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9日

法國導演Pierre-François Martin-Laval 從「小棋王」展現新移民困境

大相

有朋友曾跟筆者說,若走進巴黎乘搭多次計程車,多會遇上不同種族的司機。的確,世界各地因有不少人遇上戰禍、政治逼害等,無奈要逃離家鄉,有些會逃至法國開始新的生活。但當然,法國當地也要因投奔者的背景是否符合難民身份,才能接納他們能否在其國落地生根。法國新片《走佬小棋王》(Fahim)中,正講述一來自孟加拉的少年怎樣憑棋藝及毅力,最終獲難民身份而得留居法國,這真實事件也深深吸引着導演Pierre-François Martin-Laval,而將之搬上大銀幕。

Text:蒼井邱

Photo:(訪問部分)蒼井邱;(劇照及開幕禮)法國文化協會、Bravos Pictures

 

《走佬小棋王》為今屆香港法國電影節的開幕電影,雖然今年遇着香港動盪之時,但導演Pierre-François也應邀來港作嘉賓及接受訪問。Pierre-François看來帶點嚴肅,但遊走電影、劇場,能編能導能演的他,多是參與喜劇的創作及演出。他說:「我小時候是一個害羞、內向的人,不過自6歲開始我曾在馬戲團演出,既培養出主動、外向的個性,同時亦令我對戲劇演出產生濃厚興趣。而我本身也愛欣賞及演出喜劇,因這既令我感到開心,同時也是跟觀眾交流的一種上佳方式及戲種。我一直覺得喜劇最適合我發揮的。」

01

Pierre-François Martin-Laval有着不少喜歡的喜劇演員,由殿堂級的差利卓別靈,以至近代的如占基利、阿當桑迪拿、韋法路等,他都甚為欣賞。

02

法國文化協會總監Jean Sébastien Attié(左)表示起初曾因香港局勢問題考慮取消今屆香港法國電影節,幸而最終也決定繼續舉行,也予香港觀眾跟Pierre-François Martin-Laval有交流機會。

0607

Pierre-François Martin-Laval早前出席法國電影節的開幕禮,並為其新作《走佬小棋王》的香港版海報作簽名。此片稍後亦會在香港公映。

 

劇本多番修改 如實呈現小棋王經歷

談及Pierre-François編導新作《走佬小棋王》之源起,一切源於數年前一電視節目。「那時我在電視看到關於一位來自孟加拉、在法國本土落地生根的小棋王Fahim Mohammad,節目是他介紹其將出版的自傳,講述他與家人移民前後的經歷。有時我在巴黎逛街、用膳,都會看到不同種族的人士在工作、生活,究竟他們為甚麼會來到這裏安定下來?相信各人有不同的故事。Fahim Mohammad的經歷,令我覺得可將之搬上銀幕,讓我表達對移民的關心,亦可讓社會關注到他們的境況,從而可給他們合適的援助。」

但電影由籌備至拍攝完成,用上超過五年時間。2014年Pierre-François接觸到Fahim本人,因應其自傳而先寫了一劇本讓他過目,但Fahim有感初版的劇本與其人生經歷有偏差。所以往後幾年間,Pierre-François為劇本作多番修改,慢慢取得他與其家人的信任,他續說:「及後為影片作宣傳時,Fahim也一直為伴作幫忙,我十分感謝他。」

03

《走佬小棋王》除了描述孟加拉小孩Fahim Mohammad在棋藝上的奮鬥過程外,同時他於父親流落法國的經歷,也反映移民在該國所遇上的問題。

 

大明星與非職業演員同場

劇本作修改之同時,也得要快快找合適的演員。Pierre-François表示,負責選角的人員曾走訪超市等物色合適的小孩,拍下照片,再安排到來試鏡。Pierre-François說:「但試鏡期間,小孩的演出皆表現不自然。後來我看到一男孩的樣子較適合,但見他真人時,原來有1.8米高,看來不太似小朋友,也無奈要棄用他。不過當見其堂弟跟他會合時,我發現他的相貌甚適合,雖然他那時候不大懂法語,找翻譯問他有否興趣試鏡,但他卻很抗拒,並表示他將來想做醫生而非演員。及後我致電給他父親,向他父子倆不斷遊說,最終這小孩才肯參與演出。而這個同樣來自孟加拉的小朋友,就是飾演Fahim的主角Assad Ahmed。

至於戲中另一佔戲頗重的角色:Fahim在棋藝社的師傅Sylvain Charpentier,便邀得享負盛名的謝勒狄柏度(Gérard Depardieu)飾演。Pierre-François於2004年為電影《RRRrrrr!!!》任編劇時,便認識了戲中主角狄柏度。「之後十數年我們雖鮮作聯絡,但我撰寫《走佬小棋王》的劇本時,便想到狄柏度演這師傅實屬不二之選,及後我先將劇本送至其經埋人,他十分喜歡,之後他再給狄柏度過目,兩天過後他便一口答應。連Sylvain Charpentier本人得知由這位法國影帝飾演自己,他亦感興奮。」但遺憾的是,Sylvain Charpentier本人於2016年因腦癌離世,Pierre-François曾承諾讓他在片場參與指導,但最後未能成事,令他感到十分可惜。

05

謝勒狄柏度演出能收能放,給予小演員Assad Ahmed有不少發揮空間。

 

人物傳記外 不離關心社會

面對演出經驗豐富的狄柏度及非職業演員Assad Ahmed,Pierre-François的指導方法亦有不同:「對Assad Ahmed以及飾演其父親的演員,因他們無甚演出經驗,所以我經常提醒他們不是表演成另一個人,而是要成為角色本人,要將角色一切全情代入,才會有說服力。致於狄柏度,我則對他不需用任何導演技巧了!因他經驗豐富,看過劇本後便知道怎樣演出。你不用、亦不應教他怎樣控制情緒去演,這會令他感到不開心而鬧脾氣呢!」

指導演出外,Pierre-François在編導這真人真事時,又會怎樣作取材呢?「可以說戲中有75%全基於真實,25%則是另加創作或刪減以豐富戲劇效果。舉例說,Sylvain Charpentier每逢暑假會帶Fahim到其年邁母親家裏進行訓煉,但這些枝節我得刪去,以令故事更集中緊湊。另外,Isabelle Nanty飾演的棋藝社秘書致電電台向首相說理一幕,真實是棋藝社一小職員致電的,但這無礙道理中關注新移民遇上的問題,這一樣可令觀眾反思。」

04

小演員Assad Ahmed飾演Fahim Mohammad,其自然表演獲導演讚賞。

 

《走佬小棋王》

故事:八歲的國際象棋神童Fahim被迫離開祖國孟加拉,與父親逃亡到巴黎,但庇護申請被拒,兩人成為非法移民,繼而流落街頭生活潦倒。幸而Fahim認識了法國國際象棋界的其中一位頂級教練Sylvain,並獲得後者的指導,讓他找到了人生目標:他在棋盤上走的每一步,也正好反映了他為爭取正常生活所遭遇的勝利和慘敗。

Read More
2019年12月04日

《獅子山上》攀登巔峰 歷練人生

大相

甚麼是獅子山精神?各人也有不同演繹,而《獅子山上》導演梁國斌則從攀石運動員、「包山王」黎志偉的經歷,對此有深一層體會。「黎志偉因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但他對其人生從沒言棄,最終更坐着輪椅攀上獅子山成就壯舉。我將其真人真事搬上銀幕的過程中,對獅子山精神有這深一層體會:『不是要見到希望才堅持,是要堅持才見到希望。』這是我們給獅子山精神的深層定義!」由戲外情節,以至戲外的梁國斌和黎志偉,皆對這份精神有着深一層詮釋。

text:蒼井邱

photo:蒼井邱(訪問攝影)、Golden Scene(電影劇照)

 

重新編寫  創作「非典型」自傳

話說約四年前,黎志偉主動透過一位攝影師,向梁國斌自薦將其個人經歷拍成傳記電影。梁憶述道:「起初我有點懷疑是,一個人為甚麼這樣『自戀』要拍個人自傳呢?而那時候我亦忙於拍劇,所以當時並未跟他正式接觸。約半年後我完成拍攝工作從泰國回港,黎志偉再透過攝影師聯絡我想拍其自傳電影,大家終作首次會面,我看過他撰寫的劇本後,心道:『不得了!』因故事完全是典型過典型的勵志劇,觀眾也會覺膩。所以我表示會加入一些有趣的、較『cult』的元素入內,他表示完全由我話事,就這樣,大家便開始合作。」

那麼,《獅》中究竟加入了甚麼有趣,較『cult』的元素?梁國斌補充道:「在角色身份方面,我完全忠於其運動員及家庭背景(林德信飾演的主角紀大偉,與黎志偉一樣,亦是有妻有兒),但劇情則可說大部分由我自由發揮,如加插主角看到不少角色變成動物、一些社會荒誕事(如醫療制度之死板),還有紀大偉年青時(朱鑑然飾)與一攀石女運動員(袁澧林飾)那戀人未滿的關係,還有年青及壯年時的紀大偉一起對話等,都是我另加入的元素,這些戲劇性處理既可令全片不致變成千篇一律的人物傳記,亦對主角的描寫更立體,還有諷刺時弊,難得黎志偉對我的改編全沒意見,讓我更放心創作、製作下去。」

02

年輕時的紀大偉(朱鑑然飾)與攀石女運動員(袁澧林飾)產生一段似是而非的戀人關係。

03

壯年時的紀大偉常想像與年輕、身體健全時的自己對話,常被後者說話刺中死穴,卻更激勵自己。

 

導演路崎嶇 更見團隊精神

不知怎樣,梁國斌的電影路,或許有點像黎志偉的運動員生涯一樣,總是崎嶇不平。梁的首齣電影導演作《死開啲啦》,與他這第二作《獅子山上》一樣,都是由籌備至正式公映時,用上超過兩年時間。而執導《獅》的時候更是困難多多。梁國斌說:「當完成拍攝工作後,我的父親忽然離世,我一直與他同住,這惡耗對我的打擊實在很大,那時我停工接近半年,因實在不能投入工作,幸而投資一方亦諒解我。到我返回崗位時,在特效、後期製作上也遇上一些難題,如CG技術方面,既要製作剛才提及的動物圖像,獅子山環境等,最初想找專做電影CG的公司幫忙,但對方未能抽到時間,最後我找一具製作CG經驗、但主要做廣告而非電影的製作公司,他們要求極高,我們已『收貨』的畫面,他們表示其實還可做得更好,結果對方再多用三星期時間,當中一天由朝到晚拍攝獅子山不同位置及不同色溫,務求以電腦技術嵌出最逼真的獅子山。今次我們一組人不只是為一份工作,而是用心去做好一件事,這方面令我十分感動!」

01

梁國斌(右)繼《死開啲啦》後再於《獅子山上》創造出另一個林德信出來,見證對方成長、進步,自言很有滿足感。

07

看見身後獅子山背景,兩人不禁回憶起在實景拍攝時的一切。

 

體驗人性多面

梁國斌被他的工作組員感動,觀眾又會被黎志偉的經歷感動。同時,導演亦希望以此片給自己及觀眾另一些看法:「戲中方健儀飾演的醫生看過紀大偉的診斷報告,已斷定他不能再走路,這是難以接受但確是事實;邵音音飾演的中醫告訴其治療可助他康復,但收了他7萬5千元藥費,結果當然是『嘥藥費』。這告訴你好聽的話是否可信?難聽的話目的又是否傷害你?杜麗莎飾演紀大偉的外母更是實例,她對女婿說話刻薄,但及後以裁縫比喻他人生下半場該怎樣走。人是有兩面的,外內、好壞要怎樣鄰斷?我也想藉此片給大家一點啟示。」

06

紀大偉臥病在床時,常受鄰床病人(張松枝飾)尖酸刻薄說話滋擾,但其實後者也有着一顆善良的心。

 

體能與演技之挑戰

繼《死開啲啦》後再與梁國斌合作的林德信,對於今次演繹真人真事的電影,也大感興趣:「當收到公司訊息告訴我梁國斌找我演出《獅》時,我正在行山。之前我對黎志偉及其經歷是全無認識的,之後一聽故事大綱感到相當吸引,一來我亦喜愛運動,今次更可一試攀山攀石;二來黎志偉本人主動積極,相反我個性則較被動,甚至有點『hea』。此片對我對的演技及體能都是一大挑戰。」

但當林德信一試攀山、攀石滋味,真的較他吃不消。他回憶起來,尷尬笑道:「香港電影拍攝攀山題材的不算多,或只有謝天華在電視劇的單手攀山絕技可作借鏡,外國的或參考史泰龍的攀山動作片《絕嶺雄風》(Cliffhanger)。正由於過往可參考的影片實在有限,事前全組工作人員必要花大量時間研究。到真正攀爬時,一場我在泳池上上落落,一邊跟朱鑑然演對手戲,兩邊兼顧便感吃力;到真正攀上獅子山時,因有些場口其實其他演員不在,要獨自演出,那半天吊的感覺,像自己沒有靈魂一樣!當攀畢時你真的累至不能說話,飲幾公升的水也補充不到。不過這些體驗也是好好的經驗,而這個『boy to man』的成長故事,對我來說是感動的,我相信男觀眾也有同感。」

05

林德信雖有運動底子,但要坐着輪椅,憑雙臂應付多場攀山、攀石戲份,他也感吃不消。

04

衛詩雅飾演紀大偉妻子,在戲中照顧丈夫毫無怨言,不斷給予鼓勵;戲外的她,林德信表示她十分專注自己及對手的演出,盡力助對方入戲。

 

《獅子山上》

上映日期:即日

放映地點:K11 Art House、UA Cine Times

 

Read More
2019年08月26日

兩國動畫 以童心呈現真善美

大相

人心不古、謊言蓋謊言、「惻隱之心」已不知為何物……活在當下,要教導小孩子何謂正確,家長們就是充滿着無數無奈和問號!在今年風雨飄搖的暑期天,慶幸「香港兒童國際電影節」(KIFF)如常舉行,大小朋友走到戲院觀看世界各地的兒童片,既增廣見聞,更從看各國童心,學懂保存人的真善美,不被濁流污染。早前節目中其中兩齣電影:日本的《溫泉屋小女將》,以及巴西的《不再恐懼鳥》(Tito and The Birds),風格各異,但都道出自身怎樣克服外在與內心困境,為自己及周遭的人帶來啟發。兩片導演早前亦有出席電影節,跟大家分享創作過程點滴。

text、photo:蒼井邱

劇照提供:香港兒童國際電影節

訪問場地提供:東南樓藝術酒店(高坂希太郎訪問)

 

為他人設想 訊息正面

《溫泉屋小女將》導演高坂希太郎執導的長片不多(上一齣導演作已是2003年的《茄子-安達魯西亞之夏》),但在動畫界經驗豐富,這位吉卜力工作室的主將,便曾為《千與千尋》、《崖上的波兒》等名作任作畫監督。事隔十多年再當導演,源於被改編成《溫》的同名兒童讀物,它於2003至2013年出版,日本銷量達300萬冊,極受歡迎。「約5年前我有位在電視台工作的朋友想將之拍成電視動畫,我看過很喜歡,於是負責角色設計,但最終沒有拍成電視版。但往後他再聯絡我說有機會將《溫》拍成電影版,我樂於參與,最終亦成事。」

《溫》講述女孩小織的父母在交通意外中不幸離世,她便投靠經營溫泉旅館的外婆,但在意外中倖存的小織竟得到通靈能力,在旅館裏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友善的幽靈,就是這些幽靈朋友陪伴和幫助小織之下,令她既把溫泉旅館打理得好,而她也逐漸成長。導演喜歡這故事的原因,就是看到這小女孩與別不同之處:「故事所講的是一個以客為先的行業,女主角小織年紀輕輕但已深明待客之道,必先為他人設想,而將自己的情緒、想法先放下。近來日本的影視作品或讀物等多強調主角的個人感覺與本色,但《溫》剛剛相反,這樣的主題、訊息正吸引着我。」聽起來,《溫》的主題也正好跟今年初在港上映的《假面酒店》相觀照呢!

02

高坂希太郎事隔15年再執導動畫長片,成就以大眼小女孩作主角的《不》,與他過往導演作之內容和風格不同。

03

高坂希太郎的新嘗試,令他憑《溫》獲得日本電影學院優秀動畫作品獎。

 

生死定律 不用避忌

《溫》涉及死亡、幽靈等元素,女主角自小失去父母亦很悲慘。聽起來並不似「適合任何年齡人士觀看」的動畫,但高坂希太郎認為並非如此。「以大眼小女孩為主角正是我的新嘗試,角色可愛的造型不會嚇到小朋友吧!至於『死亡』是一現實,就如吃肉就涉及動物死亡;人類代代相傳,過程中有死亡也有出生,這是正常不過的事情,而我處理此片的訊息是正面的,小朋友也適合欣賞。至於當年曾看過原著的小朋友,現在多已為成年人,再看這電影版,也會有深一層體會。」

而導演重看此片,亦有得着,就是可審視自己不足之處。「《溫》有一幕是溫泉旅館其中一客人,竟跟小織父母的意外有關,這一大衝擊令她痛苦一會,但之後她很快回復平靜。這一場我處理得過急了,其實可多鋪排其情緒的起伏。但因片長限制,不能表達更多。希望日後在創作上可作出平衡。」導演對動畫創作之認真,好比戲中小織對其溫泉旅館的工作一樣。

高坂希太郎自言能夠從事動畫製作至今,有幸得到不少前輩如宮崎駿等提點他,令他往後發展更為順利。香港的環境與日本不同,要在香港漫畫、動畫界做出成績,實在比在日本困難得多。但高坂希太郎表示香港的有心人也不要因此氣餒:「雖然香港動漫看似無路可循,但也因此少了規範,從而更可自由發揮,但當然自己也要多學習多練習,自行發掘新元素,不斷自我鞭茦、演進,才能找到機會。」

04

《溫》中的幽靈並不恐怖,而且本性善良,為女主角解決不少問題。

 

城市問題  促成新作概念

相對地,在電影節中來自巴西的動畫《不再恐懼鳥》,其陰暗路線則較明顯,但訊息亦很陽光。此片由Gustavo Steinberg、Gabriel Bitar、Andre Catoto聯合導演。前兩者早前亦來到香港跟觀眾會面。由題材至風格,《不》都是看來較另類的動畫,故事講述與媽媽相依為命的10歲男孩提托,遇上一個不尋常的傳染病傳遍全城,於是提托與眾好友尋找解藥,過程中提托更發現怪病與他失蹤了的爸爸對鳥類的研究有關……來自巴西聖保羅的Gustavo Steinberg,自言身處的環境為他執導此動畫帶來啟發:「聖保羅雖非有戰亂,但就是治安頗差,市民歸家時常環顧左右確保沒有被陌生人跟蹤,家家戶戶多裝有電線、鐵絲網等圍着。再加上當地的政治氛圍,另人人恐懼如面對傳染病散播般。這動畫的意念就是從此開始。」為加強片中的不安氣氛,《不》用上油畫風格,呈現上世紀初表現主義之風(Expressionism。放諸電影創作,相關元素包括有詭異古怪的布景,誇張的角色造型及建築設計、光影對比強烈,主題多是描寫世界失衡,充滿罪惡等。」Gustavo等三位導演過往觀看過無數電影與動畫,就連喪屍元素也放諸入電影內!聽起來,真的適合小朋友欣賞嗎?

05

Gabriel Bitar(右)與Andre Catoto曾參加Gustavo Steinberg(左)籌辦的動畫展並屢獲殊榮,及後Gustavo找來兩人合製動畫長片,最終便由他門三人合導成《不》。

06

《不》的另類美術風格和正面主題,為大小朋友帶來全新的觀影體驗及思考空間。

 

小朋友的誠與信  衝破任何障礙

《不》固然涉及一些恐怖元素,但Gustavo等也非常喜歡迪士尼傳統動畫、彼思近年的佳作,還有宮崎駿的作品等,目標觀眾也包括小朋友在內,所以《小》的恐怖程度也適可而止,別具一格的小主角造型,自然吸引到小朋友欣賞。而片中的冒險情節,亦能提起他們觀賞的興趣。Gustavo續說:「當初大家開會討論故事方向,也想到史提芬保匹堡三十多年前監製的電影《小靈精》(Goonies),此片小主角的父母受開發商壓逼而無奈準備遷離,主角與其他小朋友發現有寶藏而開始尋寶之旅,藉以為父母尋獲足夠金錢保留家園。成年人的世界是複雜的,但小朋友有的是善良的心,可以克服難題。就是這一點為我們創作《小》時可作一故事設定,當中小主角提托與好友憑着親情、友情、信心、互相信任等解決問題。我相信大小朋友對當中細節會有一番領略。」

除了一眾小主角,另一批角色──鴿子,也是助角色間溝通、解決危機等起着重要作用。但為何選上鴿子而非其他鳥類呢?Gustavo解釋:「世界各地很多大城市一出現,多有鴿子在高樓大廈間飛翔、聚居,牠們是資深的城市觀察者,可能比人類對城市的一切更為了解。此外,在歷史中,牠們象徵和平、又能為人類傳信,這一切一切,正是我們選擇鴿子當要角的原因。」

07

《不》並不屬荷里活大製作,加上要將油畫風格於動畫呈現,當中技術也相當複雜,所以影片由籌集資金至製作完畢,足足用上接近8年。

 

box

「KIFF短片嘉年華」──短片一樣賞心悅目

KIFF的長片雖已播畢,但「KIFF短片嘉年華」仍正舉行中,20多部短片包括改編自俄國作家果戈里同名短篇小說,由英國演員施利安梅菲(Cillian Murphy)聲演的《暖大衣》(The Overcoat)、獲得芝加哥國際兒童電影節兒童評審團最佳劇情短片獎的《姊姊》(JIEJIE),以及其他來自南韓、美國、英國、法國、印度、伊朗、羅馬尼亞等地的作品,全部在短片嘉年華中免費放映,無需報名,歡迎大小朋友坐下來慢慢欣賞。

日期:即日至9月1日

時間:10:00am-10:00pm

地點:ELEMENTS圓方金區1樓

 

 

Read More
2019年06月24日

《上流寄生族》 解不開的貧富矛盾

大相

今年將踏入半百的韓國導演奉俊昊,其產量不算多,由2000年其首齣長片《綁架門口狗》開始,至現在的《上流寄生族》,合共只七齣長片。論產量與年資,他確不及同為「60後」同鄉朴贊郁及金基德般高,但這兩位導演卻已見走火入魔:朴贊郁的「作狀扮嘢」及金基德越走偏鋒,「搏攞獎格」呼之欲出!相對奉俊昊在英語市場工作一段日子後,繼《末世列車》、《玉子》回歸韓國,對其本土、以至國際社會問題依然關懷和洞察透徹,終成就《上流寄生族》這齣雅俗共賞之作,成為首齣奪得康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韓國電影,絕對實至名歸!

Text:蒼井邱

劇照:安樂影片

 

給你希望 再推倒你

看廣泛評論說奉俊昊的電影充滿黑色幽默,或許再讓筆者補充一點:他的黑色幽默是絕望的!其多齣作品呈現的客觀環境,實不會予觀眾有美好的幻想,更絕的就是他每每似給你轉機時,其實是從高處狠狠將你摔在地上:《殺人回憶》以為有機會將真兇繩之於法,最後兇手仍能逍遙法外;《骨肉同謀》中的母親以為可替兒子洗脫罪名,最後卻令自己換來一生罪孽;《末世列車》的階級列車終告停下,但看着白茫茫一片的末世景象,可有改變空間?來到《上流寄生族》,奉俊昊的本色更為強烈,但不流於浮誇,給予觀眾不少反思空間。

 

(注意:下含微量劇透)

 

《上》開首展現宋康昊一家四口的生活面貌,便惹笑得來卻教人不安:半地牢式的居所,只有些微光線透入,景觀是醉漢撒尿,又或外邊大噴殺蟲劑弄得煙霧彌漫。單位內凌亂不堪,臭蟲隨便在桌上經過。父母兒女皆失業,但其實各有專長,不過始終找不到工作,一家只靠摺薄餅盒維生。如此一場戲既不乏笑位(宋康昊見街外大噴殺蟲劑,竟指示家人不用閉窗,讓殺蟲劑滲入以消滅家裏害蟲),其實也呈現出韓國低下層在居住和就業方面的困境。

 

及至兒子(崔宇植飾)憑偽造文憑,進入神秘富豪(李善均飾)的大宅為其女兒補習開始,宋康昊一家四口竟因此可逐個覓得工作。但在暴雨前夕,一富一貧兩個家庭的命運呈現重大變化……

 

01

宋康昊在《逆權大狀》、《逆權司機》是一臉正氣的民主鬥士,回到老拍檔奉俊昊的世界,則變為頽爆中坑,展現出其演技之多變。

03

窮家子崔宇植靠妹妹(朴素丹飾)偽造文憑成功走入富戶當補習老師,卻成了悲劇之開始。

 

一切恩怨 人性使然

《上》其中一優點,就是沒有把戲中貧者和富者樣板化:富貴人家必不可一世,窮人悲慘至極。奉俊昊今次精彩之處,就是呈現出不同階層的人怎樣被人的劣根性、環境等弄至由誤會變仇恨,鋪排有層次:宋康昊一家或許靠呃換得工作,但工作上照本份做事,沒有偷懶,不過當生計受威脅,便沒有選擇;李善均這富貴家庭在物質上無憂,並善待宋康昊一家,但私底下卻不大接受這一家人的氣味(不需要甚麼4DX,言語間更能讓觀眾嗅到貧富間之矛盾,與及窮者被標籤的無奈);李善均誤會其司機曾在其車內跟女子鬼混,認為他不規矩而將之辭退,但自己不理會在花園紮了營的小兒子會否看見,而跟妻子即於廳中做愛,認真虛偽。人之所厭所惡,殺傷力實在難以想像!

 

有說影片本身有着1960年韓國經典作《下女》的影子,筆者至今仍未看過《下》。但看《上》時,卻令筆者想起法國新浪潮導演查布洛(Claude Chabrol)九十年代的代表作《冷酷祭典》(La Cérémonie),同樣主傭關係看似不俗,但言語上、態度上的無心之失,導致不堪設想的後果。《上》與《冷》兩片,皆對資本主義之禍、貧富對立等題旨有着深厚筆觸。

 

04

李善均和曹汝貞飾演的富戶夫婦,男的少理家事、女的「懵盛盛」,令宋康昊一家不用「量地」。

 

暴雨成主題與故事發展關鍵

影片至中段出現暴雨,呈現出貧富兩個家庭天與地的生活;富者被豪雨掃雅興,回家照享受家庭樂;貧者由富戶處跑回家,因水浸致家裏已成「沼澤」般,不斷執拾,狼狽不堪。水流展現出兩種生活,亦讓貧者流返原處。在劇情轉折及主題表達上實屬妙筆。宋康昊戲中「冇計劃就是計劃」之論,道出人生無常、命中註定之無奈,簡宜悲涼至極。

 

戲末發展如何,當然要賣個關子。只可以說,理想和現實是兩回事,有理想你真的實現得到嗎?看畢《上》確教人搖頭歎息。影片批判資本主義的錯、社會的錯、政府的錯,在筆者看來,還有以下兩樣:(1)窮人被壓逼至極會反抗的,當權者可會留意他們的生活嗎?(2)戲中窮人為生活以花言巧語、假學歷等換取工作,但這些招式並非窮人專利,啲乜乜議員、權貴,也是箇中翹楚呢!

0502

富戶與窮戶的家居環境,展現出天國與地獄的分別。而富戶的家居格局,更成為戲情轉折一環。

 

《上流寄生族》

上映日期:即日

Read More
2019年04月14日

來自內蒙古的他與她 親情鄉情光影呈現

大相

電影會因地域差異而各有不同風格,但探討親情、鄉情的影片,則無論出自何人何地,總會令各地觀眾產生共鳴。於上月在星影匯(The Metroplex)舉行的「FIRST青年電影展 香港選映」節目中,選映了四齣由中國新生代導演執導的作品,當中《八月》的導演張大磊及《告別》的導演德格娜,同樣於內蒙古出生,同為電影人之後,同樣曾到海外進修擴闊視野,對同一位導演倍為敬重。從兩人的電影中所記敘的親情與鄉情,皆有溫情深厚的筆觸,讓觀眾見證兩位中國新世代導演的成長路。

Text、Photo(訪問部分):蒼井邱

劇照及座談會等照片提供:「FIRST青年電影展 香港選映」

訪問場地:星影匯(The Metroplex)

 

上一代薰陶 與電影結下不解緣

「八十後」導演張大磊的父親,是內蒙古電影製片廠知名剪接師張建華,可以想像張大磊的童年生活必離不開看電影。他說:「我自小在片場環境長大,可以說我小時候除了看電影,實在沒其他事情可幹吧!」其父親因工作關係,會到戲院、或找來錄影帶觀看一些老電影、創新技巧等經典作。張大磊續說:「史高西斯的《的士司機》、寇比力克的多齣作品等,我小時統統觀看過。當然當時我對當中內容或不盡了解,但就是覺得它們與別不同,很有意思。其後我對一些專業電影詞彙、技巧也感興趣及多作了解,再加上看過爸爸的工作情況,令我對電影製作不感陌生。」

同為「八十後」導演德格娜,於內蒙古呼和浩特出生,她早於四、五歲時隨家人搬到北京生活,其父塞夫及其母麥麗絲同為內蒙古電影製片廠著名導演。她說:「除了我的父母,還有我的叔叔、阿姨等均為電影工作者。無論在內蒙古或北京,我多是看着父母及其他長輩工作,或一起到電影院,看的主要是荷里活影片,就這樣我便跟電影建立了緣份。」

 

01

02

張大磊(圖上)和德格娜(圖下)對侯孝賢的電影甚為推崇。張大磊說:「其電影似遊走現實和夢幻之間,從中道出真實人生,令觀眾對之印象更深刻。」德格娜則道:「候孝賢的《千禧曼波》道出現代人生活的矛盾無奈,我執導《告別》時描寫女兒一角感情事,也就經常想起《千》而獲得啟發。」

 

家庭與教育 成就不一樣人生

自言不是好學生的張大磊,在升讀高中一年級時便退學。不過,其父對他的管教也不太嚴厲,讓他尋找自己的人生路。「記得初中時的家長會,很多同學的父母都說會跟老師作配合,希望他們教導其兒女取得好成績。但我爸爸卻對老師說讓兒子努力學習是一方面的事,但也要讓他過得、玩得快樂!老師聽畢也呆了!不過這可見我爸爸給予不少空間讓我自由發展。」張大磊在高中退學後,就是在家裏想着將來要做甚麼。「結果想到去俄羅斯讀書,原因是其使費較便宜,地埋位置也較近,其藝術、教育文化也跟中國的相近,容易適應。」對搖滾樂感興趣、能彈得一手好結他的張大磊,本想在俄羅斯進修音樂,但發覺這專業不易學得好,最終選擇修讀電影,除更多看電影外,更從俄羅斯人民身上體驗不一樣的生活。「歷史上他們經歷的苦難實在太多了,所以更珍惜現在的生活,對生活的每一個小點都有一份感動。我在俄羅斯生活了六年,這正是我最大的得着之一。」

相對地,同為「八十後」的導演德格娜跟父親相處的日子或不算太多。她16歲時到英國修讀藝術,其父親也沒反對。後來他患癌,於2005年離世。德格娜陪伴父親度過他餘下日子時,發現大家性格也十分相似:「我跟他都屬較內斂,不善表達情感的人,但其實大家內心也是柔弱的,特別關心對方。」或許是遺傳了父親的特質,她的電影表達上都較含蓄,但又有着從心所欲的情感釋放。「在英國讀書,學校會注會啟發學生的創作力,讓他們有着一份自由、期盼。而在英國我亦多看了歐洲片及一些亞洲如伊朗等地的電影,從而擴闊自己的觀影經驗。」

 

03

04

張大磊及德格娜分別憑《八月》及《告別》於「FIRST青年電影展」闖出名堂,為他們日後在電影事業發展方面打下強心針。

 

童年往事 細味父子情

《八月》是張大磊的首齣長片作品,於2016年完成。故事以九十年代初期國企市場化改革的狀況作背景,展現內蒙古小城一普通人家的生活變遷。戲中小主角曉雷於暑假流連街角與製片廠,見證身為剪接師的父親下崗……看到這裏,大家亦可想像到這是導演的半自傳式故事。張大磊說:「我一直想拍自己熟悉的、跟自身關係密切的電影,回想自己童年生活是簡單無憂,也是最窩心的。不過記憶中仍有一些不明確的往事、甚至可能只是夢,這也很難放進一個具邏輯的故事中,所以《八月》我刻意模糊真正的年代和地方背景,就隨心講講童年事,這樣的真幻處理或更能留下無窮餘韻。」

張大磊於2012年開始為《八月》寫劇本,至2015年才完成而開拍。當中最大困難,就是尋找資金,尤其是對當時未曾執導過長片的張大磊來說,更難尋找投資者。「一來我不擅交際,二來我在《八月》之前只執導過數齣短片,這些短片也用上我的積蓄而拍成,希望以這些作品令投資者對我投以信心,可惜也未成事。」《八月》中父親一角對小兒子曉雷的行為予以無限支持,戲外張大磊的爸爸亦用上60萬元的積蓄讓兒子圓其電影夢。拍成此片,張大磊對父親感激之情,盡在不言中。而在創作過程,他與父母也有着說不盡的話題。「一些童年往事其實我也非全肯定發生過,從而向父母求證,彼此溝通也更多了。而他們也留下不少我兒時的物品,更帶來美好回憶。同時我也回鄉尋找得不少舊衣裳舊相片等,這一趟『資料搜集』,讓我憶起昔日美好事,也是我今次執導《八月》時最愉快的經歷!」

 

05

張大磊父親張建華既是《八月》的投資者,亦是此片的剪接指導,努力為兒子圓其電影夢。

 

06

張大磊曾想過彩色太有真實感,黑白影像反予人似真亦假的記憶模樣。經深入考慮,《八月》最終以黑白呈現,也附合應有的效果。

 

生離死別 回憶父女情

與《八月》一樣,德格娜的《告別》亦屬半自傳式電影,戲中的爸爸患癌,在英國留學的女兒(由德格娜親自飾演)返家陪伴他度過最後的時光,同時也對自己的感情事等作一次審視、反省。德格娜說:「記得我還在學習,有很多人或因我父親是蒙古人及執導過不少以大漠草原作背景的電影,便期盼我也執導相類的作品。不過我十多歲時便讀到英國讀書,之後也留在北京生活、工作,所以我對大漠草原的了解,絕不會比都市生活的多。亦因此,我編寫一個跟自身關係最密切的故事,自然也想到自己與爸爸的關係。」戲中父親為著名電影人,現實中德格娜的爸爸在影壇亦享負盛名,德格娜更選了他的代表作之一《悲情布魯克》的片段置《告別》片末作致敬。

《告別》中的父女相處短暫時有磨擦,正如德格娜之前所說,自己跟父親性格相似,內斂亦帶倔強,可想像戲中父女吵鬧多少是現實的寫照,亦感受到角色互相關懷的時候,情感亦真摰。「有一場戲是父親在床上背着女兒說了聲『謝謝』,這片段確來自我的現實生活,其身影像帶着一種冷漠,但他道出這簡單兩個字,已教我難以忘懷,這肯定是我一生重要的記憶之一。」此外,教她感動的,還有前輩的支持。「在戲中飾演我父親的演員涂們,現實中他也曾跟我爸爸合作,能得到他的支持我亦感到欣慰。另外,我拍此片時嘗試以一個鏡頭直落拍一場戲,首次拍長片的我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幸有導師提點我多拍一些特寫鏡頭以備不時之需。這些也為我帶來寶貴的導演經驗!」

 

08

於《告別》集編導演於一身的德格娜,自言拍攝此片時在導演及演員崗位兩邊走,對每次要投入角色的內心世界也倍感吃力。

 

07

《告別》的主要場景為醫院、家中,還有森林等,但燈光或色調都偏向深沉灰暗,既反映父親的身體狀況,也跟父女倆的疏離相觀照。

 

BOX

「FIRST青年電影展」 中國年青電影人的舞台

源於內地的「FIRST青年電影展」,其實已有十多年歷史。其前身是2006年創立於中國傳媒大學的「大學生影像節」,目的是發掘及推廣年青電影人及其作品,至2011年正式改名為「FIRST青年電影展」,每年於青海省西寧市舉行。這十二、三年間,FIRST在選片方面眼光獨到,率先放映了不少日後揚威海外的中國新導演之作,如最近在港越映越旺、胡波導演的《大象席地而坐》便是一例。同時,影展得到不少國內外著名電影人支持,就以歷屆評審為例,便包括有許鞍華、王家衛、湯唯、張震、姜文、婁燁等等。

此外,FIRST訓練營是這影展重點教育項目之一,以培養導演的意識及個人風格,拍出別具一格的電影。這訓練營每年會邀請國際級電影人為為期十日的訓練營擔任導師,過往包括有台灣導演蔡明亮、匈牙利電影大師貝拉塔爾(Béla Tarr)等等。可見這電影展大受國際影人重視。

 

09

上月張大磊(左二)、德格娜(左三)等四位導演與FIRST青年電影展的創辦人及策展人,一同來港參與香港選影活動,當中包括影片放映及講座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