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魚涌食記-成人結他班

Image-156-31-01-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99

 

因為留意到我屋企樓上原來有得學結他,我二話不說,就踏上門報名學了,約都無約過。

 

亦因為失驚無神就敲門的關係,蘇姍娜只圍著一條沖涼大毛巾就開門給我了。

 

「怎麼會是你?」她有點被我嚇親。其實我咁樣做,有少少係想報番佢無啦啦敲9我門話我搞野太大聲的仇。

 

我當然趁機打量著她那白滑的皮膚,玲瓏有緻的身材。

 

「我呢...其實呢...衣家得閒學結他,所以就走上來看看點樣操作。」

 

「乜點樣操作?」她一臉不解地道。

 

「即就咁,通常女仔著到咁,我唔係幾好意思問佢地幾錢...」我抓抓頭,笑笑口地說。

 

蘇姍娜聽畢,滿臉通紅,既生氣又尷尬。

 

「你當我係乜?」她生氣地問道。

 

「就係唔敢當你係乜先咁樣問你...」我說。

 

可能礙於上次的事件,我語氣上對她有點不客氣。

 

「入來先講吧!」她說,始終,圍著沖涼毛巾在門口和陌生男人傾計,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我隨即跟了她入去,讓我大開眼界。我和她的單位基本上是同一個,但這裡的業主卻巧妙地將大門內的一個小小的空間弄成一個小玄關,分割成為兩個小單位的入口。講室內設計裝修工程,香港人真係無得頂。

 

就在我左顧右盼的那一瞬間,蘇姍娜就已經衝回她的浴室穿上衣服去了。

 

「很快就出來了,你等...等等」蘇姍娜說道。

 

可能我的出現是在她的意料範圍以外,她也沒有在衣著上有太大的準備,當她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只穿上單薄的一件白色緊身T-Shirt和短粉紅色牛仔褲,將她豐滿的上圍凸顯了出來。

 

「我教結他每堂350蚊一個鐘,如果你ok的話,我們現在開始上堂吧!」她說。

 

老實講,350蚊算係乜野錢,起呢個環境之下,假如她打死狗講假的話,隻狗都唔算係貴。記得以前我學過幾堂的一個光頭佬阿Sir,教得麻麻的,都收我三舊,更何況這個Miss她假假地都算係一個文青女歌手?

 

「好呀,無問題呀,就咁決定,我每個月交學費?」我問道。

 

「四堂四堂咁交吧,跟住每堂咁扣,有時我在出面開工上唔到就盡量約時間補堂,你知,我有時需要出show...」她說。

 

「好呀,梗係無問題,你出show出得密嗎?」我隨口問道。

 

「唔密…」她無奈地說。

 

「呀…你呢度個業主都分得個單位幾靚喎…」我試圖扯開話題。

 

「係…係呀,個業主將個單位一分二得黎算係有良心,包傢私同基本電器,有獨立廁所淋浴間...」她說。

 

「裝修同傢私都幾襯色喎,個櫃業主送架?幾靚喎...」我行近一個小櫃說,「間隔仲夠高可以比你擺到d樂壇大獎...」我看著她櫃上碩果僅存的三個獎座,說。

 

「係呀...業主送的」她有點不耐煩的說。「如果可以的話學費我收Payme,你有Payme嗎?」她問我說。

 

「當然有,用App過數有曬紀錄,唔驚記錯有無交學費,聰明!」我讚她說。

 

「呀!點解...」我指住櫃上的獎項,「點解呢個頒獎典禮的新人獎...你2015年拿過,2017年都有一個?」我不解地問道,畢竟,新人獎,理論上每個歌手都只能拿一次,因為新人只能做一次...

 

「這個...嘛...」她看著我指著的那兩個新人獎,說,「我其實…」

 

「其實乜呢?Miss時?」我問道。

 

「我...在2017年先至以蘇姍娜這個名出道...」她說,「這個唔係太多人知道,連Wikipedia都無刊載的。」

 

後來我發現,她真的沒騙我,因為在Wikipedia上面根本連蘇姍娜這個歌手的資料也沒有,唔信的話,讀者們大可自己上網Check 一check。

 

「你問夠未?得的話拿個電話出黎,我地過完數就開始上堂啦!」看得出她有點不耐煩了。

 

就在Payme過數的時候,她問我道:「你想學木結他嗎?」

 

「乜有其他結他可以學?」我問道。

 

「仲有電結他我都可以教,彈法有點兒不一樣。」她說。

 

「那我可以學埋嗎?」我問道。

 

「當然得,比學費加堂之嘛!一堂個半鐘,但呢半個鐘收平少少,齊頭數$150得啦~~」她說。看來她很缺錢用,否則不會像一個賣唔夠sales quota的Sales在up-sell自己個客。

 

「好啦,咁我過多六舊水比你」我一邊篤電腦一邊的說。「那我們可以開始上堂啦嘛?」我問道

 

「梗係可以,坐這邊吧...」她在客廳內騰出了一個小小的角落,擺滿了樂器和拍攝的器材。

 

「我作曲練歌開Live同上堂都是在這裡。」她說。

 

這個小角落剛剛夠坐下兩個人,坐下後,蘇姍娜拿了兩支結他出來

 

「我家裡就這兩支結他,都上堂電結他的時候就輪流交替用吧!」她說。說畢,她就拿了一支木結他給我,自己掛上了電結他,將喇叭教到清聲,接上電結他。

 

「梗係無問題啦!」我說。

 

「好吧,那我們來上課吧!假如你之前學過一些結他,彈一些你識彈的歌吧!」蘇姍娜說。

 

我看她掛結她的方法,因為方便我看她的Fretboard的關係,她將結他掛得很高很貼身,而像很多電結他一樣,蘇姍娜的電結他剛剛好有一個弧度凹位,而蘇姍娜則在不知不覺之間,將她的右邊胸掛了上去,被這個弧度承托著。

 

「你個F chord按錯了,不是這樣的,木結他的話,比較難,不過有其他的按法...」蘇姍娜認真的在指導著我之前學過的基本技巧,而我則眼睛離不開她把豐滿的胸部掛在結他上的畫面。

 

「唔得呀,掃Chord隻手應該放鬆,同埋唔好用咁多手腕力,由個G chord轉去F Chord手指應該咁樣...」蘇姍娜一邊掃Chord,結他上的胸部就抖得越來越厲害,而更在不知不覺間,她的緊身白T-shirt開始展現到她突點了。

 

點解佢個Lin會忽然間硬起上來的呢?

 

「看清楚了沒有?」她問我道。

 

「還沒…你再掃掃看!」講真,真係唔係好睇得清楚...佢個乳頭。

 

「你到底睇緊邊度?!」她問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