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寄身100天》泰導之轉變 娛人導人亦導己

大相

近年不同類型的泰國電影在港多受注目,但論登陸香港最頻繁的泰片類型,還是恐怖片。泰國導演柏德潘王般(Parkpoom Wongpoom)過往合導的作品如《鬼影》(Shutter)、《4條大路通陰間》(4BIA)等對恐怖片迷來說應不會陌生,但今年其個人「孭飛」首作,態度有所轉變:新作《寄身100天》(Homestay)仍帶驚慄、奇幻元素,但就不多嚇人,反而多了人間溫情深厚的筆觸,還有主角的自省,由一對青春組合提:James拉東蘇帕龐皮尤(Teeradon Supapunpinyo)及Cher翠柏艾利古(Cherprang Areekul)演繹出來。且看這齣新作如何從類型超越類型。

text、訪問攝影:蒼井邱

劇照提供:安樂影片

部分圖片:網上圖片

 

《寄身100天》開首是一無主孤魂附上一高中男生屍首明而「死過翻生」,原來孤魂乃受死神考驗:他要在「上身」後100天內找出明自殺的原因,若未能在限期內完成任務便永不超生。於是這孤魂用盡方法投入明的世界,感受明的親情、友情及愛情,逐漸發現他的死原來另有內情……

 

恐怖片導演為「洗底」 花盡心機

集編導於一身的柏德潘王般,曾獲監製推介他一看日本小說家森繪都的作品《Colorful》,看看能否將之影像化,結果他看畢後即把其他project放下,一切以《Colorful》為先。「這小說除了有無窮懸念,結局既震撼亦別具意思,我每閱讀一段落,腦海中已不斷去諗怎樣將它拍攝出來。」「諗」就容易,但要執行絕非易事。柏德潘王般表示,此小說也曾於日本被改編成其他影視作品,包括動畫。但或許原作者當初擔心一放出版權至海外,會被改至面目全非失去故事原意,結果在更早前為了小說的版權問題,已花了近10年商討完畢,才能成功開拍;但之後柏德潘王般又另花19個月,才能寫出完整故事:「首先要將故事設定泰國背景,對相關不少日本文化的情節唯有作出改動,令泰國觀眾能投入其中;另原著本身只集中描寫主角的家庭生活,但我想帶出更多訊息,於是在主角的社交圈子如校園生活,及友情、愛情等着墨更多,令這個角色變得更豐富多采;另我亦曾經看過《Colorful》的動畫版,覺得無論小說或這動畫對守護神的描繪都屬較可愛一類,不過我亦想保持我一貫拍攝恐怖片的風格,於是要花筆觸將守護者描繪得較猙獰……就是因應各項元素要取得平衡,而又不失故事之重點,所以寫劇本方面足足用了19個月。」

01

02

森繪都的小說《Colorful》,曾於2010年改編成同名日本動畫,角色造型偏向平實。

 

03

《寄身100天》題旨、人物設定跟動畫版超過80%相似,但《寄》掛有柏德潘王般這招牌,當然在氣氛營造,角色設計等來得陰深一點。

 

04

擅長編導恐怖片的柏德潘王般,也曾被某些驚慄片嚇倒:「年輕時觀看《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戲中隔住玻璃看見安東尼鶴健士(Anthony Hopkins)的模樣,已有不寒而慄之感!」

 

 

創作亦是自我反省時

戲中明這角色在生活上遇上大大小小的挫折,還有一些事情更是追悔莫及。柏德潘王般編寫這劇本時不斷去想為觀眾帶來明確亦正確的訊息,同時就連他亦從自己的作品獲益良多:「拍畢此片,令我對時間的重要性有更深入的體會,它雖然是免費的,但也不能亂花。我回想自己也曾浪費不少時間而感後悔,那就是自己在電影工作上,總是受別人的想法影響,而自己本有一個決定,卻過於考慮別人的諗法而致畏首畏尾。現在我也學會要更有自信心,敢於附諸實行。」

柏德潘王般執導《寄身100天》時的前期工作,單是資料搜集方面已用上相當的時間。他說:「戲中明為甚麼自殺?我們單為這角色的心理變化已作出詳畫資料搜集。我本身是較開朗的人,或不會明白明的自殺行為,究竟一個人的負面情緒至哪狀況,而無形逼使自己輕生?若描寫明的表現只歇斯底里,實難教觀眾信服。」導演今次找來曾演出《出貓特攻隊》等電影及電視劇的James飾演明一角,縱使有一定演出經驗的他,在戲中一些自己跟自己做對手戲的場口,也需要在表情、眼神等花下功夫,才能真正表現出兩個自己。

05

片首一場主角走出醫院外牆奔跑的場口,既用上不少時間於特效上,又要男主角感受大廈外的傾斜度來表現恐懼之感,這些導演皆花上不少精神處理。

06

James拉東蘇帕龐皮尤在《出貓特攻隊》是多口、開朗的少年,但在《寄身100天》中則是鬱鬱不歡的學生,演出與形象皆來大變身。

 

演出也是一種治療

至於女主角Cher,乃是泰國天團BNK48的成員兼隊長,唱歌跳舞難不倒她,但對全無演劇情片經驗的她便於《寄身100天》擔正飾演女主角佩,會否「難為」了她?而柏德潘王般為甚麼選中她?他回想起來邊笑邊答:「那時我想找一些新面孔演出,所以也會在facebook嘗試發掘一下,當中看到了五官標緻的Cher,於是我便約她試鏡,以先肯定圖片與真人相符,免『貨不對辦』,哈哈!見過她真人後,其實起初我也覺得她合適的,但跟戲中為個人目標作出很大犧牲的佩,與Cher的開朗模樣好像有點不大相符,及後我再看其facebook一個三秒的鏡頭,是她慢慢抬高頭向前望時的表情,像有千言萬語般,這就是我在尋覓中的佩!」

Cher一聽到導演擔心她「貨不對辦」,表情看來好嬲亦好笑。她回想試鏡時也有很大壓力:「當時不知要跟誰人合作,而試演十分鐘的戲份,卻在之前只有半小時準備,所以好緊張。」自言兒時生活簡單、無憂無慮的她,到正式演出時,上述的簡單生活卻變成她的負累:「因佩這角色有不少痛哭的場口,以前我當然也有哭過,但發覺哭畢對一切也沒幫助,於是對傷心事沒太大感覺。現在拍第一齣戲便要狂哭,導演亦向我多作講解,我也多上演技班,結果除在戲中哭得出來外,也像解放了自己般,盡情釋放情緒,這其實亦是好事!」電影的威力,不只能牽動觀眾情緖,甚至也是對台前幕後的一次自省之旅!

07

Cher翠柏艾利古完成首齣長片後,希望有機會接拍動作片,飾演如「黑寡婦」一類角色。

 

08

《寄》中明與佩這對年青男女的歡容背後,其實正隱藏着自己也不敢面對的悲傷往事。

 

09

《寄》中明與佩這對年青男女的歡容背後,其實正隱藏着自己也不敢面對的悲傷往事。

 

《寄身100天》

上映日期:即日

H

 

Read More
2018年12月11日

喜劇「急救員」──Pierre Salvadori

大相

法國喜劇導演皮亞薩爾瓦多利(Pierre Salvadori)對部分香港觀眾來說或感陌生,但其實他的作品也曾在港公映,而且頗受觀迎:柯德莉塔圖(Audrey Tautou)主演的《珠光寶氣》(Priceless)和《愛美麗的謊言》(Beautiful Lies),正是他編導之作。Pierre自言他在編劇方面,一切以人物先行,即是從人物行為、性格等慢慢延伸構思成完整故事,這正好讓演員有更佳發揮,亦能觸動觀眾心靈。他的新作《The Trouble with You》剛於今屆香港法國電影節亮相,教觀眾看得開懷大笑。「我希望日後觀眾在不知一切的情況下觀看我的電影時,可在開首十分鐘內認出是Pierre Salvadori的作品!」Pierre這個目標,驅使他在電影變革及保持個人風格方面不斷求進。

text、訪問攝影:蒼井邱

圖片:香港法國文化協會、互聯網圖片

 

擅拍喜劇的Pierre,也人如其戲:為人開朗、滔滔不絕且充滿幽默感。生於突尼西亞的他,曾於巴黎大學主修電影及文學,同時也接受戲劇訓練,而他首次的舞台演出,正是楝篤笑,可想像他天生就是喜劇全才。但他首齣到戲院觀看的電影,卻非喜劇但又更打動他的心靈:「那時看的是真赫曼(Gene Hackman)和阿爾柏仙奴(Al Pacino)主演的《Scarecrow》,兩個淪落人的際遇,現實的悲涼,今我於影片播畢時感到震憾而久久未能離開坐位。及後看過德國喜劇大師劉別謙(Ernst Lubitsch)執導的《Heaven Can Wait》,已是上世紀40年代的作品,但確是齣歷久不衰的喜劇,它令我常常去想要怎樣拍才能創作出優秀的喜劇,自此我也慢慢轉向幕後方面發展。」

 

喜劇感+發人深省不易為

集編導於一身的Pierre,1993年憑處女作《Wild Target》一鳴驚人,此片於2010年更被改編拍成英國電影《這個殺手好怕醜》(Wild Target)。往後他亦有作品被「寶萊塢」等改編。問他在編劇上有甚麼心得,他表示一切從人物出發:「我腦海中不會先構思故事,反而會從某一人物去想想他的行為、遭遇、心態,而將這些元素慢慢拼合,而成為一個令觀眾有共鳴的故事。以《珠光寶氣》為例,我會想一個單身女子在法國南部沒有職業如何是好,於是她會想『釣金龜』,但尋尋覓覓中,她其實也失去了自由、埋沒了本性……戲中柯德莉塔圖的際遇,也呈現出一個完整故事來。」

要逗人發笑其實已不易,如要從歡樂中做到發人深省,更難上加難。Pierre也道出拍喜劇的確十分吃力:「要給人驚喜,便要有超現實的情節、場口設計等,但又不能超乎常理,令人感到胡鬧無聊,所以當中也要帶出一些訊息、真理而不流於說教,因此要在各方面取得平衡。我會把我的喜劇視為垂死病人,我則化身急救員,積極令『他』起死回生,不只求『他』只延長十多分鐘、一小時生命,而要令他活得長長久久之餘,也是有意義的人生!」

01

02

Pierre Salvadori的處女作《Wild Target》,幕前三角組合為Jean Rochefort、Marie Trintignant及Guillaume Depardieu。被改編成英國版後,乃由Bill Nighy、Emily Blunt及Rupert Grint擔正。

 

03

04

《珠光寶氣》和《愛美麗的謊言》除了有柯德莉塔圖的人氣撐場,Pierre Salvadori的導演技巧和喜劇感亦為香港觀眾受落。

 

擺脫麻煩達至自由

說回Pierre的新作《The Trouble with You》,是講述女偵探Yvonne的已過世丈夫是個獲兒子崇拜、受人民尊崇的探長,但她及後發現丈夫原來是貪污警探,他更令年輕人Antoine無辜入獄8年。Yvonne努力「說故事」令兒子對父親持續留下正面形象,又要令剛出獄的Antoine重投人生正軌。這電影的創作意念,也正是源於一個人──父親。Pierre說:「我當然不是說我爸爸是壞蛋!一切其實源自我小時和媽媽的對話,她談及我爸爸時當然講及其優點居多,他簡直如傳奇般!但事實爸爸也只是一個人,也會有弱點。我想到母親在子女面前講到父親怎樣厲害但又要取得平衡,這正是有趣之處。」《The Trouble with You》法文原名為《En liberté!》,意即「自由」,也表示男女主角怎樣釋放自己:「Antoine被冤屈、憤怒牽制着,Yvonne也被一種罪疚感纏身,他們往後的經歷,也成了擺脫一切的良方。戲中我也有不少誇張的處理手法,如Antoine戴面具、之後甚至穿性玩意服飾打劫,但最後把這些裝束埋下,其實也是一種擺脫。」去年於《情尋酒鄉》(Back to Burgundy)飾演愛飄流的大哥的Pio Marmaï,今次飾演躁狂Antoine,Pierre對他讚不絕口:「他是演繹幅度甚廣的演員,每次演繹不同類型角色都予人說服力和驚喜。」至於跟Pierre第三度合作的柯德莉塔圖今次飾演Antoine的情侶,他對她也有這樣正面的評價:「她既能全依照導演要求演活各類角色,同時也呈現一種自由演繹法為編導帶來驚喜。我相信縱使不懂法語而單靠字幕來看她在銀幕上的演出,也會被她的演技和氣質所吸引而深深投入其中。」

05

Pio Marmaï曾於Pierre Salvadori上作《In The Courtyard》演出,今次在《The Trouble with You》擔正,其躁狂及自憐之演繹,教觀眾時而大笑、時而寄予同情。

06

曾參演戴丹兄弟(Jean-Pierre Dardenne, Luc Dardenne)導演作《無名女孩》(The Unknown Girl)的Adèle Haenel今次飾演女偵探Yvonne,首次演出喜劇的她亦有不俗發揮。

07

柯德莉塔圖飾演Antoine的女友,她對男友的改變及對兩人關係感到困擾,又是無形中受牽制的一員。

 

作者本色不能動搖

Pierre的喜劇雅俗共賞,也曾受荷里活注意。他亦曾有兩次機會執導荷里活電影,但最終他卻拒絕了。Pierre以其幽默本色解釋箇中原因:「如我在法國拍戲,在後期製作期間我放假後返回剪片室,電影仍會保持我放假前的原貌;但如在荷里活作後製時,我只去洗手間後返回剪片室,多數已被監製、主角等將電影剪成另一模樣了!對於電影主導、剪片權等,作為導演的我是十分堅持的!」當然,他也並非斷絕日後往荷里活發展的機會,一切也隨心所欲,正如世界仍有不少觀眾覺得法國片=藝術片=悶!Pierre對此也有以下見解:「其實我也嘗試創作一些能引起世界各地觀眾共鳴的電影,但電影本身也要有創作人的個性,有他想要表達的訊息,並不是『倒模』去迎合觀眾。當然,法國電影也不是患上『自閉症』,它始終會跟觀眾溝通,而事實上今天法國電影亦多元化,大家只要多看,既可看出趣味,也給予大家思考空間。」Pierre亦再強調,觀眾想看到的始終是別具一格的作品:「劉別謙能自成一格,所以很多觀眾再接觸其作品,看到首十分鐘便認出是他的導演作,所以我也希望觀眾再接觸我的電影時,也很快認到『a film by Pierre Salvadori』吧!」

08

Pierre Salvadori希望有機會能跟荷里活喜劇演員Jason Segel,以及「吸血女」Kristen Stewart合作,為其喜劇添耳目一新之感!

 

《The Trouble with You》剛於第四十七屆香港法國電影節放映完畢,不過此片已有香港發行商買下,稍後或有公映機會。而電影節於明年一月亦舉行第二部分的回顧節目:「電影與音樂:電影原創配樂作曲家巡禮」,當中會向法國電影配樂大師亞歷山大‧達士勒(Alexandre Desplat)致敬,並放映由他配樂的電影《銹與骨》(Rust & Bone)。節目中還有不少法國名作如《天使愛美麗》(Amelie)、《羅丹的情人》(Camille Claudel)、《祖與占》(Jules and Jim)等亦重現大銀幕,極盡視聽之娛,想回味、或開始去認識法國電影的朋友,不容錯過!

 

電影與音樂:電影原創配樂作曲家巡禮

日期:2019年1月5日至1月25日

網址:http://www.hkfrenchfilmfestival.com

 

 

Read More
2018年10月31日

見證社會的「煩」與「非凡」──歐文傑

總大相

「攰」,是體力透支,亦是一種心理狀態,舉例說:在香港接受教育,競爭激烈,無論一般學生、以至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同學,必有「攰」的感覺;老師照顧學生的需要,又要迎合家長、校方的要求,當然也感到「攰」;家長擔心孩子的前途,頻頻撲撲,一樣會「攰」……上述情況,與其說是教育制度問題使然,那不妨再想深一層:整個城市的價值觀有變,人人只追求功利,如此氛圍,你我他又怎會不感到又攰又累?歐文傑執導的《非同凡響》,不是要說教、亦非要大力鞭撻制度問題,而是切實呈現今天教育、家庭、社會的精神面貌,讓觀眾反思。

Text、訪問攝影:蒼井邱

劇照:Golden Scene

鳴謝:香港夏日國際電影節

 

由教育開始  呈現社會眾生相

當初歐文傑構思《非同凡響》一片,故事層面、題材其實未至現在公映的版本那麼廣泛。他說:「約三年多前我為社聯執導一齣微電影《我的女兒》,當時此片反應不俗。之後社聯再找我多拍一齣微電影,以一般教育,以及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為主題。在拍攝《我的女兒》期間,社聯曾安排我接觸粉嶺的普光學校,得知這間教授輕度智障學童的學校,正想製作一音樂劇。這齣音樂劇或不會受社會注目,那時候我想起自己執導《十年》時,當初也沒很多人關注。於是我想到《十年》和該校的音樂劇的參與者,大家都是默默耕耘,卻未必有很大迴響,於是我以此為切入點,而開展《非同凡響》這故事。」

歐文傑為《非》先於普光作一年時間的資料搜集,如接觸該校的家長和同學,間中上課觀察師生的學習情況。而故事層面也非只涉及特殊教育,歐文傑也接觸過不少主流學校的師生和家長,而由於普光學校位於新界北區,也令他留意該區的民生和社會問題(如走水貨等),統統素材也成為《非》的主題。「我不為自己設下框架去拍《非》,起初我也是着墨於香港教育及制度問題,及後我也了解到,問題其實不只在於制度:究竟要做到甚麼才算成功?人生追求的是甚麼?社會、家長對年輕一代有甚麼期望……統統也是價值觀問題。正因社會的價值觀變了,即使你將芬蘭一套被公認為完善的教育制度搬到香港,也是徒然。《非》中有多個角色,由學生、家長、老師等也因今天的一套價值觀而各遇到難題,我希望藉《非》呈現出來,不去搞悲情煽情,而讓觀眾細心去想。」

0102

《非》中從一間特殊教育學校舉辦一齣音樂劇開始,反映出教育、社會、倫理等各層面的問題,但不作「判官」,而是客觀表達出來,讓觀眾反思。

06

《非》中謝珈朗飾演小弟弟一角,是取材自一特殊教育學校女生的生活背景。歐文傑在選角時,發現就讀普光的珈朗既能演又能踩Roller,到安排他演出時,大家也建立互信,導演也加深了解SEN學童的需要。

 

爭贏又如何  失去或更多

在資料搜集過程中,歐文傑也見盡今天學生所遇的難題與無奈。「記得我訪問一間Band 1的幾位女同學中,有一位明顯較『黑面』,像是我浪費了她時間似的,但原來是她對現實不滿:喜歡繪畫的她,老師曾忠告她畫畫『搵唔到食』;畢業後又要養家,她擔心將來薪水不足。又有老師安排到特殊學校當義工的同學接受我訪問,他們在老師面前自然作公式回答如『做義工好有意義』等,但當老師一走開,他們也道出只為應酬老師、或為得獎等。另外我又訪問一個走水貨學生,他大膽至取別人的貨再轉賣,讀書方面則沒有目標,只擔心一畢業出來工作,父母不再養他,而是由他養家。以上種種,大家正好在《非》也看得到相關細節。」

歐文傑回想從前,表示自己的生活環境不算好,但也過得快樂。他說:「從前小學時我返半日制,放學做好功課便可去玩,自得其樂,到中學考會考當然有一定壓力,但對比今天考DSE的學生,卻是兩種不同程度的競爭,今天五、六萬個DSE考生去爭兩萬餘個大學學位,變相是較容易入U的,但今天的風氣是甚麼也要贏在『起跑線』:年紀小小上playgroup,上小學已是全日制、多樣興趣班編得密麻麻,到中學又要上各科補習班,只為日後畢業在社會有一定競爭力。但我覺得就算爭贏了,這群年輕人真的會感到開心嗎?之前毫無喘息時間的學習生涯,已是一種痛苦。記得在《非》一次映後分享,有一女孩觀眾向她媽媽說:『你看,那個承受大量壓力的女生(余香凝飾),跟我上學時一模一樣!』這實在悲哀!從現實中,我感到大家遺忘了真正的快樂是甚麼,人要追求的究竟是甚麼,這都是我想反映出來的。」

03

戲中岑珈其和余香凝分飾兩個背景盡不相同的學生,但無論在學業、個人理想、家庭方面等,兩人都遇上不同程度的問題而感煩惱。

04

學生感到煩惱,飾演SEN學校的老師谷祖琳,對教育事業及個人前途也有一份無力感。谷祖琳演出前亦曾花長時間參加工作坊,以了解特殊教育的一切。

 

總有意想不到的回報

執筆之時,《非》在港的票房剛衝破三百萬,一齣非注流商業片能有此票房成績,實屬難得。但台前幕後付出的精神和時間確不少,由籌備、拍攝至後期工作合共用上兩年多,現在台前幕後亦抽出很多時間於多場謝票,大家如此努力,跟票房成績其實可說是不成正比。加上今天的政治氛圍,對曾執導《十年》、《樹大招風》的歐文傑來說,未來發展更有一種無形的障礙。今天身處電影工業的朋友,單就金錢回報方面,應知道不大穩定。那麼,有甚麼東西會驅使歐文傑仍繼續他的電影路?「就是一種成功感吧!如我真的要搵好多錢,那就從事其他工作算了。但在電影行業,當你完成某一件事、某一齣影片,那份滿足感和成功感實難以言喻。舉例說,我住村屋的,早陣子打風過後,屋外一棵樹倒下了而阻礙我進出,我致電專業人士到來把樹鋸掉,對方報價竟為五萬五千元!我索性自己處理,結果用了半天時間,與周圍的村民用手鋸鋸掉樹幹,弄得自己一身大汗。這聽來好像不大有效率,但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場運動,對樹的結構又有一定了解,跟周圍的村民、朋友也更加深認識了。這些就是不能用錢衡量的得着。拍《非》時,我見到台前幕後齊心合力,當聽到他們的笑聲,感到他們充滿能量,這正是真正的非同凡響,大家從過程中所得的,實難以形容。」歐文傑亦強調,今天的科技令拍攝電影也變得比以前容易,得着也可能教你意想不到,在乎你是否願意嘗試!

05

講成長、教育的電影,香港的《少年滋味》、《爭氣》、《中學》等皆為歐文傑帶來很大啟發。至於歐美電影如《跳出我天地》、《sir嚟自樂人谷》也教他留下深刻印象。

 

回歸校園回憶少女時  創非凡演出

看《非同凡響》其中一意想不到之處,就是余香凝。當初如沒看過演員名單,真想不到那個四眼高中女生思穎就是她。那時她亦想像不到歐文傑會找她演出這角色:「當時他表示看過我在《骨妹》的演出,便覺得我適合演這高中生。我感到驚訝,兩個角色各方面差別也很大呢!但他表示這高中生跟我很相似,覺得我有點小朋友氣質,他說如《骨妹》中我演的角色很世故,跟真實的我有很大分別,又演得到,那麼《非》中的高中生他也相信我駕馭得來,既然導演對我有信心,我便一試。」

要掌握《非》中角色,余香凝想起十多歲時幾個姊姊輩對她的觀感:「我十多歲時個子長得高,曾有很多姐姐一眼見到我外形,認為我不只十多歲,但她們再一望我的眼神,便覺得我很年輕。所以我覺得眼神就是演出的關鍵之一,要不斷抱持高中生的心智,由心而發,慢慢令自己的眼神也呈現出學生的神態。」展現學生的神態,其實也是呈現一種疲態。余香凝補充道:「今天學生學習面對不少壓力,導演對此也為我提供不少在形體上的演繹方法,如寒背姿勢,展現長期揹着書包的後果,也比喻今天教育制度下帶給學生的壓力,令他們長期受壓,透不過氣。此外,導演除安排一些中學課堂和補習班讓我參加外,我也自發另返回母校上兩日課,早上七點幾開始跟一班中學生一同上早會、唱校歌,到課室上課,以體驗中學生的『攰』,我在課堂拿起筆時也真的『恰着』,這些體驗再為我帶來在學時的回憶,統統為我演出帶來豐富材料。」就是這份認真、投入,為余香凝帶來教人眼前一亮的演出!

10

 

現擔任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青年大使的余香凝,最近亦上映了不少她參演的電影,包括《逆流大叔》、《非同凡響》、《翠絲》等,在電影推廣及演出上盡心盡力。

08

寒背、欠自信……余香凝在形態及精神上的演繹,完全捕捉到今天中學生的無奈與…「攰」。

09

《非》中余香凝與不少資深演員同場演出,如飾演她媽媽的葉童,對她幫助不少。「有一場戲她要責罵我至大哭,事前她完全不跟我說話,好讓我培養情緒。她知道若那時也跟我有講有笑,便難集中演那場戲。」余香凝說。

 

《非同凡響》

上映日期:即日

D

 

Read More
2018年08月30日

《未來的未來》──以童心看家事看世事的細田守

大相

觀看近代日本動畫大師細田守的電影,絕對可用「賞心悅目」來形容:魔幻、奇幻的包裝,畫工精細而不流於「大龍鳯」,每一場都是視覺盛宴;冒險與曲折奇情下,對親情、愛情的描寫也有着溫情深厚的筆觸,而不流於濫情,教人看得舒服。自2015年的《怪物之子》後,細田守終有新作──《未來的未來》,影片由一個四歲小孩角色擔正,他穿梭古今見證親人及自己的過去未來。這次時空之旅,正是細田守提醒成年觀眾不妨以童心看一切,可能會有更深層的體會!

text、訪問攝影:蒼井邱

劇照提供:新映影片、2018 Studio Chizu

鳴謝: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

 

意念源自家中小寶寶

創作源自生活,細田守亦不例外。《未來的未來》之構思便是源自他家中的兩個小寶貝。「我兩年多前開始構思《未》,兩個小孩分別只3歲及剛出生不久,看到一個、之後又有一個生命的誕生,感覺是十分奇妙、並且是偉大的事情,從而激發我以他倆寫成這故事。」戲中的四歲哥哥小君,其原型正是他的大兒子。「遇上細佬妹出世,父母會對他們多加關愛,長子或會稍被忽略,而產生嫉妒之心。這是每個作為哥哥姐姐的總曾有這樣的心情。我今次創作小君這角色除了是參照大兒子的日常,其實也想作一挑戰:《未》中藉多個角色的不同年紀反映人生不同階段,而4歲小孩也是人生其中一部分,但我見過往的動畫和真人電影都鮮以4歲小孩擔正,覺得應可嘗試了解他們的世界觀,這對成年觀眾來說也有新鮮感。」不過正因這新嘗試,令整個製作團隊也花了三年的時間完成《未》。細田守補充說:「因鮮有以4歲小孩任主角的電影作參考,所以《未》的300個製作人員要了解這年紀的小孩的體態與心態,便會多與這些小朋友接觸,如多抱他們、多跟他們說話,然後將各自的感受呈現出來,造就小君這角色。」

01

《未來的未來》的小主角小君穿梭多個時空,盡見多個家庭成員不同年代的不同面貌與生活,可說是親子時空之旅!

03

為妹妹未來一角配音的柏林影后黑木華,亦曾為《怪物之子》及《狼的孩子雨和雪》配音,可說得上是細田守的老拍檔。

 

父母自我檢討時

細田守強調,《未》必要從小孩的心態、角度去欣賞,才會有所領悟,享受其中。其實除了觀眾,細田守本人也十分享受創作《未》的過程。「片中的父母有時也會想自己是否好父母。的確,爸爸一角在照顧兒女方面表現的確論論盡盡,難題總迎向他而來。我也常想到自己要怎樣做才是一個好父親,但我並非『怪獸家長』,我沒想過要用甚麼方法將他們培育成為成功人士,最重要是多與他們相處,不需裝作成嚴苛的父母,只要好好愛他們便行,讓他們健康成長。小朋友會很快長大的,你錯過了這段與小兒女相處的日子,便不能再追回來。而且,父母雖然已為成年人,但在待人處事方面或仍有不足處,若多與小孩子一聚,他們的想像力、純真的心等,或可為父母帶來一點啟發。」

04

爸爸媽媽這兩位配角,也正反映為人父母的複雜心情,亦是細田守對自己作為父親的一次反思。

05

細田守表示,如自己有超越時空的能力,會立即選擇回到祖父母之年輕時,跟他們多見面,多問問他們的生活如何。

 

鐵道展現的人生哲理

《未》中除了各家庭成員,還有一重要角色──鐵道。由戲中小君的喜愛玩具,以至他在不同時空時所見所乘搭的,皆離不開這日本主要的交通工具。細田守自言,其兒子也是沒甚因由喜歡列車。「我從沒特意帶他去參觀鐵道,但他一見就是愛上。而電影中,更將鐵道提升到另一層次,一種可表達人的情緒的交通工具。《未》中我們找來新幹線的專業設計師龜田芳高,設計出一『黑色幹線』,列車車廂與車站都充滿暗黑風格,那列車會送乘客至一個陌生、孤獨的地方,你以為很多人不願上車嗎?但總會有愛冒險的人選擇登車一試,這是關於選擇的問題。而列車的詭異風格,或令小孩產生恐懼而哭出來,這是關於情緒方面。看以普通不過的鐵道,在《未》中其實並不簡單。」

在映後Q&A的環節,有觀眾問及細田守的未來:下一齣作品會拍甚麼?原來他會將自己的作品分成兩大類:一類是主題性較重的作品,如《穿梭時空的少女》(2006)、《狼的孩子雨和雪》(2012)和《未來的未來》;另一類則為娛樂性較重的作品,如《夏日大作戰》(2009)及《怪物之子》(2015)。按時序看來,其下一齣電影應會是娛樂大作,各位拭目以待吧!

07

06

《未》中的黑色新幹線,予人暗黑冷漠之感,也對小君的想法、感受帶來很大改變。

 

《未來的未來》

上映日期:即日

故事:4歲小孩小君跟初出生的妹妹相見,因為感到雙親的寵愛都被妹妹奪去而感到不安。就在這時,他在花園遇上一個身穿高中校服的女生竟稱呼他為哥哥,並自稱是來自未來的妹妹「未來」。於是他們展開了一場「穿越時空的家族故事」的大冒險:昔日稱為王子的謎之男跟幼年的媽媽、以及和青年時代的曾祖父的奇妙相遇。小君最後會去到哪裡呢?未來穿越時空過來找哥哥的真正理由又是什麼?

 

08

早前細田守應邀來港,與郭富城、余香凝等為夏日國際電影節揭開序幕。

09

10

細田守於電影放映後的答問環節,得知他早期的作品《數碼暴龍》乃伴着在場的一位觀眾成長,亦心感欣慰!

 

Read More
2018年06月19日

踩鋼線的人──趙崇基

大相

《中英街1號》,應是趙崇基至今為止最重要的作品。

「最重要」可以包含很多元素,不是一味獲得褒揚,或是全遭「圍插」,而是它引起的話題,見各專欄、留言區、網台等對此片之爭辯,激烈程度可說近年少見。最近碰上梁天琦等人被重判的新聞,對比逾五十年前見傷亡的六七暴動,《中英街1號》或更惹來廣泛討論。

選一個相當敏感的題材(六七暴動、折射雨傘運動等),從多角度講出兩代年青人怎樣作抗爭,卻換來兩面不是人的結果:左派指他翻舊帳;民主一派則認為導演漂白六七暴動,美化暴徒行為。趙崇基對此也意想不到,亦感無奈:「這個世界並不是跟我這齣電影一樣,只有黑白,而是有灰色、甚至其他顏色。這電影就是講一個故事,不需要鞭撻任何一方。」不過,趙崇基做人確有其鮮明立場:「我一直也支持民主,對相關六四、七一的運動我從不缺席!」

採訪、撰文:蒼井邱

劇照提供:界石電影

 

一波多折 八年才成事

導演的個人政治立場鮮明。但在2010年時,《中》的投者資者之一──曾參與六七暴動最後被判入獄,現為商人的石中英,欲找他執導有關六七暴動的電影。趙崇基在此之前並不認識他:「可能他曾看過我執導的電影如《三個受傷的警察》、《天有眼》等,都是有關社會面貌的電影,覺得我適合執導《中》,而經朋友聯絡我。大家也知對方立場,但我在編寫及執導時,他不會作出干預,我擁有創作自由和剪接權。不過很多外在因素,致此片由籌備至拍成後,合共花了八年時間才告完成。」電影發展基金不批撥款、連帶投資者也因此想退出、找演員演出這敏感題材倍添困難……所以趙崇基最初與編劇謝傲霜以為合編了一書便沒有拍成電影的可能,但經趙向投資者作多番遊說才獲得石中英原本提供資金的一半,自己亦「倒貼」支持,再加上參與製作的專業電影人都不收酬勞,最終《中》一片才告誕生。「所以電影在大阪亞洲電影節獲獎時,我在現場感觸致流下淚來。因製作此片的日子可用忐忑不安來形容我當時的心情。慶幸自己的性格較固執,你要放棄某些事情好容易,但要繼續下去便感麻煩,不過這正好對我是一種鞭策。」

11

近年趙崇基除參與電影工作及撰寫專欄外,亦於大學教授電影。(攝影:蒼井邱)

02

過往亦有一些香港電影講述六七暴動,不過篇幅有限;但如《中英街1號》以六七暴動作為故事重心(還有紀錄片《消失的檔案》亦探究六七暴動因由始末),對於香港電影來說,實屬罕見。

 

對角色的深層次演繹

一談政治,個個都有忌諱,所以趙崇基曾尋找過不少演員參與《中》的演出,但最終他們也一一婉拒。後來他遇上游學修、盧鎮業及廖子妤三位年輕電影人,各分飾戲中1967年及2019年的角色。「他們演過、執導過不同類型的影片,會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又敢於作新嘗試,結果大家一拍即合。」在拍攝期間,趙崇基也體驗到他們會多作發問,為把角色演得有血有肉。「例如游學修演六七時的毛派狂熱份子,他曾問我是否要演得狂放誇張一點,但我再向他作深入分析,這角色沒自覺是狂熱,而是受氛圍影響致此,若硬裝出狂熱,便流於虛假、濫情。又如盧鎮業飾演當時的富家子,他本人並非鉅富,但我不希望他要突出一份富貴氣質,反而是要以一個旁觀者態度審視六七暴動,這方面他亦表現不俗。而廖子妤更極之投入角色,感情戲亦掌握得好好,另外她被警察拷打的一場亦表現出激動一面,『嗌cut』之後她仍不斷大叫,要慢慢抽離角色,可見她相當認真。」

03

04

游學修分飾六七時的毛派狂熱份子及2019年為香港爭取自由的年輕領袖,兩角遭遇各異。

06

05

廖子妤於六七時及2019年分飾的麗華及思慧,對「兩代」游學修的理念都有不滿處,但也為「他們」作出犧牲。

07

08

無論是五十多年前或2019年的盧鎮業,其兩個角色對暴動、社會運動、香港問題等,均以客觀、亦帶點冷眼旁觀的態度作審視。

 

觀眾立場不同 兩面不討好

用上八年完成《中》,但正如先前所說,影片自優先場開始,便被部分影評人、觀眾等批評。趙崇基覺得,他們或各有立場,看到某些情節便認定是《中》的取向。他無奈的說:「見有評論指我拍六七時年青人跟港英政府對抗,皆具熱血陽光氣息,予人正氣之感,對林彬被暴徒燒死、北角姊弟被炸死等只以簡單對白作交代;反之描述2019年的社運份子要閃閃縮縮度過,對比六七暴徒反而他像不能曝光似的。首先我想強調,我只是在講一個故事,對各派立場我不會強加鞭撻,但會予人反思空間。六七年青人的行為,其實我想表現出他們受思教教育、環境影響才作出如此行為,這正是對之作出批判,可惜部分觀眾卻沒有留意這一面。而講述六七暴動遇害者只以警察的對白交代,是因為影片故事集中於沙頭角,我沒想過還要拍下市區的暴動,整個故事沒必要將之重現,只以對白交代也不代表不重要,作為導演,對聲與畫面的處理同樣用心的,如說靠對白敘事便不夠震撼,那麼王家衞電影中的對白、旁白等可大幅刪掉吧。至於遊學修另飾演的社運份子,其躲藏不是逃避,而是他選擇沉思,最後他不是承擔責任嗎?我覺得部分觀眾、影評抽取了一些細節作對比,卻沒有留意整體故事想說的,便認為此片漂白六七,那是片面的批判。」

09

上世紀六十年代,本來是無憂無慮的年輕人,卻受當年左派思想、社會氛圍等影響,而捲入六七暴動中。

10

故事中2019年守護沙頭角菜園的長者,亦曾經歷六七暴動,對社會變遷、看着當年年輕人盲目參與暴動、以至現今制度之不公等,他有更深入的體會。

 

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接受過不同的意見、批評,趙崇基對今日社會更有深入體會:「是非不分當然不能接受,但我們討論問題時,非黑即白也是不對。我覺得一個理性、具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是敢於不跟從主流想法,亦不只以單一面、一個想法去思考問題。我沒有將六七暴動的青年描繪得面目猙獰,便是『唱好』六七暴動?其實他們自以為熱血的面目也不是一種諷刺嗎?現在香港亦是非黃即藍,再沒有其他角度去討論問題,我覺得這情況是不健康的。」

既然如此,那麼趙崇基執導《中》又有哪些新見解呢?「無論1967年或是現代的年輕人,究竟是時代選擇了他們,還是他們選擇了時代?1967年的一群受思想影響而引發暴動,今天的年輕人因面對不公平的制度而站出來,統統也令我想到人與時代的關係是怎樣的呢?年輕人是否真的別無選擇?這正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01

對於外間對《中》的批評,甚至對趙崇基作出帶有人身攻擊的批判,他亦感到無奈,亦覺得現今社會缺乏理性討論。(攝影:蒼井邱)

12

戲中2019年年輕人對抗政府、地產霸權的情節,正跟近年土地抗爭問題等相觀照。

 

海報相

《中英街1號》

上映日期:即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