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3

《香港小孩的眼淚》

adb2ae79a1ed733184b9317eb455a27d_Fotor

這次的國內女童被趕水貨客人士嚇喊一事,帶來的迴響竟然是反水貨客行動以來最大的一次。真的很諷刺。

香港人,就是喜歡在這種廉價的道德上取光環。

有聽過孟子那個「君子遠庖廚」的故事嗎?

故事大概就是齊宣王有一天在皇宮,看見有人拖著一頭牛經過,他問這頭牛是用來幹甚麼的,拖牛的人答是用來祭祀的。

齊宣王看見那頭牛的樣子好像很驚惶,於是同情心起了,就叫那人把牛放了。那人問:「那麼不祭祀了嗎?」

對了,不祭祀了嗎?當然不會。齊宣王會怎樣決定?

「改拖一頭羊去吧。」齊宣王說。

講完。

孟子對齊宣王這個經歷,稱作「君子遠庖廚」,意思為一個善人,一個君子,是會遠離廚房,避免看見殘酷的殺生的。

孟子是一個偉人,但Sorry,這次真的不能苟同。若果這個行為就代表君子的話,他根本就是「偽君子」。

他同樣享受著結果,但當中的殘酷血腥,甚至賬面上不道德的事,都交給別人代勞了,而他同時間不單沒有參與,更站在旁邊的道德高地,消費著廉價的同情心。

牛和羊有甚麼分別?沒有。只是牛的哭泣有人看見,羊沒有。

被人看見的,就喚醒了旁人的同情;在事件中同樣受著傷害卻沒被人看見的,就被遺忘了。

香港小孩,就是那頭羊。

政府包庇水貨客人所共知。政府不做,一班巿民自己動手做。

而甚麼都不做的一班人呢?

在旁邊「監察」,等待坐享其成。

當在電視新聞上,網絡上看見示威者暴力了,殺錯良民了,大家就出來譴責:「嘩!真係唔啱囉,真係失控喇!」

你覺得殺錯良民係唔啱?對,在單一事件上去看,係唔啱;但當趕水貨客行動展開,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

因為有齊資料,可以準確出手的海關不去做事。

現在參與趕水貨客行動的,只是同你同我一樣的巿民。他們分辯水貨客的方法,只有肉眼。怎可能完全沒有誤差?

殺錯良民,一定有可能。

就像你在進行佔領行動時,旁邊小店的生意會受連累一樣。難道那些小店不是無辜的良民?為甚麼當時你就叫大家體諒,現在又雙重標準?

於是你又問,點解唔處理得高明啲?

很簡單,請先想想,這班示威者是甚麼人?

大部分都是十多二十歲的初生之犢。因為在今時今日「繁榮」的香港內,有經歷的有EQ的成年人,都錫身了,都不挺身而出了,現在一班年輕人不理身世地出來與水貨客硬碰,你還想怎樣?

當你認為那個大陸阿媽被幾十個鏡頭圍住,當然會失控之際,那班十多二十歲的示威者何嘗不是被鏡頭監察住?何嘗不是被迫得失控?

遇著在幾十個鏡頭前點錯相(當作先撇除有人指大陸阿媽是戲子的可能性),我肯定全港沒有幾個人會處理得好,包括你,包括我。

至於責罵示威者戴口罩,不敢真面目示人的,更離地萬丈。喂,現在示威者是背負著法律風險去衝擊水貨客,有咩事,係咪你代佢孭?

在鏡頭前有一個小孩在哭,換來全城關注,甚至多過被水貨客、被大陸人搶學位,搶奶粉的香港小童。

香港小孩因為大陸人的影響而流過的眼淚,是當日這個女孩的萬倍。你們可有付上一萬倍的關心?

趕水貨客行動再做落去,同類事情一定會繼續發生。咁仲做唔做?

一方面在FB貼相,讚嘆最近屯門巿廣場少了自由行,一方面又譴責示威者搞喊細路的,你根本就是那位偽君子齊宣王。

然而,齊宣王的確是皇帝,「堅離地」,他絕對離得起。

你呢?你為香港減少水貨客,做過甚麼?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東方日報 圖片文字:陳詠燊)

原文:http://www.am730.com.hk/column-255084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