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魚涌食記-唔好咁大聲

Image-154-10-01-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90

 

2018年尾,我和Catherine過了一天很勞累的Boxing Day,因為在Catherine的眼中,Boxing Day等同於「扑聲Day」,要扑得大聲...

 

呢隻食字小惡魔...

 

就係因為咁,我們惹到鄰居不滿了,搞到有人敲門興師問罪。

 

到了下午,我擁著Catherine安坐在沙發睇電視,忽然有人敲門...

 

「請問你地扑野可以唔好咁大聲嗎?」她斬釘截鐵地問道。

 

問得這樣直接,搞到我想同佢講句 Happy New Year都無從入手...

 

仔細看看這個女生,大約未夠1米6的身高,個子不算高大,卻眉清目秀,一身文青的素色系打扮,一頭短髮染的倒很亮麗動人。

 

「我今朝原本在Facebook上面直播拆禮物呀!點知你起樓下扑野扑到鬼死咁大聲,入曬咪,叫我點做直播呀?!」她托一托鼻樑上的文青眼鏡,說。

 

看著她這個急性子,本來我想講句So99y,之後閂埋門就算,但下意識叫我不如同佢玩下野,不要咁快收佢皮...

 

你直播,大曬呀?

 

這時門口的角度,她應該看不到Catherine,所以我在門後向她打了一個手勢,讓她躲起來。

 

「無喎,呢度得我一個人住,唔信你入黎睇睇?」

 

眼前這個女仔聽畢有點愕然,用著一種帶點懷疑的眼光向我上下打量了一下。

 

「你...真係自己一個人住?」她問道。

 

「係呀,唔信你入來看看!」我知道Catherine已經躲起來後,直頭讓開個身體讓她入來看個清楚。

 

「拿...我入黎望下架咋...」她說,接著探了頭進來我家,四處張望之後,說:「睇你屋企又唔似一個變態佬...」繼而整個人踏了進來我家來。

 

「你...你呢個單位幾錢租?」她問道。

 

「我買架,所以唔知。」我說。「你都係同一個單位?」

 

「算係啦,我就在你樓上,那裡個業主將個單位一分為二,租左比我同另一個住客。」她說。

 

「咁你格離個住客會唔會好嘈?係咪佢呀?」我打蛇隨棍上的說。

 

「絕對無可能,業主話我另一邊個租客返夜班,日頭係訓覺時間,日夜癲倒...」

 

「咁...可能係你樓上呢...」我說。

 

「呢個我唔清楚...有時樓上樓下又真係幾難分...」她說。「呀!乜你都聽黑膠碟的嗎?」她看到我放在客廳一角的黑膠碟Collection同埋唱盤等音響組合。

 

「聽少少啦,有個做音響的朋友放了一個靚唱盤在我的家,之後我就越配越多野...」

 

「睇你成套音響都幾貴...」她看著我那套音響說。

 

「算你識野啦,唔係起HMV買架,要專登找那個朋友訂的。」我說。

 

從來,賣音響器材都唔愁無生意做,只會愁毒唔毒到你身邊的朋友,幫你買更多的器材...

 

看著她流曬口水,我便想問她是否要放下音樂比佢聽。

 

「呀...我要走了...我要去Rehearsal...既然唔係你就算啦,你同我小心d,睇AV唔好開咁大聲!」她又回復初敲門時的氣焰。

 

「我屋企都無AV...」我說。

 

「係咪你都好啦,同我小心點!」她說,並自己行了出門口,閂了門。

 

就這樣,這個連名都無留低的女文青,就這樣的走了。

 

我望著我自己的門口,呆了幾秒。

 

「哥哥,那不是...蘇姍娜嗎?」Catherine從房門口探頭出來道。

 

「甚麼蘇姍娜?」我不解地問道。

 

「蘇姍娜,那個呢幾年剛出道的女歌手呢??」Catherine說。

 

「這個嗎?我不知道...」我說。

 

其實,我並沒有很流意香港的樂壇,所以近幾年有甚麼歌手出道,我真的原全不認識。

 

「甚麼鬼名字...蘇姍娜...現在大家都興將個英文名直譯成中文來用嗎?」我問道。

 

「不知道呢,她一出道的時候,我也有聽她的歌的,後來好像就沒有甚麼新歌出了...」Catherine說。

 

那也是,在香港的樂壇要做得住賺到錢,不如去賣倫敦金算數。每年有不知多少對音樂有熱誠的年輕人,在這樂壇之中浮浮沉沉。

 

話口未完,Catherine就打開電話,在iTunes上嘗試找出她的歌出來。

 

「比你聽下,有幾首...」Catherine說。隨著動聽的結他intro,蘇姍娜的聲音出現了,老實講,我真係唔係幾聽得明衣家呢一代歌手到底唱緊乜,d音介乎走和唔走之間,懶有性格的,但其實很造作...蘇姍娜就是其中一個...

 

「夠了,我地講返正經事先,呢個蘇姍娜話我地扑野扑得太大聲,咁點算好?」我擁著Catherine問道。

 

「太大聲嗎...咁使唔使扑返細聲d?我ok架...」Catherine用雙手圍著我的頸,面紅紅而雙眼滿帶住期待的問道。

 

「點為之細聲返d?」我問道。

 

「有一個姿勢,是會細聲d的...」她說,接著伸手下來將我的褲鏈打開。

 

.....

....

...

..

 

「唔唔唔...唔唔~~~唔~~~」Catherine一邊咬住我的肩膀,一邊叫道。

 

「呀~~痛呀喂!」我一邊輕輕壓著她在牆邊,一邊抽插她說。

 

但我越係告訴她我痛,她越係咬得我肉緊同大力。

 

「唔唔唔~~唔唔唔~~~唔~~~~~~~」她呻吟道。

 

「你再係咁大力咬,我中出你架!」我恐嚇她說。

 

「呀!今日唔得,不要~~」Catherine終於將她的口鬆開我的肩膀。

 

「啊啊~~~啊~~~」我無咁痛之後,繼續插她,直到想射為止。

 

「搞到人成腳都係~~」Catherine捉住我那剛射完的弟弟道。

 

「至多陣間幫你抹返乾淨」我說,Catherine聽畢,開心地笑了一聲,之後就先用口幫我舔乾淨下面,這個moment,她平時最享受。

 

..

...

....

.....

 

新的一年開始,我特登在元旦之後多拿了幾天的假休息,走在鰂魚涌的街上,沒有平時那麼急趕,我拿著買了也沒怎麼用過的GR相機玩Snap shot,影個不亦樂乎。走到欄杆處,見到一張貼得很工整而又設計得很精美的自製小海報,文青feel,純手工繪畫那隻,上面寫住幾個大字:結他速成班,一個月內必定學識彈三首流行歌!

 

讓我對這小海報留神之處,是它上面寫著的上課地址,那是我家...的樓上...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