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0

魚涌食記-暈了一暈

Image-152-20-1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80

 

在美步作導演的作品下,我被兩個前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弄得昏倒過去。在我兩眼一黑之前,我隱約聽到Riona說:「美步醫生...病人好像沒反應了...」

 

當我一睜開眼,我見到,眼前的,是著返衫的美步醫生,和兔女郎Riona。

 

「啊!這個病人怎麼了?」美步醫生問道。

 

「他在派對中暈倒,醒過來之後就動不了,醫生,你要救救他呀!」兔女郎Riona說道。

 

「放心吧,兔小姐,有我在,他會好起來的。」美步說。「這位先生,你叫甚麼名字?」

 

我這時發現自己的口被塞住了,一個字都講不出來。

 

接下來所發生的,似曾相識。看著美步醫生在我面前親吻著Riona,繼而對她再上下其手,再她們兩個玩弄我的小弟弟,這一切一切,就好像剛才發生過的一樣。

 

「唔...唔....唔...」美步一邊在吹著我,我一邊不禁的在想,為甚麼之前所發生過的事,現在又再發生多一次?

 

我好像能夠預計到她們之後對我所做的事, 甚至是每一個動作。點解呢??

 

This is so Deja Vu! 以前好像也試過同類情況,但今次實在是太真實了...

 

在想想下,我忽然悟出了一個道理,我要不在做夢,就是...

 

我伸出手,摸向我的頭,果然,我沒有估錯...

 

我頭上真的戴著一個VR眼罩!

 

我立即將眼罩除了下來,眼前的景象,嚇了我一跳。

 

正在含著我弟弟的,是之前幫我化妝的留美子,在她身旁正在摸著我大腿的,不是Riona,而是之前幫我脫衣服和裝相機的美智子。

 

看見我將VR眼罩脫下,留美子含著我弟弟,眼神有點愕然。

 

「唔唔~~唔~~」不過她在呆了兩秒之後,還是繼續在吹奏我的弟弟。

 

「欲罷不能」這四個字在她的臉上,實在是表露無遺。

 

我擦一擦眼睛,再看一看四周,站了很多人在圍觀,包括有美步、Riona,雪雪、霜霜,還有Richard。

 

「呀...」被那麼多人圍著看我被吹簫,我有點不好意思,而旁邊的美智子,亦識趣的拍了一拍留美子的膊頭。

 

「呀...不好意思...我太...喜...專心了...」留美子一邊抹口水一邊說。

 

其實又怪不了留美子,在我的人生之中,見到我弟弟而又沒有被吸引到的女性,大概只有我阿媽同幫我接生的那位護士。

 

「大家...好...」我向他們揮了一揮手說。

 

這個場面,真係有少少odd,講真,在場除了Richard之外,個個都同我某程度上搞過,但當大家聚首一堂的時候,實在有點說不出的尷尬。

 

「點呀?條VR片係咪好真實呀?」Richard問道。

 

「真係好堅,如果我不是之前親身當過男主角,我還不能分得到現實世界和VR世界...」我說。

 

「那當然了,因為有美步幫忙,我們才所以引入到現今日本業界最新的技術,淨係你戴住那副VR眼罩都要四萬蚊一副!」Richard 驕傲地道。

 

「難怪戴住佢,等於無戴咁輕巧舒服!」我以像賣衛生巾一般的喜悅語氣回應Richard。

 

「如果你都覺得正,咁就好啦,佢應該收貨!」Richard面露滿意笑容地說。「你知道嗎?我們的客人老是有特別要求,知道我們找了Riona小姐來當創意總監之後,就老是問她的價錢,當然,我們的Riona是不會拿來賣的,那就只好在她的監修下開發VR產品了。」

 

「咁都得?」我問道。

 

「將藝人商品化在日本是很平常的事,那些偶像藝人時常也要出產品的,至於我們那個界別,當然產品更多元化了...」Riona補充道。

 

咁又係,其實印上Riona麥頭的產品/用品,現在還有店子或網上商店在賣(一手的,二手應該無乜人夠膽玩)。

 

「而以後,Riona和美步小姐有份的VR片,就少不得你來出鏡了,她們都不喜歡和不熟悉的男演員合作,尤其是她們已經收山了。」Richard說。

 

我看著美步,其實我和她也不算熟,點解要找我來搞呢?

 

「Alan哥哥,你這次做演員做得很出色呢,值100分!」美步在旁為我打氣說。其實日本人這總時常為別人打氣的文化,真的很有舒緩現場氣氛的作用,畢竟,在咁多人面前表演,真係唔係咁習慣。

 

「你先去洗個澡吧,剛才辛苦你了!」已經換回一身便服的Riona說道。

 

「呀...Alan哥哥,你自己識得落妝嗎?我先過來幫你吧...」留美子看著我那仍然硬住的弟弟說。

 

「落妝嗎?我男人老狗唔係好識喎...」我說。

 

說時遲,那時快,留美子就把我拖到浴室「落妝」去了。

 

其實留美子只是幫我那條弟弟化了妝,而之前拍攝時,那些妝都應該已經被美步和Riona打甩曬,留美子應該沒有甚麼妝好落,她想做的,是將之前被迫停了的那首「簫魂曲」吹完。

 

在Richard這個場裡,真係會被搾乾到一滴都無得剩...既然都係了,留美子幫我落妝的方法,係一邊用花灑熱水淋著我們赤裸裸的身體,一邊用口...

 

「剛才化的妝很難甩嗎?」我問道。

 

「唔唔~~唔唔唔~~」留美子回答說。

 

「那我們換個方法來落妝吧...」我說畢索性將她推埋牆就地正法,大滿足。

 

「落完妝」,留美子幫我清洗完之後自己在洗澡,我則腳浮浮的走出浴室,遇上Richard和他的製作團隊。

 

「見你今日咁累,這樣吧,我地加埋你入Group,隨時歡迎給我們feed back!」Richard說。

 

「今次幫你試呢個鐘,都試得幾盡...」我說。

 

Richard對著我笑而不語,講真,真係唔係好明點解蚊蚊會有個咁樣的爸爸...

 

試鐘完畢,Riona負責送我出門口。

 

「你覺得這裡怎麼樣?」Riona問我道。

 

「講真的嗎?」我問道。

 

「難道你會跟我說假話嗎?」Riona正色地看著我說。

 

那當然不會了。

 

「這裡真的很瘋狂,在你一手一腳打造之下,實在很變態,但我覺得,這裡給都你工作上的快樂。」我很直接地說,「因為在Richard這個場,我見到你眼中流露著自信。」

 

聽到我這樣說,Riona從心底裡笑了出來,眼中還帶著點亮亮而濕濕的光澤。

 

「這裡除了是那些變態有錢佬的樂園之外,更為我們找到了價值,像我和美步一班姊妹,能發揮到我們的工作經驗的地方,不多,亦不像這裡安全。」她說。我們走著走著,碰見蚊蚊拖著冰冰的手在遠處行過。

 

「對蚊蚊來說,她也找到了一些自小缺少了的東西。」我看著她們的背影說。雖然,I feel something wrong about it…

 

「對了,別忘了你也是這裡的一份子!」Riona說。你的意見,對我們很重要,而最最最最重要的是,我們大家都相信你!

 

就係咁,我就被加入她們的製作團隊的group chat,架構上,我也成為了他們的consultant,不過這個角色,不是「乾收銀」,錢賺不到,卻能吃到不少人間美味...當然,團隊入面每個女生都個別和我加聯絡,尤其是留美子和美智子,一add了我contact就借機和我傾計約食飯。

 

但經過第一次的試鐘大會,我真係累了,我只能告訴她們,我有大project要跟,應該過多一個星期先得閒,遲點再約。

 

是的,這個時候,我只想做些有益身心,對自己健康有益的事。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