有趣的!」美步醫生說。

 

「是...是哪一條呢?」Riona問道。

 

「這條!」美步醫生望著我的弟弟微笑說。Riona 看見後,立即按著自己的臉,扮面紅起來了。

 

去到呢度,我心想,喂...美步這間製作公司所寫的劇本有無再爛一點?不過回想起來,怎樣在最快的時間讓觀眾們入戲並全速肉搏,正是日本(甚至是全球)愛情動作片的精粹,人家可能這樣才專業,情況就好似,你去食一碗碗仔翅,都係貪佢夠多生粉水同埋胡椒粉,難道會去計算那些粉絲夠不夠粗?

 

「而這條肌肉最有趣之處,是它能透過視覺去影響其大小...」美步醫生說,接著,她伸手去摸兔女郎Riona的臉。

 

「醫生...怎麼了...不要...」Riona用她那弱質纖纖的聲音說。這一句說話,對我來說,有點熟悉,令到我下面有一點通電的感覺。

 

頂...Riona齋講句說話都搞到我開始硬...果然係愛情動作片天后...

 

接著,美步醫生開始不客氣地在我面前親吻著Riona,而Riona一開始有點想反抗的感覺,但不出幾秒,她就已經敵不過美步醫生的攻勢,並主動伸出舌頭出來和她濕吻。美步醫生繼而開始對Riona上下其手,開始在摸她的胸脯。

 

「不要...醫生...」Riona趁美步醫生在吻她的心口時,半帶呻吟地叫道,「你還要...醫治...這個...病人呀...啊~~~」

 

美步醫生這時向我看了一看,繼而望了我那已經開始在發大的弟弟一眼,發出了一個像Catherine性慾來了的時候的微笑。這一切一切,都被拍在畫面中,而我真的像Riona之前所說一樣,動也不要動,躺著等中槍。

 

「你看...他那條肌肉...已經有反應了!」美步醫生一邊在把弄Riona的一對大胸,一邊說。

 

「啊~~怎麼會...」Riona做出驚訝的表情。老實說,假如是現實生活的話,我覺得這個表情有一點Over。

 

不過這個時候,我倒看得有點過癮,如此瘋狂的劇情,竟然發生在我活生生的世界中,呢世仔,真係第一次!

 

接著,美步醫生把身子移到我的弟弟旁,隔著底褲在摸著我那被包裹著的弟弟。「讓我聽聽...」繼而一邊摸著他,一邊用醫生聽筒在扮聽我弟弟的聲音。

 

「聽到了甚麼?」Riona問道。

 

「你來聽聽,那是千軍萬馬的聲音...」美步醫生把聽筒遞給兔女郎Riona,接著開始脫下自己的醫生袍。

 

「今天剛巧我的護士休假...」美步醫生說,「接著下來你要幫我....」

 

脫下醫生袍之後的美步醫生,原來入面穿著一套很少布的紅色比堅尼,老實說,哪有人在醫生袍入面穿比堅尼的?不過,還是那句,拍片嘛,講故不要駁故。

 

而且美步醫生這樣穿,把她的好身材表露無遺,看得我很興奮。

 

「美步醫生,他好像要走出來了!」Riona說。

 

「那就把他拿出來吧...」美步醫生說,接著,就將我的內褲脫下,而這時,一條生龍活虎的弟弟,就彈了出來。

 

我隱約聽到,有人在旁邊忍不住嘩了一聲。

 

美步這時的表情,應該是真的,她看見我的弟弟後,目瞪口呆地呆了幾秒鐘,要Riona推一推她才回過神來。

 

「呀...對,好!急救現在開始,我怎樣做,你跟著一起做便可。」美步醫生對兔女郎Riona說。

 

美步醫生開始套弄我的小弟弟,不過她的動作看上去很猛,實則上則很輕力,這也許就是專業的功架,如此綿綿的力度,之前在Riona身上也嘗過,今次一開二,真的不得了。

 

「啊~~啊~~~」Riona這時一邊幫手在套弄著我小弟弟,一邊發出讓人聽到發麻的呻吟聲。

 

「啊~~~好大~~啊~~~」美步醫生也加入這其實很無聊的呻吟,並發出比平常要大的喘氣聲。

 

我看著看著,她們沒有脫去衣服的意思,難道整條片子中,她們都不需要露點?

 

看來是了,只見她們一便幫我打手槍,一便互相在親吻著,視覺上,有兩位前日本動作片女星親眼在我面前這樣做,真是無得頂,而感覺上,她們那綿綿的手勢,讓我一邊享受著雀仔按摩,一邊睇眼前的好戲,實在是一樂也。

 

「美步醫生~~啊~~怎麼...病人還沒有甚麼起色?」Riona一邊享受著美步的嘴吧在她身上遊走,一邊道。

 

「那看來,我要加猛力度了...」美步說,接著,她爬到我弟弟前,張開口,開始親我的弟弟,說時遲那時快,還將他整條含了在口中。

 

「唔...唔~~~」美步含著如此大物,當然說不到話,但我覺得她應該是在交戲,更用水汪汪的眼神望著我。

 

「唔...唔....唔...」美步的吹功不讓Riona專美,在她小嘴和舌頭的把弄下,我很不容易才頂得住,不過,看情況,美步是不會停下來的,再加上我把嘴被塞住了,說不出話來,我想,她應該想以一個口爆來終結這一條VR影片。

 

看來,美步覺得時候不早,要拍的已經拍夠了,她嘴巴好像摩打一樣,不停的在刺激我弟弟的敏感地帶,我越來越忍不住了,一股熱能從我的弟弟底部湧起,我終於都忍不住,要射了,而在千均一發的時候,美步醫生把口鬆開,將正在發射的弟弟拿出,描準自己的臉顏射上去,並不斷的chok我弟弟,務求將每一毫克的千軍萬馬也打出來為止,而我這時,亦眼前一黑,輕輕的昏倒過去了。

 

「美步醫生...病人好像沒反應了...」這是我在合上眼睛之前,最後聽到的一句說話。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