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7

魚涌食記-後面上面

Image-155-17-01-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95

 

「後面!後面!」Catherine心急地要求道。

 

「真係後面?好窄架喎...」我懷疑地問道。

 

「後面!後面!」Catherine堅持地叫道。

 

「那好吧...後面就後面啦...」我無奈地說。

 

「後...面...啊!」Catherine冷不妨的叫道。

 

讓我說清楚一下狀況先,我們當時的環境是在巴士上層,Catherine一上到來仔嚷著要坐後面,而一向坐慣前面的我,不喜歡後面的座位硬係唔係好夠Leg room,之後,爭執了一陣子,巴士開了,Catherine冷不防一個站不穩,跌坐了在後面的坐位上。

 

「都叫左你唔好坐咁後架啦,你睇,一開車就失重心跌低了...」我坐到Catherine旁邊擁著她說。

 

「有哥哥你錫住我,跌多幾次都唔怕啦!」Catherine親了我面珠一口,說,看得隔鄰座的師奶目瞪口呆。

 

「我其實唔係佢親生哥哥...」我細細聲同隔離個師奶說。

 

「變態...」那個師奶細細聲的說,Catherine聽到之後笑笑口地抱著我的手臂,望住那個師奶。最終,那個師奶頂唔住,坐到車頭位置去,無眼屎乾淨盲。

 

「阿妹...」我開口道,其實有時,我幾享受有個這樣的妹妹,所以在街上,有時我也會叫她做阿妹。

 

「乜事?」Catherine問道。

 

「你覺得我應唔應該再去進修一下結他?」我問道。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用結他掃幾個chord,彈幾首歌仔的話,我係OK的,但我在讀完書之後就無再玩結他,所以技術仍然維持在掃幾個chord,但好可能已經連一首歌仔都彈不了。

 

「彈給我聽嗎?」她問道。

 

「彈比牛聽。」我說。

 

「牛是我嗎?」她問道。既然問到咁督,我唯有無奈地點了點頭。

 

「哈哈!太好了!好開心!」Catherine天真瀾漫地露出天真的笑容出來。Catherine最得人驚之處,是她假起上來,會讓你以為佢好真,假如你真的相信她的話,少年你太幼稚了!

 

「咁你會去邊度學?我又要學!」Catherine說。

 

「無呀,我行行下街見到有張街招話在附近有得學,咪順手睇下lor,不過你都係唔好學結他啦,彈得多手指頭會生厚繭的...」我說。

 

「係喎...隻手唔靚喎...咁我學乜樂器好?」Catherine問道。

 

「吹簫...你唔使學,不如學打三角鈴丫!」我說。

 

「甚麼是三角鈴?!」Catherine問道。

 

「三角鈴你都唔知係乜,咁就對了,遲少少你去睇下邊度有得學打三角鈴啦一於!」我說。

 

而我確實相信,當她發現原來呢個城市係找唔到一處淨係教打三角鈴的地方後,佢已經對學樂器失去興趣了。我地的生活就係咁,充滿住老點。

 

至於我怎樣報名學結他這件事,又是一個充滿住情懷的故事。話說,上次被那個住在我樓上的人無啦啦走落黎鬧我同Catherine在家中搞野太大聲,她的態度引致我很不滿,所以我在家中想著想著,越想越火,一知道她在我樓上開班教結他,就Add了傳單上的whatsapp號碼,不過,一劈頭就被問我:「你乜事呢?」

 

又會咁無禮貌都有的...

 

「你又乜事呢?」我理直氣壯的問返佢轉頭。

 

「找我是否關於音樂工作?」對方問道。

 

「學結他算唔算?」我問返轉頭。

 

「算!算!」她搶著說,「幾時想學?」

 

「依家丫!」我說。

 

「咪玩啦...」她回我說,「一堂幾多錢幾分鐘你又未知,你有無天份我又唔知...」。

 

「咁你一堂收幾錢?」我一路行樓梯上樓,一路問道。

 

「一堂45分鐘,成年人收三百,大學生或以下收二百五。」她說。

 

「Ok no problem,我就到啦,準備開門啦!」我回她說。

 

「咁快?」她說。

 

只怪街招上所寫的地址那麼詳盡,讓我知道對方一定是蘇姍娜這個住在我樓上的文青系女歌手。

 

話都未講完,我就已經在敲她的大門。亦因為係失驚無神的關係,前來開門的腳步聲有點急促。

 

眼前的,當然就是之前拍曬門話我在家中扑野扑得大聲的那個蘇姍娜。

 

「怎麼會是你?」她看到我驚訝地說,這個時候,我留意到,她身上沒穿衣服,只圍著一條沖涼大毛巾...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