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6

《寄身100天》泰導之轉變 娛人導人亦導己

大相

近年不同類型的泰國電影在港多受注目,但論登陸香港最頻繁的泰片類型,還是恐怖片。泰國導演柏德潘王般(Parkpoom Wongpoom)過往合導的作品如《鬼影》(Shutter)、《4條大路通陰間》(4BIA)等對恐怖片迷來說應不會陌生,但今年其個人「孭飛」首作,態度有所轉變:新作《寄身100天》(Homestay)仍帶驚慄、奇幻元素,但就不多嚇人,反而多了人間溫情深厚的筆觸,還有主角的自省,由一對青春組合提:James拉東蘇帕龐皮尤(Teeradon Supapunpinyo)及Cher翠柏艾利古(Cherprang Areekul)演繹出來。且看這齣新作如何從類型超越類型。

text、訪問攝影:蒼井邱

劇照提供:安樂影片

部分圖片:網上圖片

 

《寄身100天》開首是一無主孤魂附上一高中男生屍首明而「死過翻生」,原來孤魂乃受死神考驗:他要在「上身」後100天內找出明自殺的原因,若未能在限期內完成任務便永不超生。於是這孤魂用盡方法投入明的世界,感受明的親情、友情及愛情,逐漸發現他的死原來另有內情……

 

恐怖片導演為「洗底」 花盡心機

集編導於一身的柏德潘王般,曾獲監製推介他一看日本小說家森繪都的作品《Colorful》,看看能否將之影像化,結果他看畢後即把其他project放下,一切以《Colorful》為先。「這小說除了有無窮懸念,結局既震撼亦別具意思,我每閱讀一段落,腦海中已不斷去諗怎樣將它拍攝出來。」「諗」就容易,但要執行絕非易事。柏德潘王般表示,此小說也曾於日本被改編成其他影視作品,包括動畫。但或許原作者當初擔心一放出版權至海外,會被改至面目全非失去故事原意,結果在更早前為了小說的版權問題,已花了近10年商討完畢,才能成功開拍;但之後柏德潘王般又另花19個月,才能寫出完整故事:「首先要將故事設定泰國背景,對相關不少日本文化的情節唯有作出改動,令泰國觀眾能投入其中;另原著本身只集中描寫主角的家庭生活,但我想帶出更多訊息,於是在主角的社交圈子如校園生活,及友情、愛情等着墨更多,令這個角色變得更豐富多采;另我亦曾經看過《Colorful》的動畫版,覺得無論小說或這動畫對守護神的描繪都屬較可愛一類,不過我亦想保持我一貫拍攝恐怖片的風格,於是要花筆觸將守護者描繪得較猙獰……就是因應各項元素要取得平衡,而又不失故事之重點,所以寫劇本方面足足用了19個月。」

01

02

森繪都的小說《Colorful》,曾於2010年改編成同名日本動畫,角色造型偏向平實。

 

03

《寄身100天》題旨、人物設定跟動畫版超過80%相似,但《寄》掛有柏德潘王般這招牌,當然在氣氛營造,角色設計等來得陰深一點。

 

04

擅長編導恐怖片的柏德潘王般,也曾被某些驚慄片嚇倒:「年輕時觀看《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戲中隔住玻璃看見安東尼鶴健士(Anthony Hopkins)的模樣,已有不寒而慄之感!」

 

 

創作亦是自我反省時

戲中明這角色在生活上遇上大大小小的挫折,還有一些事情更是追悔莫及。柏德潘王般編寫這劇本時不斷去想為觀眾帶來明確亦正確的訊息,同時就連他亦從自己的作品獲益良多:「拍畢此片,令我對時間的重要性有更深入的體會,它雖然是免費的,但也不能亂花。我回想自己也曾浪費不少時間而感後悔,那就是自己在電影工作上,總是受別人的想法影響,而自己本有一個決定,卻過於考慮別人的諗法而致畏首畏尾。現在我也學會要更有自信心,敢於附諸實行。」

柏德潘王般執導《寄身100天》時的前期工作,單是資料搜集方面已用上相當的時間。他說:「戲中明為甚麼自殺?我們單為這角色的心理變化已作出詳畫資料搜集。我本身是較開朗的人,或不會明白明的自殺行為,究竟一個人的負面情緒至哪狀況,而無形逼使自己輕生?若描寫明的表現只歇斯底里,實難教觀眾信服。」導演今次找來曾演出《出貓特攻隊》等電影及電視劇的James飾演明一角,縱使有一定演出經驗的他,在戲中一些自己跟自己做對手戲的場口,也需要在表情、眼神等花下功夫,才能真正表現出兩個自己。

05

片首一場主角走出醫院外牆奔跑的場口,既用上不少時間於特效上,又要男主角感受大廈外的傾斜度來表現恐懼之感,這些導演皆花上不少精神處理。

06

James拉東蘇帕龐皮尤在《出貓特攻隊》是多口、開朗的少年,但在《寄身100天》中則是鬱鬱不歡的學生,演出與形象皆來大變身。

 

演出也是一種治療

至於女主角Cher,乃是泰國天團BNK48的成員兼隊長,唱歌跳舞難不倒她,但對全無演劇情片經驗的她便於《寄身100天》擔正飾演女主角佩,會否「難為」了她?而柏德潘王般為甚麼選中她?他回想起來邊笑邊答:「那時我想找一些新面孔演出,所以也會在facebook嘗試發掘一下,當中看到了五官標緻的Cher,於是我便約她試鏡,以先肯定圖片與真人相符,免『貨不對辦』,哈哈!見過她真人後,其實起初我也覺得她合適的,但跟戲中為個人目標作出很大犧牲的佩,與Cher的開朗模樣好像有點不大相符,及後我再看其facebook一個三秒的鏡頭,是她慢慢抬高頭向前望時的表情,像有千言萬語般,這就是我在尋覓中的佩!」

Cher一聽到導演擔心她「貨不對辦」,表情看來好嬲亦好笑。她回想試鏡時也有很大壓力:「當時不知要跟誰人合作,而試演十分鐘的戲份,卻在之前只有半小時準備,所以好緊張。」自言兒時生活簡單、無憂無慮的她,到正式演出時,上述的簡單生活卻變成她的負累:「因佩這角色有不少痛哭的場口,以前我當然也有哭過,但發覺哭畢對一切也沒幫助,於是對傷心事沒太大感覺。現在拍第一齣戲便要狂哭,導演亦向我多作講解,我也多上演技班,結果除在戲中哭得出來外,也像解放了自己般,盡情釋放情緒,這其實亦是好事!」電影的威力,不只能牽動觀眾情緖,甚至也是對台前幕後的一次自省之旅!

07

Cher翠柏艾利古完成首齣長片後,希望有機會接拍動作片,飾演如「黑寡婦」一類角色。

 

08

《寄》中明與佩這對年青男女的歡容背後,其實正隱藏着自己也不敢面對的悲傷往事。

 

09

《寄》中明與佩這對年青男女的歡容背後,其實正隱藏着自己也不敢面對的悲傷往事。

 

《寄身100天》

上映日期:即日

H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