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4

《上流寄生族》 解不開的貧富矛盾

大相

今年將踏入半百的韓國導演奉俊昊,其產量不算多,由2000年其首齣長片《綁架門口狗》開始,至現在的《上流寄生族》,合共只七齣長片。論產量與年資,他確不及同為「60後」同鄉朴贊郁及金基德般高,但這兩位導演卻已見走火入魔:朴贊郁的「作狀扮嘢」及金基德越走偏鋒,「搏攞獎格」呼之欲出!相對奉俊昊在英語市場工作一段日子後,繼《末世列車》、《玉子》回歸韓國,對其本土、以至國際社會問題依然關懷和洞察透徹,終成就《上流寄生族》這齣雅俗共賞之作,成為首齣奪得康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韓國電影,絕對實至名歸!

Text:蒼井邱

劇照:安樂影片

 

給你希望 再推倒你

看廣泛評論說奉俊昊的電影充滿黑色幽默,或許再讓筆者補充一點:他的黑色幽默是絕望的!其多齣作品呈現的客觀環境,實不會予觀眾有美好的幻想,更絕的就是他每每似給你轉機時,其實是從高處狠狠將你摔在地上:《殺人回憶》以為有機會將真兇繩之於法,最後兇手仍能逍遙法外;《骨肉同謀》中的母親以為可替兒子洗脫罪名,最後卻令自己換來一生罪孽;《末世列車》的階級列車終告停下,但看着白茫茫一片的末世景象,可有改變空間?來到《上流寄生族》,奉俊昊的本色更為強烈,但不流於浮誇,給予觀眾不少反思空間。

 

(注意:下含微量劇透)

 

《上》開首展現宋康昊一家四口的生活面貌,便惹笑得來卻教人不安:半地牢式的居所,只有些微光線透入,景觀是醉漢撒尿,又或外邊大噴殺蟲劑弄得煙霧彌漫。單位內凌亂不堪,臭蟲隨便在桌上經過。父母兒女皆失業,但其實各有專長,不過始終找不到工作,一家只靠摺薄餅盒維生。如此一場戲既不乏笑位(宋康昊見街外大噴殺蟲劑,竟指示家人不用閉窗,讓殺蟲劑滲入以消滅家裏害蟲),其實也呈現出韓國低下層在居住和就業方面的困境。

 

及至兒子(崔宇植飾)憑偽造文憑,進入神秘富豪(李善均飾)的大宅為其女兒補習開始,宋康昊一家四口竟因此可逐個覓得工作。但在暴雨前夕,一富一貧兩個家庭的命運呈現重大變化……

 

01

宋康昊在《逆權大狀》、《逆權司機》是一臉正氣的民主鬥士,回到老拍檔奉俊昊的世界,則變為頽爆中坑,展現出其演技之多變。

03

窮家子崔宇植靠妹妹(朴素丹飾)偽造文憑成功走入富戶當補習老師,卻成了悲劇之開始。

 

一切恩怨 人性使然

《上》其中一優點,就是沒有把戲中貧者和富者樣板化:富貴人家必不可一世,窮人悲慘至極。奉俊昊今次精彩之處,就是呈現出不同階層的人怎樣被人的劣根性、環境等弄至由誤會變仇恨,鋪排有層次:宋康昊一家或許靠呃換得工作,但工作上照本份做事,沒有偷懶,不過當生計受威脅,便沒有選擇;李善均這富貴家庭在物質上無憂,並善待宋康昊一家,但私底下卻不大接受這一家人的氣味(不需要甚麼4DX,言語間更能讓觀眾嗅到貧富間之矛盾,與及窮者被標籤的無奈);李善均誤會其司機曾在其車內跟女子鬼混,認為他不規矩而將之辭退,但自己不理會在花園紮了營的小兒子會否看見,而跟妻子即於廳中做愛,認真虛偽。人之所厭所惡,殺傷力實在難以想像!

 

有說影片本身有着1960年韓國經典作《下女》的影子,筆者至今仍未看過《下》。但看《上》時,卻令筆者想起法國新浪潮導演查布洛(Claude Chabrol)九十年代的代表作《冷酷祭典》(La Cérémonie),同樣主傭關係看似不俗,但言語上、態度上的無心之失,導致不堪設想的後果。《上》與《冷》兩片,皆對資本主義之禍、貧富對立等題旨有着深厚筆觸。

 

04

李善均和曹汝貞飾演的富戶夫婦,男的少理家事、女的「懵盛盛」,令宋康昊一家不用「量地」。

 

暴雨成主題與故事發展關鍵

影片至中段出現暴雨,呈現出貧富兩個家庭天與地的生活;富者被豪雨掃雅興,回家照享受家庭樂;貧者由富戶處跑回家,因水浸致家裏已成「沼澤」般,不斷執拾,狼狽不堪。水流展現出兩種生活,亦讓貧者流返原處。在劇情轉折及主題表達上實屬妙筆。宋康昊戲中「冇計劃就是計劃」之論,道出人生無常、命中註定之無奈,簡宜悲涼至極。

 

戲末發展如何,當然要賣個關子。只可以說,理想和現實是兩回事,有理想你真的實現得到嗎?看畢《上》確教人搖頭歎息。影片批判資本主義的錯、社會的錯、政府的錯,在筆者看來,還有以下兩樣:(1)窮人被壓逼至極會反抗的,當權者可會留意他們的生活嗎?(2)戲中窮人為生活以花言巧語、假學歷等換取工作,但這些招式並非窮人專利,啲乜乜議員、權貴,也是箇中翹楚呢!

0502

富戶與窮戶的家居環境,展現出天國與地獄的分別。而富戶的家居格局,更成為戲情轉折一環。

 

《上流寄生族》

上映日期:即日

COMMENT