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6

魚涌食記-大吉大利上集

Image-157-06-02-2019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106

 

我是一個終生學習的人,每當遇到一位好老師,我都會在他/她身上學習,這次,找到了一位看起來不錯的結他老師(起碼顏值方面不錯),而且她住在我樓上,近水樓台多學習,那當然是不會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了!

 

#我們都是喜愛學習的

 

這位藝名叫做蘇姍娜的文青系歌手兼樂器老師,她掛結他的方法,非常讓男學生們尷尬,為了讓學生方便看她的Fretboard,她將電結他掛得很高很貼身,右邊的一隻波亦隨之掛了上去,被結他的曲線弧度承托著。

 

「你到底睇緊邊度?!」上上下堂她問我說。

 

其實,我是在看她那無端端硬了起來的飛釘...

 

「呀Miss時,我睇緊你隻右手的動作...」我說。

 

「有乜咁好睇?」她問道。

 

「好有動感...」我的視線還是在她那隻波上...過了一陣才修空回她的右手。

 

「係呀,其實彈結他好多人都將注意力集中起左手,但其實右手的撥弦動作都好緊要。遲少少教你多一點,你衣家集中起練習轉Chord的手指動作,返到屋企記得練多D!」蘇姍娜說。

 

是旦乜都好啦,找到一個大波又後生的結他老師,佢叫我練乜都無問題(童子功和癸花寶典除外)。

 

「好啦!今堂上到呢度為止!」蘇姍娜說。

 

「乜...乜唔係上一個鐘木結他,之後再加半個鐘電結他嗎?」我問道,老老實實,學費都現兜兜交左比佢了。

 

「呀,我因為陣間有Show要出,所以要趕出門口了,我仲未化妝呢!」蘇姍娜說,「那半個鐘的電結他,我過返比你先吧!」蘇姍娜說。

 

「一係找一日補返半個鐘吧,我黎都係想學野姐。」我告訴蘇姍娜。

 

「好吧,那下次補返堂電結他比你,係喎,你全名叫乜名?」蘇姍娜問我道,「我電話Set左你個聯絡名稱做學生甲...」其實連堂都上埋,我都仲未話比佢知我叫乜名。

 

「你叫我做艾力吧!」我笑說。這一刻,唔知點解,我好想在個名上面昆9佢,等你咁文藝,叫自己做蘇姍娜丫拿!Eric係我Alan的藝名,都係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好吧艾力,那我唔送了,我要趕出門口了!」蘇姍娜說,接著,她在趕出門之前,先把我「趕出門」。

 

「下一堂我地再約啦,睇下你一星期裡面邊一日比較得閒...」蘇姍娜說著說著,不經意的摸了一摸自己心口,唔摸尤自可,一摸才驚覺自己一直飛釘,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而且臉紅了起來,十分可愛。

 

我向她笑了一笑,接著掉頭鬆人,唔使一分鐘,已經回到樓下自己的家。

 

「到底她出甚麼騷呢?」八卦的我,在Facebook上搜到她的Fans page,講你都唔信,出道了幾年,拿過兩次新人獎的歌手,其FaebookFans page 仲少過Something Wong的Facebook page fans!

 

看來她連一點點網上宣傳都唔識做,話曬我都係做Digital agency,點樣儲Fans唔多唔少都有d心得(雖然,實則營運係由Suki同佢個Assistant Manager負責)。蘇姍娜Fans page的帖子,文案除了做得極差之餘,通常都係自拍再加一兩句無關痛養的說話,她的文案連最基本的Marketing理論都違背曬,只係放了張Poster在網上,地址時間等隻字更加細到睇唔到,搞到我要做多幾次Google Search兼打埋電話去,先至知道她今天表演的地方係邊一度...

 

因為除了上班之外,我的生活風格就是崇尚「悠手好閒」這四隻大字,所以,我決定跟埋去睇蘇姍娜老師的表演。

 

按著Google地圖去找,我下地鐵之後到了觀塘的一間文青風咖啡廳,那裡的當眼位置放了一張高椅子,一個譜架,和一支咪,那應該是等一下蘇姍娜表演的地方吧,我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就坐下來了,亦看見蘇姍娜就坐在一張大桌子,被一班年青人圍著(應該是Fans),快樂地呷著她的咖啡。

 

當我的濃縮咖啡和蛋糕送到桌上的時候,蘇姍娜也剛好上台(其實就是那張高椅子)。

 

「大家好!我叫蘇姍娜,好高興今晚咁多好朋友都到場支持...」蘇姍娜一上台就來一些客套說話,雖說成間Café只坐滿了一半人都唔夠...

 

「嘩~~蘇姍娜好正呀~~」坐我隔離桌的一個男粉絲說。我順著他的眼光望過去,蘇姍娜又將她的波放了在結他上面...

 

「蘇姍娜~~女神呀~~好想摸下佢...」他的朋友說。

 

「影多d相,之後有排J~~」他們的對話看似越來越過份了。畢竟那是我老師,我覺得我應該為她做點事。

 

「喂你兩個要J人唔該細聲d!」我敲一敲他們的桌子,說。那兩個男粉絲見狀,即刻凹水無再出聲。

 

「以下呢隻歌,係我剛剛作起的新作品,希望大家喜歡!」蘇姍娜說,我看著她的演出,看到了一個音樂人對音樂的熱愛,他們一年可能作了無數的作品,但是要讓樂迷接觸到,大大少少的騷也要出現,很多時候,聽眾不會是你的目標粉絲層面,他們好可能會是一些坐在球場內無野做過來睇街坊騷的老婆婆、在商場購物買到好累一霸霸了成行坐位在吃麥當勞的大媽一家(但對商場騷的搞手來說,座位有人坐,總好過一整排吉曬)。

 

香港的樂壇現在就是,無錢無後台的話,只能做到樂壇食物鏈的最底層,幾十年前香港還有很多酒吧和歌唱比賽讓歌手們尋找機會,現在呢,個個想唱歌想紅的都成為了Youtuber做網絡歌手,可能咁樣仲賺錢,想出唱片嗎?別妄想了,哪有公司會無啦啦簽個新人回來蝕錢出唱片?就算現在有唱片公司支持的歌手,很多也都一年只做幾隻歌,每次宣傳就推一隻歌咁大把,像蘇姍娜這些出過道,紅唔起的歌手,出道幾年無聲無氣後就只能靠出這些舞台賺賺收入,我相信她教學生兩三節課的收入遠高於在文青咖啡室唱足成日。

 

我繼續刷她的Facebook,看到她近一年的帖子都是去一些街坊福利會周年慶典這級數的活動演唱,今日這個咖啡室騷,算係最近最靚仔的一個表演,難怪她剛才會趕下課,有堂都唔上。

 

這個時候,我很欣賞蘇姍娜在香港這個樂壇已經萎縮兼扭曲到極致的地方繼續做音樂,住著細小的單位,賺著微薄的收入,只為求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覺得,這就是青春,但是青春真的需要消耗在這一個沒有甚麼前途的市場上嗎?現在香港的樂壇一早就已經不被亞洲其他地區重視,近十年大家能聽到一首紅遍亞洲的歌曲嗎?有,不就是來自韓國的江南Style和日本大叔的PPAP嗎?

 

在蘇姍娜唱到最後一首歌的時候,我俏俏的離開了咖啡店,漫步在街道上,腦海裡被蘇姍娜的音樂旋律佔據著,她寫的歌,抒情慢板是蠻不錯的,很能讓人一聽就進入她的腦袋之中,而這個時候,我的腦袋,卻離不開她彈結他的時候的震撼情景,我看,她沒D都有Double C...

 

跟蘇姍娜學習結他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畢竟老師是個後生女,如是者,我展開了一種規律中帶著不規律的學習環境,每星期總會跟她上結他課,除了她會出Show需要改一改上課時間之外,偶爾我上班晚了點收工,或是和Catherine(或其他女孩)有街去的時候,也要提出改期改時間上堂,還好她不算多學生。而我和她的師徒關係,亦學始熟絡了,大家有講有笑。

 

就在周六的晚上,本來我和蘇姍娜約了上課,但吃完晚飯上到樓上的時候,卻沒有人應門,我Whatsapp她也沒人覆,只好回家打飛機(新一集Ace combat)過了兩個鐘,她才回我Whatsapp。

 

「Sorry我唔記得左今日上堂...」蘇姍娜回我說。

 

「無事喎,我地改過第二日吧?」我說。

 

「我呢幾日都忙,如果可以的話,現在過來OK嗎?」她問道。

 

我看看環境,Catherine去了和朋友食飯應該有排都未返,我一個人在家也On99,所以就答應去上堂了。

 

「真係唔好意思,剛剛江湖救急,幫個朋友頂了一個Session做生日晚宴...」蘇姍娜腳步浮浮的說。看來,她在那裡少不免也和主人家乾了幾杯...

 

「無問題,你唔怕太夜的話我都無所謂...」我說。

 

「你入去Tune住結他先…我找點東西吃,剛剛空肚飲酒...妝都未落...」她看來已經醉了,覆我Whatsapp上堂也可能是本能反應...

 

我正在專心地Tune結他,身後就傳來衣櫃開門閂門的的聲音。

 

「呀~~好熱...點解屋企咁鬼熱...」她在我身後叫出來道。

 

接著,就就聽到衣服落地的聲音...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